伫立在汨罗江边陡峭的崖岸上,初夏的晨风轻轻掠过脸颊,略带着清甜的凉意。伴随我下九江、过洞庭的绵绵清雨,不知不觉间已悄然停歇。树林叶片上滚动的水珠,在晨曦中隐约着莹光,薄雾从水面升起,把幽深的江水妆扮得如梦似幻。

汨罗江水流过湖南,流入江西,千万年来日夜奔忙着她那五百里的行程,在浩瀚的洞庭湖寻找到了自己的归宿,沉淀下多少美丽而凄凉的故事……

往事如烟。在历史沉沉的云霭中,我又一次邂逅那位仰首问天的老人。清癯的面容,严峻的神情,如同短剑般的利须,直指远方的天际。回首望去,那是他魂牵梦绕的祖国,郢都已为秦军所破,江南国土沦丧,楚顷襄王败走淮阳……他的目光望定那如玉般晶莹的江水,随着波澜的起伏,涌动起一股巨大的悲凉。生命、江水、破碎的国土、零落的人生……阴历五月初五,这样一个晨光明媚江边的早晨,他的思绪却如同沉入江底的山石,混沌而又迷茫。

喧腾的潮水声把从沉思中惊醒,望东方,已是一片霞光。古楚大地,正迎来新一天的曙光。往事如梦,诗人屈原以衰弱之躯,殉他完美的理想之梦,凄婉的故事早已经淡然在历史的烟尘里。也许唯有在端午的节日,偶尔才会有人记起他老人家的好处。

是的,追求完美是人类共有的天性,可追求完美又是人们痛苦的根源。屈原以楚一统天下的理想,是他最终悲剧的种子。应该看到,朝政腐败的楚国,在七国争雄中早已失去了优势,他个人的努力只能延缓楚国的寿命,而决不可能挽救其覆灭的命运。他"联齐抗秦"的谋略,虽可解楚怀王的一时之危,最终还是不能逃脱灭亡。完美真是太难得了,因此,我以为,审时度势,方为上策,真的不必与自己苦苦相逼。诚如萧伯纳曾经说过的那样:"人生有两大悲剧,一是没有得到你心爱的东西,一是得到了你心爱的东西。"缺憾虽然是缺憾,却也可以令人心宽。

江风依然带着凉意,朝阳映衬下的江水泛起一波波金色的涟漪。轻舟帆影缓缓地淡出视野,而无名的鸟儿也在轻声啼唤。哦,一个跨越千年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