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小夏书


如果悲伤会逆流成河。
你就把六百万吨铁的重量全部带走吧,
小夏。

去年,我们在西渣埸,
坐在安全帽上,
还听着火车拖着十五个渣罐,吭哧吭哧
不断从我们面前爬过,
你劝我,
“看这该死的地方,
重度灰尘,我们呼吸了三十年,
你还是把烟戒了吧,
一天三包烟,肺,早薰成腊肉了。”

问题是,小夏,
今天我把烟降为可抽可不抽,
而从不抽烟的你,
却被肺癌和火葬场的烟囱抽上了天,
你让我,
如何容得下这合围的悲伤?

这是最长的一天,小夏的儿子小小夏,
用小夏的手机,
在小夏的班群,
发来了小夏在医院走廊尽头,最后的生活照。
我发现,你逐渐的秃顶,
似乎就是命里那过早走漏的风声。

小小夏说,
“各位伯伯阿姨,
父亲走得安祥,像今天成都上空少见的曙光。”

安息,小夏。
2018.6.24
注:小夏,原名夏祚发,同班同学,卒于2018年6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