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意的谎言//(长篇小说)六零七零八零九零(二十)

2018.06.28 阅读 646

我自认为去叫奶奶,奶奶会感动的一塌糊涂,没想到我错了,我又犯法了。奶奶告诫我说,这个世上,男女有别,不要以为我们家带我这个女孩宝贝,我就可以为所欲为,该守的规矩还是要守,女孩子赤身裸体在户外洗澡,成何体统?这次因为我小,就批评说教算了,要是下次还敢再犯,绝对不会轻饶。


哎!没有办法,我的奶奶在封建社会长大,虽然有些时候很开明,但是有些时候真是顽固不化,要是她现在还活着,看见女孩子穿衣袒胸露背的,她肯定会气得不行。

羊也被我们提前收回来了,澡也洗不成了,训也被训了,真划不来,晓得这回事,我多泡一会儿再回来的呀?我就是不明白,男同志可以泡澡,女同志为什么就不行?封建!封建!

第二天一大早,奶奶就催我起了床,我们今天要回家。吃过早饭,姨奶奶姨爷爷把爷爷背篓里装了一背篓吃的东西,走的时候,爷爷奶奶说好说歹不要,非要把背篓空着,理由是怕我路上走不动,好用背篓背我。

“爷爷奶奶,欢喜能自己走回去的,欢喜不用爷爷背。”我不知道爷爷奶奶说这话的意思,生怕被姨爷爷姨奶奶误会我吃不了苦,赶紧解释。

奶奶拽过我的手,一边用手掐我,一边说:“你现在说走得动,待会儿到路上了肯定会走不动的。”

“我肯定会自己走回去的,来的时候我不就是自己走上来的吗?”

奶奶又用力掐了我几下,接着说:“千万莫听欢喜的,一定要把背篓空着,待会儿她走不到一半肯定会让爷爷背的。要是背篓里装了东西,我可把欢喜没有办法。云秀呀!背篓里装上路上必备的水和馒头就行了,其他东西不要。”

我还想解释,看见爷爷用力瞪了我几眼,我被冤枉的要死,但是看见奶奶掐我,爷爷瞪我,就没敢再做声了。

我们离开了岩屋,姨奶奶千万个不舍,临走的时候,我看见她和奶奶都在强忍着眼泪。

告别他们,我一路没有说话,埋头苦走,我要用行动说话,我能自己走回家,我绝对不要爷爷背。

“欢喜呀!你这个小话夹子怎么不说话了。”

“我不想说话。”

“为什么呢?”

“我要自己走回去,我绝对不会要爷爷背的。”

“哦!这件事呀,爷爷也觉得欢喜自己可以走回去。”

“哼哼!那你们刚刚为什么非说我自己走不回去?”

“欢喜呀!爷爷奶奶刚刚不这样说,姨爷爷姨奶奶就一定会让爷爷背一背篓东西回去,这样的话,他们家的粮食就会变少了,他们家的粮食本来就不够吃,我们那能再瓜分他们家的东西呢?”

“那您们就这样直说不就行了,为什么非要打我的幌子?”

“欢喜呀!我们得顾及你姨爷爷姨奶奶的感受呀!他们现在日子虽然过得紧巴,但是他们都是有骨气的人,在他们看来,我们背了一背篓东西上来,走的时候,他们理应将他们最好的礼物回馈于我们,这叫:受之于仁,还之于礼。但是他们的这些礼物,我们那能真收呀?所以爷爷奶奶就只能把你当幌子了,这样的借口,会让他们心里好受一些,这个道理,欢喜明白吗?”

…………

我定眼看了看我的爷爷奶奶,刚刚的气一下子全消完了,原来善意的谎言,会让姨爷爷姨奶奶心里好过一些,这个谎言的锅,我背了,值。

“爷爷,欢喜明白了,与人相处,一定要注重他人的感受,欢喜记住了。”

“欢喜真乖,那么,如果欢喜真的走不动了,爷爷一定履行奶奶刚刚说过的话,用背篓背你。”

“谢谢爷爷,但是欢喜也要履行自己刚刚说过的话,不要爷爷背,欢喜一定要自己走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