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

记得第一次拿起单反,去拍自己走过的风景,已是三年多以前的事了。本就不勤奋,却仍被多种有关的技法、风格吸引,让本该闲适的时光常有些匆忙。加之无处不再的“前妻后妻”的论战,常让本以为很休闲的嗜好,很有些江湖之气……。

也曾试着后期、也曾回避圈里的讨论、也曾反复推敲是否失真,总是觉得自己做了什么。😜😜

其实,国人是很追求心念的。外在的风物总是在触碰到内心的某一点时,让人感、叹、悲、喜……,直至尖声失态。风、物与心灵的对望、纠缠、相融,成就了心境、成就了心景,也成就了心图。

  从未近距离拍过花。一是不擅长,望着那份撩人,不知怎么能妩媚。二是……,总之,是少了那份柔软的心境。

  每天在荷塘边走过,看着从尖尖角的零星,到满塘锦翠,再到满目繁花。

或是熟识了,那片叶、那支花、那盏莲昨日的模样就在眼前。

微风中的轻摇便成了彼此的问候……。

  每每走过已熟识的境,哪朵花儿该啥时去赏那最动心的光、景,便已了然于心了。

  骄阳之时,低下身姿,便可望见那翠色滤过的光,是怎样让原本羞涩的躲闪静静地妩媚起来。


  暮色昏影,避去繁茂的一隅,让心也默入那简洁得让思绪浮想联翩的境中,

  去品那晶莹的剔透与翠绿的玲珑相应生辉,


  去赏那凝重的满绿托起的娇艳,

  去细读刚褪去繁艳的那一份纯粹……

  望着、读着、品着,无声、无妄、含香,心生与眼见纠缠,映现的莲池真有了模样。

  莲池是满塘绿波中静静绽放的皎洁,

  莲池是姹紫点缀的凝重水墨,

  莲池是玲珑剔透的静处……

  种种心念,堆叠码砌那心映之荷。有色,灿艳生动;无妄,静而及物;不见,便已入心。

  满塘的花已谢了,

捧起已得的心荷,无重;

放下纠缠的经过,无轻。

那认真地读了荷的人,荷定也是认真读了他。下个花季,来与不来需看天,见与不见心荷已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