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前进的过程中,会在不同的阶段,任何一个阶段都是适合我们自己的。在需要老师的阶段,就是该出现个老师,没什么好不好,应该不应该的。也没有哪个阶段更好更高级更先进更灵性这一说。

老师是个称谓,代表一种互动的存在状态,也代表一个特定的阶段,只是这个词语在我们人类的文明中,包含融合了人类对“给与者”或“开启者”的一个感恩,以及服从的情感链接。我们应该感恩,那是神性的一种品德,但如果我们过多的服从,则会削弱我们自己感悟的能力。我们都知道我们的身体,用的越多,越好用,不用就退化,就像阑尾一样。从别人那里、从外在获得,如果成了习惯,“自己获得”、“从内在获得”的功能就会退化。每一个老师,都有一定的角度,绝对的服从也会使我们制约于局限的体验中。还有,就是对老师的情感依赖,单纯从能量角度来讲,对自己的成长也是一种能量的束缚。
该经历什么,自然随缘,得失取舍不强求、不攀缘、不执着,这会令我们轻松自在,没有了缠绕与纠结的感觉。当然,不同阶段不同体验,毕竟有人喜欢跌宕,有人喜欢寂静,就像麻雀与海龟,我们不能要求麻雀象海龟般深沉稳重,也不能要求海龟想麻雀般灵动跳跃。因此,只要自得其乐就好。所以如果有人坚持需要老师的这种感觉和体验,也是非常棒的。
老师,是教会我们从内在、从万事万物中学习智慧的引导者。
最终的老师,在万事万物中。从一切万有中,都可以领略宇宙的奥妙。
如果说我们周遭的万事万物是我们意识的投射,如果说万事万物都是老师,那么就可以这样说:我,就是万事万物,我,就是自己的老师。这就是这句话,出自的角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