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不多半夜,曼菱打电话过来:"不好意思哈,睡不着,吵着你勒,可是蝴蝶,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啊,有时候,你会不会突然想起一个人?"曼菱低声幽怨地嘟囔。


曼菱和我是许多年的好友,有时我们会寻一处幽静的角落,喝杯清茶,浪费散漫的时光!她温柔、美丽,善良又单纯,就像午后的微风,缓缓吹过你的额旁......


"蝴蝶,你看过《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吗?今天窝在家里看电影,小荣和陈末的爱情让我突然想起了我的初恋男友。"


"我想起了过去在大学里的那些美好时光,我会想他现在过得好不好?我会想如果当初和他没有分手,我和他之间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呢?......"电话那头,曼菱带着一丝内疚和不安。

曼菱,我想告诉你,能够怀念过去,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想一个人其实并没有错,曾经那么多的温暖,一定是会留下痕迹的。如果什么也不曾留下,那真的对不起过去的自己,也辜负了过去的时光。


你会突然想起一个人,其实意味着你从未忘记,他们只是被你藏在了某个角落。


某个时刻,某种熟悉的味道,某场类似的光景,某段失意的时光......或许他们就会又再一次的出现在你的记忆里,或温暖、或不堪,可是他们就是会那样猝不及防地跳入你的脑海,充满你的心房呢!


曼菱,我们应该学会与过去和平相处,接纳那个会怀念过去、想念昨人的自己。温柔以待,平心气和,然后你会发现,过去之所以成为过去,因为它已经翻过了属于它的篇章, 在现在已然没有它的位置了。


在这个世界里,追问如果,大都是念念不忘。可是生活如果完全重演一遍,你真的愿意再经历那些彼此折磨吗?


你所应该特别用心对待的其实应该是现在,只有现在对你才是有意义的,不是吗?有些事有些人,只能是路过,只有经历了曾经的所有,才能成就今天的幸福和满足!

就像你看过的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电影中的茅十八为了能在第一时间冲出来保护当警察的荔枝,茅十八给她安了一个报警器。


茅十八虽然文质彬彬,手无缚鸡之力,但是和"那些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的壮汉相比,我更爱他的第一时间出现。


我不要荣华富贵,不要环球旅行,我只要你永远都在,可以在我需要你的时候立即出现。这样的男人才最有安全感啊,其他的都是狗屁!


还是这部电影,燕子是猪头的女神,猪头没有才华、没有长相、没有财富,猪头用尽满腔热血、只想把自己全世界里最好的东西都捧到她面前,她感动过,也尝试过,最终还是选择特意从国外回来,正式地跟他说分手,然后离开。


电影里小荣对着陈末和猪头吼:你们是不是男人,陈末,你够了!猪头付出那么多,燕子就必须爱他?嫁给他?女人究竟想要什么,你们说得出来吗?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成熟点,正常点儿,跟不上别人的脚步,就不要抱怨!

小荣说的没错,感情不是付出的越多,就必须爱,就必须在一起。两个人从爱情到婚姻,要经营和成长的东西太多,没有谁的婚姻是十全十美,婚姻不就是过着、过着,就这样吧!


曼菱,我们总是在脑海里定格美好,却忘了生活从来都是流水过山涧,激荡起伏,漫长而平庸。在爱情和婚姻面前,最值得的都是此时此刻,最珍贵的就是拥抱到实实在在的对方。与其对过去耿耿于怀,不如把握好身边的那个人。


幸福的味道,就是铭记那些美好时刻,但更要学会珍惜现在的所有,拥抱眼前人才是最好的当下!


曼菱,你知道为什么这部电影要叫做《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吗?直到那天我从头看了第二遍,我才明白:原来爱是一场路过,结束之后便是永远,我们总想拥有一个人的全世界,可是我们始终只能是路过。


就像奶茶的歌:"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电影的结局,陈末和幺鸡在一起了,在蔚蓝的天空、满天的白云下。可是他们是否只是路过,我们无处可知。


现在我们身边陪伴的人是否只是路过,我们也无从可知。但起码请珍惜陪伴在我们身边的人,踏实过好每一天,不要给自己留下后悔和遗憾。


一个人的记忆就是座城市,时间腐蚀着一切建筑,把高楼和道路全部沙化。如果我们不往前走,就会被沙子掩埋。


所以,我们只能往前走,过去的就让我们曾经路过,成为岁月的长河里那些可以回首的回忆吧!

曼菱,我其实真的为你感到高兴,因为你想起的都是过去那些美好的回忆,这意味着,你已经放下了怨恨,留在你心中的更多的是美好。


曼菱,记住那些感动、纯真和简单,做一个懂得宽容,与过去和解的女人是善良美丽、甚至散发着光芒的。维持现在这样的状态,释然于过去,这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


"蝴蝶,你总是让我心存感动,我一下子就真的心情放松了很多,我不再纠结于过去的那些得与失了,我会总结从前的自己,也会为了更好的自己去改变。现在我只想简单地快乐生活就好!哈哈......"


曼菱又开始傻得可爱了。这个单纯的傻女人,过去不过只是美好的开始呢!


......


放下电话,曼菱大概舒服地去睡了吧!凌晨三点了呢!对面楼里最后一盏橘色的小灯刚熄灭不久,窗外的树影在玻璃窗上刻下了好看的图案,马路上偶有几声车鸣。





作于夏日的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