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矮而胖
那是她病中的事
腹中装着几斤重的肌馏


给我摊煎饼时
她脸色枯淡
像立着的柴草
和玉米叶难以辩分

而飞碟一样的煎饼
驾着时光
是用满盆金黄的玉米糊
在黑色的鏊子上烙熟的
那黑色的抹油的铁鏊
烘烤着母亲


那时,母亲用一根木棍
拴上麻绳
在小小的庭院
驱赶着一轮硕大的石磨
晃晃悠悠地


像被风吹着一样
来回地盘旋
东飘西荡地
一飘就是一个下午



单薄的母亲
那时其实是神性的
她不仅能驱赶石磨

她还能让石磨立起来
变大,变成石碾
在碾盘上滚动


右手推碾杆
左手拿苕帚
在保险灯映出长长的黑影里
在满天星星的夜晚
把金子一样的玉米粒碾开

那时我好能吃呀
和住校的同学用一根木棍抬着
用包袱包着四四方方的煎饼
穿过几个槐花满树的村庄


一瓶咸菜
一双竹筷
一只白磁碗
耗尽我一个礼拜的给养

包袱中有多少张飞碟
从火热铁鏊子上起飞
母亲绕石磨转了多少圈儿
那时没有多想


而今,母亲长胖后
却被风吹走了
我突然念起
鏊子底的烟火中
母亲当年放入了多少目光

高良华,男,1967年生,籍贯山东临朐,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自幼爱好诗词对联,多次获得诗联大赛奖项,已出版诗集《齐鲁诗韵》《高良华诗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