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3

  石榴树开花了,我悠然仰望,那一朵朵石榴花,高擎着熊熊腾起的火焰,燃烧在繁密的枝叶间,明媚在夏日清晨的阳光中。此刻,六月的暖风拂过脸庞,风中荼縻的春芳已杳然。

  头顶的这片天空下,桃花开过,燕子来过,蝴蝶翩翩地舞蹈过,黄莺呖呖地歌唱过。闭了眼,仿佛这个春天还没有走远。


而夏日的阳光,已把绿叶照耀成亮晶晶的翡翠。那清凉的浓荫间,散射下来的缕缕阳光,正悄悄地斜织着这个夏日的宁静光阴。

  蝉的吟唱还没有开始,滚滚的热浪早已薰薰如潮。那一树密叶繁花,就在这个时候,明艳照眼,热闹了整个初夏。


每到这个时节,石榴花都开得沸沸扬扬。明知道,人生一世、草木一秋都是注定的必然。可眼前这情景,还是让我禁不住在想:它们是不约而同地接受了谁真诚的邀约?还是为了某个信念而为谁恒久不变的执迷守护?

  心动之余,放眼瞧去。尘俗喧寂之外,安静而清澈的阳光下,那每一朵、每一瓣,有的含苞、有的怒放,但是都开得那样认真而执着、精致而美丽。那灼热的火红,似乎也因为这场生命的怒放而尽情地燃烧。


年年岁岁,石榴花开,在我眼里,那一张张笑脸是那样得熟悉而自然。也许是相识已久,那窗外绿叶红花的景象,早已成为我生命中难以割舍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