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米尔高原,上学的时候学地理,就感觉距离自己太远了,是个神秘的地方。教学的时候,也只是停留在知识上的无感,这次,我终于来到了帕米尔高原,到了塔什库尔干,见到了“传说中的”红其拉甫,感受到了军人的伟大和国土的神圣。

帕米尔高原,一个能净化心灵的地方,人的一生至少应该来一次。

慕士塔格峰,属西昆仑山脉,主峰海拔7546米,与公格尔峰、公格尔九别峰并称帕米尔高原三大高峰。慕士塔格,是冰山的意思,像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被称为冰山之父。

对面是巴基斯坦边防战士,非常友好。“巴铁”,真不是吹的,带我们上去的小战士给我们说,去巴基斯坦找战士或警察当保镖,都是热情免费服务。

国门对面的“巴铁”兄弟,看到我们到来,经我们战士的允许,过来国门兴高采烈的与我们合影。

红其拉甫,与巴基斯坦交界的国门,过去,一直只存在于我学过的知识里,这次终于来此,感受到守疆卫土战士们的伟大,也感受到“巴铁”们的热情。

蓝天白云,触手可及,通透的可以净化心灵。

卡拉库里湖,一位塔吉克族的牧民微笑着招揽着生意,尽管风云突变,气温骤降,没有人骑他的马,但他始终保持微笑。

我家小帅哥,在金草滩享受着摄影的乐趣,终于过了一个不用辅导功课的假期。

儿子拍的,色彩那么丰富,却显得那么安静。

和儿子一样,我家资深美女终于能放松心情了。

黄昏金草滩,美轮美奂。

金草滩破旧的水车,有种历史感。

天色渐晚,儿子用单色方式拍出黄昏晚霞的调子。

儿子用单色拍摄的,像记忆中儿时的映像。

静静的湿地小溪,倒映着雪山蓝天白云,静谧的让人不忍心大声说话。

隔着车窗,手机拍的不够清晰,蓝天白云雪山的通透感表现的不够。

白沙湖,像一幅水墨画,但我的小米手机拍不出那种效果。

儿子把白沙湖拍出了水墨画的效果。

看儿子的构图,感觉这小伙子的摄影有了很多思想在里面,不再是那个思想简单清纯如水的阳光男孩了,有了对世界和人生的思考了。

高原上,到处可见的平头哥---旱獭,就是我们说的土拨鼠,胖嘟嘟的,一副蠢萌的模样,看它们趴在晒热的石头上取暖的模样,或站起来拱“手”目送我们的模样,让人忍俊不禁,虽说它们对草场有破坏,但那也是它们的生存权。可惜,在飞驰而过的车上拍不清楚,就借了一张网图。真想捉一只回去做宠物,太可爱了。

从一位塔吉克族人手里,拿到了三个“石头”~~三个黑碧玉籽料。☺有裂的这个,回去后可以随型雕一个“独钓寒江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