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生在四十年代初,是家里唯一的男孩。爷爷在父亲只有7个月大的时候就去世了,那年,奶奶才29岁,她独自撑起这个家,把四个孩子都拉扯大,还让父亲上了学。想来父亲的耿直倔强也是遗传了奶奶的。父亲15岁那年初中毕业就到徐洞当了一年的教书先生,也就是在那里与母亲有了一面之缘。后来父亲考上韶关师专,就离开了徐洞。此后一直对母亲念念不忘,经过多番思想斗争后与徐洞学校的校长取得了联系,要来了母亲的联系方式,终于提笔开始给母亲写信,这一写就是八年。这八年里,父亲大学毕业了,并在1962年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担任了连长、营长、参谋等职,也就是在这里,与母亲结为连理。

父亲

母亲

1968年5月9日,在那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两个年轻人通过自由恋爱结成了伉俪。那时男孩在部队里当兵,女孩便毅然追随他而去。那时还没有高速公路,从河源到韶关的这段路不知要走多久。但女孩感觉自己是幸福的。他们没有举办盛大的婚礼,有的,是对彼此满满的爱。

用5毛钱领了结婚证

结婚照片

婚后一年,母亲生下了大姐。当时父亲还在韶关的部队里,而母亲一个人在河源。虽然这些事都是母亲轻描淡写的说出来的,但我自己已为人母亲,深知生孩子时丈夫不在身边实属不易。但母亲深爱着父亲,同时也全力支持父亲的事业,因此不管再多苦难也从不曾对远在韶关的父亲埋怨过半句。但父亲也深爱着母亲。在母亲生下大姐不久后,他便毅然决然放弃了自己在部队的大好前程(当时父亲已经是副营长了),申请转业回河源陪伴母亲。

1970年9月,父亲的转业申请得到了批准。作为当年屈指可数的大学生,父亲可是炙手可热的人才,但父亲拒绝了许多待遇优厚的单位,转业回到了河源港务局。那里虽然待遇并不十分优厚,但却离母亲,离他们的小家最近。

1984年中秋,父亲被陷害入狱,母亲艰难的守着这个家,守着我们五个兄弟姐妹,还不忘为父亲竞相奔走,多次写信给上级反映情况。其实母亲是个很柔弱的女人,善良却拿捏不了主意。但那段时间为了父亲,她的内心强大了起来。多亏了母亲的坚持,父亲的领导终于查实了父亲的冤情,还父亲一个清白。母亲这种无论贫富苦难都不离不弃的贤德,给我们几姐妹言传身教地上了一课,后来也成为我们为人妻时的妇德标榜,人生没有标准,榜样却有无穷的力量。

2000年,母亲58岁那年,意外跌伤引发脑出血。三次开头颅手术,进ICU,当时发现脑出血时已经情况危急,血块已压迫脑神经,必须马上开颅手术,父亲果断签字,当第一次手术出来不到三个小时,母亲由于血小板低,止血功能不好,还有脑压过高,父亲半夜联系医生,进行第二次、第三次开颅,母亲左边前额骨头要拆除,手术一直做到天亮,父亲守在手术室门外,度秒如年,心急如焚啊!母亲手术是非常成功的,但是失去所有的记忆,父亲日夜坚守在母亲的身边和我们一起努力每天都讲述回忆小时候的趣事,做高压仓等治疗,帮助母亲恢复记忆,通过半年多的时间陪伴锻炼母亲奇迹般恢复了95%的记忆,医生说他从事这项工作以来最好的一例。就是因为父亲的果断决定、争取宝贵时间、不放弃,给了母亲坚强的后盾,使母亲康复得这么快这么好。

17年未,父亲参加党员会议带回党的徽章,一个优秀的老党员发自内心的愉悦。

父亲说:把五个孩子扶养成仁,是他一生最大的财富。

今天是父亲节,愿天下的父母亲都健康快乐!而我的父亲因身体不适,在医院接受治疗,希望父亲早日康复,减少痛苦,出现奇迹,回家和母亲和我们团聚,享受儿孙福!

父亲在2017年因多次胸痛,在2017年4月下旬去广州军区总医院进行检查,做造影术检查发现,有一条心脏主动脉堵塞,需要支架手术,手术进行了3个半小时,支架手术不成功,冠心病,药物治疗。出院后,每月、每季、半年我们都定期陪父亲回广州军区总医院复查。2018年3月12日在广州军区总院进行半年复查时发现骨髓异常增生综合症,重度贫血,通过排查以及骨髓抽查,确诊为急性髓系异常综合症,广州住院期间,因冠心病及身体虚弱,医生建议支撑治疗。2018年3月22日回到河源市人民医院血液科住院至今,重度贫血,血红蛋白6.3克,血小板6。经常咳嗽,痰中带血丝,鼻子偶尔也会出血,肚子和双腿也有皮下出血点,左边大腿疼痛不能下地行走等,体重减轻(短短2个月时间瘦了30斤)。每隔三天就要支撑输全血和血小板一次。我们请来最好的中西医师结合治疗,每天中药、食疗调理,目前输血和输血小板控制病情,维持生命。希望通过各方面的调理治疗能奇迹般的恢复。

 

 

流光易逝,岁月难回,看着自己的五个儿女们个个长成仁,不由得嗟叹时间的飞逝。暮然回首时,却不见了父母的满头青丝。得知今年是父母结婚五十年时,五姐弟妹不谋而合,为二老简单举行一次家庭的庆典。

我们提议时,父亲是高兴的,看起来他很满意这个安排,我私下里问过父亲,庆典那天,二老交换礼物,父亲说一切都你们安排,于是,背着母亲,替父亲完成了心愿。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欣慰我幸福的双亲相扶相伴五十春。

金婚那天,在大家面前,父亲母亲互戴专属金戒指,指环是我和小妹还有依柳替父亲母亲选的,很合适,母亲那双操持一生,多肉又多茧的手指,戒指闪亮的金光多么像父母浓缩的情感,在经历岁月洗礼之后散发的圣洁之光啊!


父亲不是个矫情人,一句话"谢谢老婆"饱含了他对老妻的感谢和臻爱,也隐着他们大半生的不易。母亲和我们做晚辈的都很感动。一辈子耿直倔强的父亲,和母亲吵吵闹闹几十年,五十年的酸甜苦辣,一万八千多个日夜相处,对父母来说,是非常珍贵的。母亲是幸福的。

当老妈给老爸戴上金婚戒指时老爸用意味深长的一句“谢谢老婆”,感动了在座的所有人…母亲是个性情中人,父亲的一句话,包含了所有,让她感动又惊喜,这些忽然让她觉着老了也像个公主一样。



母亲的嘴动了动,似乎要说什么,她最终回给父亲深情的吻,代表了所有,那一刻,全场都拍掌欢呼,我看见母亲激动到心情,用一双手紧紧地握着丈夫的手;那一刻,我眼含泪心泛酸,在想,吵闹了一辈子的父母却也相互关爱了一辈子,世间真爱莫过如此!

金婚那天,其实爸爸身体不佳,病重住院一个多月了,请假两小时回家和我们团聚,给妈妈和我们一个特别美好的时光!这就是爸爸对我们的爱!感恩所有!

50年过去了,这对年轻夫妻也终于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这50年里,他们经历了许多的磨难,有过太多的苦累和心酸,但不管生活给予他们多少的考验,他们从未放开过彼此的手,相携至今。他们就是我至爱的父亲母亲。

我和父亲

我和母亲

图文源于美缘,版权归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