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村炸豆腐:来自潇水河畔,儿时,家贫。过年时家家磨豆腐,将白豆腐切片,用油炸干,撒上盐,拌上辣椒粉,装进陶瓷坛子。待到青黄不接时,掏出来下酒咽饭。那时穷,大多数人家都是给读寄宿的孩子们带到学校去。

还记得它吗?酸芥菜!

母亲,总是将地里砍回来的芥菜挑到井边洗得干干净净,然后晾晒在竹杆上。半干的时侯,将盐细细搓了,然后再晾。待到水气差不多都干了,再搓,然后装进坛子腌渍。

做扣肉打底、开胃汤,炒青椒、少不得!现在,腌芥菜的少了,只剩儿时回忆!

香芒芦笋炒带子!

这绝对是要逆天的做法。愚女做菜不讲章法,水果和海鲜,听起来不可思议!而我做到了!

最好选用红玉芒,皮薄肉脆且酸甜可口。芦笋切滚刀,约寸长。带子去壳后,将肉起片,【没带子可用圆贝代替】

将姜葱料酒将带子肉腌渍五分钟,热锅冷油烧至八分热,先放芦笋,加少盐,接着放带子,最后放芒果。待芒果充分受热即可出锅。

火侯自己把握哦。

有带子的鲜、芒果的香、芦笋的脆!绝对健康!

温馨提示:海鲜和芒果过敏者请绕道!

有人说,这是辣椒炒辣椒!

大叔,这么热的天,别这样嘛!明明是醋辣椒好不好!

小米椒三五个切碎、盐、生抽、醋、蚝油、花生油调好备用。

青椒焯水煮至刚熟。沥水后,撕烂装盘。将先前准备的调料淋上去,拌均匀,即可。夏天放冰箱冷藏二十分钟,味道更好!


饮食杂谈
——潇湘愚女

中国的烹调之妙,一向为世人所称道。自先秦以来,历代许多政治家、思想家、哲学家、医学家、艺术家都善于烹饪之道。更以饮食烹饪而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事,使烹饪超越了做菜本身的界限,上升为一种思想,一种哲理。

作为一个自然人,为了生存,当然不能离开饮食。饮食不仅仅是一种生理需要,人们更是通过饮食来享受人生乐趣。人们对于饮食的要求复杂多样,这与文化传统、人文地理、信仰风俗有关。中国地大物博,饮食文化丰富多彩,北宋文学大咖欧阳修在《归田录》卷二中道:“饮食四方异宜,而名号亦随时俗言语不同”;而《史记》记载:“夫天下所鲜所多,人民谣俗山东食海盐,山西食盐卤,楚越之地饭稻,羹鱼”;晋时张华在《博物志》则记载“东南之人食水产,西北之人食陆畜”……真是清奇浓淡,各有之妙!

说到享受,在《黄帝内经》等经典著作中,有阐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口之于味,有同嗜焉”。既然把饮食生活,看作是享受人生乐趣的重要方面,那么,在烹饪过程中,才心甘情愿把精力倾注于饮食之事。喝酒的,讲杯中之趣;饮茶的,讲茶中之道;当然,做菜的,得讲菜中之味。富人有富人对美食的追求,穷人有穷人对饮食的乐趣。唯有把饮食与生存和享受融为一体,人们才能从饮食生活中各得其所,各享其乐!

愚女自幼在山中,常常食不充饥,儿时吃过的菜,自是难忘,对饮食的品味,没有一定标准。凡是适合自己口味的,就是好的!这,也是宋代学者苏易简提出的观点。苏易简,宋太宗时期的进士。一次,太宗问:“食品称珍,何物最贵?”他答:“臣闻物无定味,适口者珍”。所以,我们在平时做菜时,不要想到什么最好吃,而是,什么最合自己口味。

世界这么大,对于饮食的认识,没有哪一个民族能像中华民族一样,重视到“民以食为天”的!——这是管仲同志说的。你看,几千年前的政治家、思想家和治理国家的人,都认识到解决吃饭问题是安邦定国的重要大事,以食论政——“治大国若烹小鲜”“仓禀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就是当今,吃,也是政治家们为之操劳的重大问题。

既然是吃,自然得烹,在做菜过程中,不管煎、炒、炸、爆、汆、贴、烙,还是烧、烤、卤、蒸、煮所有的食物,在食器中的精细微小的变化,都有让人无以言说的感悟,如人之生、老、病、死,有多少人能明白其中之理,之味?

烹饪中,不同菜肴,用不同的制作方式制作,装盘,是一种美的享受,这叫味外之美!在中国,美术与艺术,往往属于一义。但,烹饪,也是一种艺术。孙中山先生在《建国方略》中说:“夫悦目之画,悦耳之音,皆为美术;而口之味何独不然?是烹调者,亦美术之道也!”
烹饪,以各种饮器烹调各种食物,用各种装盘,刻各种雕花,上桌,除了生理的需要,更是使人获得视觉和味觉的双重艺术享受呀!

除此之外,当亲人和朋友,美美地享用自己用心制作的菜肴,那亲情、友情、乡情、人情点缀生活,这更是一种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