流火五月,这个红色的月份,我从太平洋彼岸回到久别的故乡,缓解了乡愁的滋味。适逢到夏至日,受台风和低压槽天气的影响,往日炎阳高照,火辣辣的酷热暂时告去,大清早趁天阴时骑车到银湖畔十里西堤逛逛 ,一是观尝堤岸美景,二是回味儿时在那里摸捉鱼的乐趣。

  我们这一代同共和国一起成长的最艰苦的一代,.从懂事时经历了饥饿和物质贫乏的时代 ,好在那时没有污染没有漂浮的生活垃圾,整个银洲湖水系鱼虾繁殖迅速,最记得到了三四月份是鲜鱼,(又叫马柴鱼,学号叫刀鱼),是产卵繁殖期,有遭上大南风,浪潮把一些鲜鱼击昏了,我们直接在水边捞起了鲜鱼,拿回家当美食了。


  每到夏季都是我们寻找美食的好季节,一放学放下书包去河冲泳,遇上潮退放水在河底摸虾,指粗的河虾剥去虾壳往嘴里送,嚼食生河虾的味道现在都记忆犹新。那时正值文革时期,上课学的是毛主席语录和老三篇 ,红皮语录6O条从头到尾我都背得到,老三篇滚瓜烂熟,钟校长还要我上台背读表演呢,那时读书完全无负担。

   银洲银的出口处崖门囗,受潮汐的影响,每当退潮时,滩涂鱼蠢蠢欲动,跳来跳去,这种又叫跳跳鱼,我们习惯叫泥鱼,要想捉到它真不容易,当你一接近它立即钻进泥洞里,也许这种泥鱼是天生的筑洞高手,滩涂有密密麻麻小洞都是它们棲身的家,洞穴有两个出口,懂挖泥鱼的用脚封了一个出口,用手往下挖可以捉到它,很费力气才挖到一条。有人用泥鱼笼捉它,这种泥鱼织造很精致,用竹子的二层皮织成的,每眼呈六角型,留有一个小囗,当泥鱼钻进笼子就不能出来,用这种笼子捕捉泥鱼的,也具有经验的,识别洞穴有无鱼,必须封闭另外一个洞口,装笼子也要伪装得好,总之捉住这种个头大的泥鱼不容易。

  小时候,我们不懂挖泥鱼也没有技术用笼子装泥鱼,只会踏泥鱼。放学后,拿起捕泥鱼小网具在接近水的滩边趸泥鱼,这网具习惯叫做官才枕,要买到都不容易,用这方法捉到半斤几兩泥鱼也不容易,来到家里用花油煎香,再放酱油调味,好吃得不得了,鲜美可口,现在酒楼已卖到八十元一斤了。

  我对西堤有一份特别的情素,"抗台风,战石堤"是那个大搞水利建设的口号。记得高中毕后,队长派我和沃耀去食品站组织养群鸡学习班,回来给生产队养了一千多只群鸡,增加生产队副业收入,为了减轻饲养成本,1974年割了晚稻,于是将群鸡转场水稻田放养,当转场到南北围放养时,遭到一场十二级以上的强台风,好在借住在看水闸培叔葵寮中,这间葵寮刚搭不久,结构牢固才不被台风吹翻。平生第一感受到台风的强大威力,当晚十点多钟开始刮风,越刮越大,整间葵寮瑟瑟发响,整体好像动作起来,雨点拍拍响个不停,到深三四点钟才停风。队长在天朦朦亮从村里赶来,因为他的三子和我一起,我走到西堤一看,土坝已被风浪淘去一半多,堤顶有的只剩下脚掌宽的堤面,如当时风继续刮,造成缺堤我们真的遇难了。

  为了修复台风冲缺的堤岸,公社决定修一条能顶住二十年一遇石堤,充分发挥人民公社一大二公的的优越性,各个自然村派出青壮年组成修石堤专业队。到1975年底,我也派去修石堤了,那时虽然个子小,但一百几十斤石头可以抱得起,挪得动,过重的大石块,借助铁杆也可以借小小技巧彻起来,所以我被派到砌石施工队中。那时正值文革期间,政治色彩十分浓厚,领导干部要我用红纸书写表扬的大力流大汗肯干的队员,于是不久被提上公社石堤指挥所搞宣传鼓动工作。那时刚卄几岁青春年华,又购买一辆凤凰牌新单车,那个牌子叫企凤比较轻便些,每天骑着单车到各个工地跑,主要是收集好人好事,表扬肯出大流大汗积极分子,回到指挥所组织材料油印石堤战报,也就是九开纸大油印小报,刋号为"战石堤"红色大行书字,第二天发到各个工地,大约每个星期都有一到两期。

  整个修石堤专业队用军事化命名,几连几排的称谓,云集全古井公社的优秀青年男女,负责到各个取石埸将石块运到西堤的运输队人数最多,两个人推一部双轮车,走的是土沙路,付出的体力相当辛苦。在长乐堤段路,看见一位骄健少女独自推一辆运石双轮车,全身上下被汗水湿透,均称的身驱充满显现着青春气色,白里透红的脸蛋含着少女害羞的笑容,问她原来她的搭档发烧不能开工,这样我们俩就有了初步认识,那年她刚好十八岁,后来约她看一场电影,是两人共同一部单车去看的露天电影,五年后成为了我的妻子。

  现在的十里西堤经过大改造,剥低石堤高度,在石堤迎水面加封水泥钢筋,在石堤面加建一堵水泥钢筋一米多高砼墙,新修建所有水闸函洞,堤面宽阔可以行走汽车,可抵御百年一遇特强台风了。

南洋造船厂

古井口船闸傍水闸

古井口以北大片围田已成为珠西新材料制造基地

正建设华南最大冷轧薄钢工厂

远晀对岸双水火力发电厂

古井口水闸

玉洲堤段有人在堤外养殖禾虫

白色污染日益严重,生活垃圾铺满滩边

久违的芦苇荡

由于现在银洲湖沿岸,工厂越来越多,特别是拆船业和造船业的兴起,加上生活垃圾的污染,惜日的鱼虾肥美,泥鱼满滩涂的景象见不到了。

慈溪堤岸白水泥厂以北的四航局造船厂

红树林一小片

孤独的小红树呼唤伙伴早日来伴

  有个从澳门回到家乡搞养禾虫的兄弟,告诉我,在这片西堤边的田地填平,让潮水自由出入,每年寄托于农历八月十五和九月初一两水头,有无禾虫出,挣钱或亏本就在这两次水头,可是这两次被大水淹没,粉未厂的废水也污染了,看来希望也茫然了。

搞禾虫养殖的试验田_

禾虫养殖对环境要求很严格,不能有任何农药和污染。

长乐堤段的拆船业

拆船业的污染日益严重

以前长乐官冲滩边泥鱼较多,现不见综影了。

在新冲桥新铺的公路远眺大元山

新冲桥南面的莲藕塘

南洋围至海军码头化工原料储运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