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雨的夜,坐在车里,抽烟。雨敲打着,车内鼓声动心,唢呐响起灵魂颤抖,心跳加速,音乐前奏就如此没有理由的让人心中慌张,冬雨伴随着节奏,冷。

“身边的那片田野啊,手边的枣花香,高粱熟了红满天,九儿我送你去远方……”乐者婉转,凄美,创造一幅唯美离别画面。一种离愁,一种愤怒,一种无奈展示在眼前。谭晶对“九儿”的阐释就是让人潸然泪下的。


佛家“如众灯明,各遍似一”,一室中有众灯,各有各其所发出的光,不过因各遍于室中,所以似乎只有一光了。人生离别的情缘何尝不是如此呢?

陆游八十四岁时,作了《春游》之四:“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这时和唐婉分手已经六十年了,离开沈园之会也有五十年了,即使快到生命的尽头还是念念不忘地下的唐婉。即是说,凡是诗人认为应当忠实的,他是忠实始终,至死不变。“尚余一恨无人会,不见蝉声满寺时”。


《九儿》是一首离歌,大西北的歌,假如记忆中还有离歌可以让人泪下的就是《走西口》了,特别是龚琳娜版的。

唢呐响起,西北黄土高坡的广阔在眼前,歌手融入京剧唱腔,“哥哥了,你走西口,妹妹我实在难留,双手拉着哥哥的手,……至死也不丢你的手,两眼的泪珠儿,一道一道一道,突突突突的往下哎嗨流。”听者自然的展开画面,一对新婚的新人拉着手,生离死别。泪水不自然而流,耳听,眼前创造一个凄美,这就是音乐的动人。情总在它的动人之处。


红楼梦“第九十六回瞒消息凤姐设奇谋 泄机关颦儿迷本性”有一段描述:黛玉却也不理会,自己走进房来。看见宝玉在那里坐着,也不起来让坐,只瞅着嘻嘻的傻笑。黛玉自己坐下,却瞅着宝玉笑。两个人也不问好,也不说话,也无推让,只管对着脸傻笑起来。……忽然听着黛玉说道:“宝玉,你为什么病了?”宝玉笑道:“我为林姑娘病了。”……那黛玉也就站起来,瞅着宝玉只管笑,只管点头儿。紫鹃又催道:“姑娘回家去歇歇罢。”黛玉道:“可不是,我这就是回去的时候儿了。”说着,便回身笑着出来了,仍旧不用丫头们搀扶,自己却走得比往常飞快。

离别确实如此凄惨。“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


音乐的美在于“数千年往事,涌上心头”,这些往事也本在心里。庄子:岂唯形骸有聋盲哉?夫知矣有之。

摘:

如果云也知道

爱你的心我无处投递

如果可以飞檐走壁找到你

爱的委屈不必澄清

只要你将我抱紧

如果云知道

想你的夜慢慢熬

每个思念过一秒 每次呼喊过一秒

只觉得生命不停燃烧

再过一天就是新年,听歌潸然泪下。写起来却心如止水。生活安静就好,懂爱幸福。一切在矛盾中不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