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好!在这个父亲节里,我依旧可以像往年一样,回家给我的老情人,我的老父亲过个洋气的节日!


翻阅所有的空间,所有的朋友圈,却发现父亲的照片太少了!顿时有种不孝的感觉。

三十年来,从未正式下笔写过父亲,哪怕是只言片语,今提笔,怕也写不好,写不尽父亲的种种。

我的父亲,1.6米的身高,100斤的体重,身材可以用矮小来形容了,但却是母亲,我们姊妹四人的支柱。少年时,是我们的经济支柱,成年后,是我们的精神支柱!

我的父亲,个头虽小,脾气却是极大极大的,甚至可以用阴晴不定来说,而且嘴巴不饶人。在这一点上,我像极了我的父亲。你永远不知道,你的哪一句无心的话,就能惹的他暴跳如雷。小时候,我们兄弟四人极怕他,在家里总是小心翼翼,胆战心惊的。连打闹嬉笑都不敢大声,唯恐听得父亲一声:大人都愁死了,你们还乐得出来?!如若我们犯了错,更不得了,哪怕是打碎了一只碗,或者关门时把公鸡关进了屋里,它蹬翻了煤油灯一类的事儿,或者他交代的事情没有做好,亦或忘记了做,我们就会特别的胆战心惊。父亲知道了,一定会大骂一顿,连着你记事起,做过的所有错事,凡是他能记起的,统统给你来一遍,那时的我们,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感觉自己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大罪人!更怕的是,如果你的罪行还不足于让他过足嘴瘾,那么其他三个也跟着遭殃,由一推三,挨个细数。儿时的我们特怕,有人犯错,因为往往到后来,我们四个谁也逃不掉!当时父亲有绝对权威,不敢记恨父亲,都会埋怨犯错的那一个。大多时候,会相互提醒。最初“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救人如救己”是从父亲那里学来的。
父亲气极时,是会动手的,更确切的说,是动柳条。父亲做编织,条子家里多的是,打起来,不费劲还特别疼,背上都是一条条的血痕。至于为什么会挨揍,不记得了,多半是小事儿,但那种痛感记忆深刻。有时候,都想,我们姊妹四人都没走上邪路,都是父亲的功劳。小时候,小错,都挨揍,大错更不敢犯了。长大后,明了事理,不会了。挨揍挨习惯了,认为犯了错,挨打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上了高中后,竟听闻有同学从来不挨揍,很惊讶。怎么可以还有不打孩子的父亲?
父亲虽脾气不好,但对我们却很严格。无论是学习还是人品。父亲小时候成绩很好,可是那会儿唯成分论,受到了曾祖父是地主的牵连,上完高等小学,被迫辍学,学习编织手艺谋生。他非常痛恨那个剥夺了上学机会的时代,一直觉得他如果上学,日子一定不是这样的。所以,一直鼓励我们四个上学,哪怕再穷,别人再反对。小学时,父亲对我们的要求是,平时无论你怎样学,怎样写作业,不问。但每学期象征成绩好的奖状和竞赛,你必须得给我拿回来一张和参加,拿不回来,就是柳条炒肉。小学时代,迫于压力,我们四个成绩各个顶呱呱。到了初中,父亲觉得长大了,不适合打了,就放松了好多。哥哥因贪玩加上年少气盛,初二便辍学了,把父亲给他交的学费从老师那里要回来,气的父亲好揍一顿!
父亲常挂嘴边的一句话:农村的孩子,你不上学,有啥出息?不想受罪,只有上学。只要你们上,累死我,也供你们!我们自小,从父亲那里得到的教育就是只有好好学习,才能不挨揍,才有机会跳出农门。除哥哥外,我们三个都上了县城里最好的高中——东明一中,我姐姐还是我们村里第二个一中生,我是第三个,弟弟是第五个,那几年很是让爸爸得意了一番。可是,随后我们家最苦的日子也来了。姐姐大我三届,弟弟小我一届。她高考,我中考,都不想辍学,父亲一咬牙,都上!!东借西凑,姐姐交完学费后,几乎没有生活费,甚至连第二年的学费都是自己靠勤工俭学挣来的。我高二时,弟弟就上高一了,和我一起。为了省钱,我们俩一起吃饭,从家里捎咸菜,买馒头稀饭吃,但我们很知足。当时,已经比姐姐上高中时好多了,至少我们不从家里捎馒头,捎粮食换馍票了。那会儿,爸爸坦言,最怕的就是我们俩个俩周一次的周末,因为要回家拿生活费了。一人三十,俩个人都要六十。六十元,对于现在来说,莫说俩周了,就是一天拿出来也微不足道,可对于十五六年前的我们家来说,太多了!!父亲又生性刚强,不喜借钱,真不知道我和弟弟那高中三年,父亲那瘦小的身板,是怎样熬过来的。那时的父亲,对我们说的最多的就是畅想十年后的生活:十年后,你们有本事了,我们就可以有鱼有烧鸡有肉吃了,三天俩头改善生活!十年后的我们,虽然本事不大,但给父亲改善生活,满足他吃大鱼大肉不成问题了,可没吃几年,父亲的牙却不行了。满口的假牙,只能吃软烂的食物了!那些年,跟父亲吃过的苦,历历在目,所以现在看到穷苦的孩子,有时候就像看到了当初的自己。总想能拉一把是一把,可惜能力不足,亦或不是每个人都有我那种经历的。
后来的我们,没有达到父亲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目标,成了平凡的人,我和姐姐成了教师,哥哥和弟弟在私企上班。但父亲很满足,觉得比他那一辈好多了,至少不再面朝黄土背朝天了,脱离了土地,我们也能养活自己了。
现在的姊妹四个,各自成家,家庭幸福,父亲更满足了。可我们想要孝敬父亲的心,他却从不满足我们。每每想带他出去溜溜,都特不容易,连哄带骗的。

去年夏天,悄悄骗他出来,拍个照片都要偷拍。

七十了,好说歹说,才同意在乡镇饭店吃顿饭,听说一个蛋糕200多块,只骂:这不是扔钱吗?

四月份,磨了好久,才同意来牡丹。

跑前边,偷拍的。

以给我开发小院为由,骗来县城吃顿海鲜自助,脑细胞累死好多。

趁着周末,回家看看父亲,真好!

生活在农村一辈子的父亲,为我们操劳了一生的父亲啊,虽然你不再伟岸,但你是我们的精致寄托,你在家在!爱极了你的坏脾气,爱极了你的碎碎嘴,爸爸,父亲节快乐!知道你看不到,只是为了安慰我自己罢了!

子欲养,恰好亲也在,多美的岁月!周末,去看父亲去也!过了洋气的节日,我知道,你肯定也在家翘首期盼,你的俩个情人回家给你过节呢,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