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阳春白雪

图片/网络(感谢原作者🙏)

(有其中一张房子是本人拍照)


讲故事的人和听故事的人就是那个年代真实写照,难忘的岁月就是一首难忘的歌。啊!正如歌中唱的:

几十年风风雨雨
我们同甘共苦在一起
一起分享春光的爱抚
一起经受风雪的洗礼
你为我的命运焦虑
我为你的收获欢喜

___ 题记

(一)父亲的第一故乡 山东



父亲去世快10个整年头了,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父亲的音容笑貌,想起父亲讲给我的那些故事至今都难以忘怀。

父亲在家兄弟排行老小,上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奶奶是45岁生下了父亲,要算起来奶奶应该是19世纪末生人,名字叫孙同国。

那时候奶奶的娘家家境比较好,奶奶的父亲是个秀才有文化,爷爷家相对差一些。不是不好,祖辈积攒下来的家业让老爷爷给败祸光了。值得庆幸的是老爷爷亏得把家业败了,到后来划成分的时候被划为上中农,文化大革命省去了许多麻烦,坏事变成好事了。


爷奶俩人的结合还是蛮有兴趣的,当初奶奶的父亲委托我老爷爷帮忙,说给他的宝贝女儿找一个好婆家,老爷爷就开玩笑说,把你女儿说给我儿子吧,没想到就这样老爷爷的一句话玩笑话,成全了爷爷奶奶的一段姻缘。

奶奶比爷爷大7岁,长得小巧玲珑,是个美人。爷爷识文断字会讲故事,木箱子里装满了古书,有红楼梦、三国演义、孙子兵法、西游记等等。据父亲讲爷爷讲故事,那才叫有声有色呢!在村里小有名气,爷爷经常被一些年轻人小媳妇围着转,嚷嚷叫他讲故事。

故事不讲则已,一讲爷爷就会滔滔不绝,在家乡的小胡同里,在庭院外还有果树地里,到处都有爷爷的影子。下雨了小媳妇打着伞听,入迷了都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回家做饭,甚至在庄稼地里人们忘记了干活……


只可惜那时爷爷在山东,我在黑龙江,作为他的孙女,从来没有听过他讲故事的样子,确实是个不小的遗憾。

时过境迁星斗转移,一晃奶奶家养育的五个儿女都长大了,先后有三个孩子离开了家乡,离开了奶奶爷爷。二大爷是复转军人在济南落脚,一住就是一辈子。


父亲这个奶奶的小宝贝和奶奶唯一的一个女儿,遥遥相对一个去了新疆,一个去了黑龙江。我的姑姑和父亲一个在祖国的大西头,一个在大东头,平时见面很难。


姑姑到了新疆不久,就嫁给了一位军人,姑父是山东潍坊人。姑姑一生生育了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她本人长得很漂亮,模样有点像奶奶。但是命很苦,姑姑唯一的一个小儿子是电工,爬电线杆从上面掉了下来摔坏了大脑,经过多次治疗虽有好转,不幸的是不小心又一次的摔倒,变成了废人,姑姑操劳了一辈子。

六十多岁就撒手人寰,永远地离开了还需要她来照顾的小儿子。我这位从来没有见面的姑姑,我也只能在影集里看到你那美丽的面孔,但愿姑姑在天堂里不再这么操劳,好好的歇息吧

时间一晃一眨眼😜几十年过去了,如果父亲还活着也快八十岁了,现在父亲哥兄弟老家就剩下三大爷还健在,人性格开朗活泼善良,特能出洋相和三大娘完全是一对活宝,你在他们跟前保证不会让你寂寞😃永远都是快乐的。


但愿亲情永在,但愿老天不负我在天有灵,奶奶爷爷能保佑子孙后代健康快乐生活,努力向上,继承咱家的优良传统,为人诚恳善良乐观豁达。

父亲第二故乡 黑龙江

如果说山东是父亲的第一故乡,那么生活战斗过的第二故乡就应该是黑龙江。


1959年父亲和大批的山东支边青年,为了响应国家号召,建设边疆戍垦荒原,千里迢迢来到了黑龙江。父亲跟我说他来到黑龙江,被分到一个遥远的边镇,是坐船过来的。


每个人行囊很简单,背个行李卷,手拎一个布包包,里面装有极其简单的衣物和干粮。


男男女女住进了一栋极其简陋的房子里,一铺大炕能睡好几十人。大家累了也困了急急忙忙吃了两口,也不管你是男的还是女的,倒头就睡。


屋外风在吹,凛冽的寒风吹打着破旧的窗户,房顶上吱吱嘎嘎的不知啥东东在叫个不停,地上的老鼠东串西串,见到这么多的稀客它们可是忙个不停。


熟睡的人们啊!身在异地他乡,忘记了想家,忘记了水土不服,忘记了蚊虫叮咬,全然不顾呼呼大睡,睡的是那样香甜,那样的深沉,旅途中的疲劳,他们在睡梦里完全得到了释然。

父亲说就是他下船的那个镇子,他遇见了同船一位岁数不大的小姑娘,离父亲家乡不远。


她当时只有16岁吧,比父亲小三岁。父亲看见她好像是饿了,就从怀里掏出一个馍馍递给她,她也怀着感激的心情吃下了这个馍馍。


父亲说真是没想到啊,一晃20几年过去了,再也没见过面的那位女孩,最后成为情家母。她的儿子和父亲的女儿结为伉俪,这是多么不可思议!原来缘分就是这么巧合,让人感叹不已!

尚未开发的黑土地到处都是一人高的草,远远望去这片肥沃的处女地,渴望着人们去开发去建设。


但开发者得需要付出多少艰辛和代价。父亲们刚开始来就是要想解决住的问题,大家头顶蓝天脚踏荒原,盖起了一个个简易三角形的草房,最早称之为“马架子”人们就是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生活工作。

到了冬天父亲他们穿着厚厚的大棉衣,头带大棉帽棉手套,脚穿棉胶鞋。人手一镐顶着零下30多度的低温行进在冰雪的路上。


北大荒的冬天,是滴水成冰,呼气成霜,寒冷的季节该是猫冬的时候,可垦荒队员到了冬天是闲不下来的,要不就是上山伐木,要不就是挖沟排水,历尽了千辛万苦,饱尝了人世间的冷暖,闯过了一关又一关,用汗水和青春换来了今天的好生活

清楚的记得,父亲跟我说,刚来北大荒的时候,只带了一个简单的行李,过冬的衣服都没带。


有一次秋天去割豆子,也快接近初冬了。父亲仅穿了一身的单衣服,到地里不一会父亲冻得只打哆嗦。其实黑龙江到了初冬,已经挺冷了,该穿秋衣或者薄面裤了。可父亲远离家乡,远离父母,又是个男孩子,也不会照顾自己。


最后父亲被冻哭了,别忘了,父亲那时也就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啊!后来父亲跟我说是老家老乡,我应叫二姨,带了一件厚外套,给父亲穿上了。

写到这,一想起父亲给我讲他的心酸故事,我就想哭。父亲他那时候,太艰苦了。现在的我们过着无忧无虑生活,该是何等的幸福快乐啊!珍惜吧!

。1958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副社长、著名诗人聂绀弩被戴上“右派”帽子,发配到“北大荒”。冬天,他在虎林县一所日本人扔弃的破房子里,目睹“北大荒”景况,饮酒放歌,写下了《北大荒歌》:


北大荒天苍苍地茫茫

一片荒草枯草塘

山中霸主熊和虎

原上英雄豺与狼

大烟炮谁敢挡

天低昂雪飞扬

风癫狂无昼夜

迷八方雉

不能飞狍不能走

熊不出洞野无虎狼

天地末日情何异

冰河时代味再尝

…………


这就当时是“北大荒”自然景况的真实写照!可是人们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战胜困难,完成了一个任务又一个任务。到了夏天,人们顶着酷暑,挨着蚊虫叮咬下田除草,割草。麦子、豆子熟了,父亲他们甩开臂膀,手握小廉刀,挥汗如雨。个个争先恐后不想掉队的。



父亲曾经跟我讲过,有一年冬天,他们上完达山伐木回来,没有车凭俩条腿走回到住处。伐木工地离住处很远很远,劳累了一天人们真是又累又困,每迈一步都要费很大的力气,走到一半就有不少人走不动了。


这个时候,管事的负责人会上来把你拉起来,大吼一声,给我起来不许休息不许蹲下,蹲下就是死路一条再也起不来了,不是冻死就是饿死。父亲就是在这吆喝声中,半睡半醒、又饿又累、又困、又冷的情况下,一步步艰难爬行……

下面的图片就是六十年代的房子,是父亲起初居住马架子的升级版。我就是在这样的草丕房里诞生的😝

这栋房子应该是70年代的房屋,房屋从结构房盖都有所改变,但是那时候的人们居住的条件依然很落后。

这栋房子是90年代盖的,也是老父亲和母亲生活过的地方,它伴随父母亲走过了多少个春夏秋冬。


老房子我曾经趴在床上,听父亲讲他的故事。有多少往事在心头,全家人举杯开怀畅饮的情景就在眼前眼前,可是现在不能了,老房子没了,父亲走了。再也听不到父亲的声音,再也听不到父亲讲他的故事了,永远永远告别了那段历史。

我还清楚的记得有一年我不大,也就六、七岁,记得父亲打夜班翻地,就领着我。


我还依稀记得我坐在副驾驶室里,父亲开着拖拉机,来回掰着方向杆,板结的黑土地在大梨的作用下,层出不穷地翻卷着朵朵浪花,就像黑牡丹一样美丽动人。


夜幕降临,唯有灯光在寂静的黑夜不断闪烁。机车的轰鸣声,打破了整个夜晚的寂寞。我兴奋的拍着小手👏👏像只小小鸟,不时的摇摆着小脑袋左晃右晃,不一会儿就晃荡睡着了。

时钟滴答滴答走个不停,光阴的故事在敲敲打打地述说着什么?当年有多少转业军官,有多少山东支边青年,又有多少知识青年雄心壮志来到了黑龙江,来到了北大荒。他们手挽手肩并肩历尽沧桑、历尽艰辛万苦,为现在的北大仓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现在的北大荒万亩良田,就是黑土地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现代化的机械飒爽英姿尽显威力。粮食、以及特色美食、绿色食品等源源不断运往大江南北,它以骄傲地成为祖国的重要粮食商品基地。

说到这我想说,时代在进步,人们的观念也在不断地更新,当你过上了好生活,是否还能想起他们,北大荒的拓荒者。他们是时代的骄子,默默无闻守护着耕耘这片他深深热爱的黑土地。


他们用当年的雄心壮志和铮铮铁骨的誓言,捍卫了祖国的尊严,用满腔热血和勤劳的双手,把一个当年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变成了聚宝盆,他们应该是我们黑龙江农垦战线,最受我们爱戴的有功之臣👍


茫茫大草原,有多少像我父亲这样,平凡得再也不能平凡的北大荒老一辈拓荒者,长眠在黑土地,作为后代我们要记住他们,他们也是我们最受尊敬爱戴的人。

父亲节快到了,每到清明或者是父亲节,总是多多少少会触碰到,我的内心深处的情感世界。父亲给我讲了他以前好多好多故事,我也只能说到这,不能一一道来。


难忘的岁月就是一首难忘的歌。老父亲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故事,都深深的隽刻在我的脑海里永生难忘。


父亲,如果在天有灵,你曾经遭过的罪在天堂里你会好好的休息了,永远的不再过问人间琐事了。安息吧父亲!想你的女儿。

以下的老照片都是我从网上搜索的,非常珍贵,这也是父亲5、60年那个年代的缩影。我把它保留在美篇里,让现在的年轻人,看看这些难忘的岁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