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文人墨客的心里,总爱将万千思绪和绵绵丝雨联系在一起,剪不断,理还乱之时,雨,便成了情感唯一的突破口。也让后来的我们,学会了借雨抒情,借雨疗伤。


  或许,天生就是一个善感的人,极易被某种事物触动,从而使自己陷入情绪的沼泽而不能自拔。那不期而遇的雨,便如同知己一般,贴近我的内心,总是在最需要倾诉的时候,陪伴于无声。


  已经记不清,从何时起喜欢上的雨,也不知从何时起,习惯了在这样一个又一个下着雨的夜晚,一个人站在窗前,认真地听雨。



  雨夜听雨,除了享受无边的诗意以外,也是一个心灵被洗涤与净化的过程。在渐深渐浓的夜色里,在渐急渐密的雨声里,在渐进渐退的思绪里,倾听内心的声音,享受思念的自由,这片刻的清宁,与孤独同在,恰恰好。


  说到孤独,龙应台在写给《亲爱的安德烈》中这样说:那推推挤挤同唱同乐的群体情感,那无忧无虑无猜忌的同行深情,在人的一生中也只有少年时期有。离开这段纯洁而明亮的阶段,路其实可能愈走愈孤单。


  确实如此,人生就象是一条从宽阔的草原走进森林的路,在越走越狭窄的空间,在越走越严苛的现实面前,许多人开始自顾着自赶路,许多人在寻求余生的突破,于是,许多的故事告一段落,许多的情意毁于一旦,在有意与无意之间,结伴同行的暖,渐变成过眼的云烟。



  渴望热烈又惧怕热烈,享受寂寞又不甘寂寞,在焦虑和犹疑中彷徨,总也走不出心的囹圄,这是现代人的通病。尤其是在孤独无依之时,更象是走在了单行道上,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为了合群,我们不知浪费了多少时间,为了同行,我们不知耗费了多少精力,殊不知,越长大越孤单,越到后来,越发现理想与现实的差距。真心诚意换不来地久天长,踮起脚尖,你依然无法触摸到天边的彩虹。


  有人说,人之所以痛苦,是因为追求的太多,人之所以烦恼,是因为想要的太多,人之所以不快乐,是因为计较的太多。我不知道我的烦恼,缘于哪一种,但总有些时光,是知音少,弦断有谁听的悲伤,总有些时光,是沉思往事立残阳的黯然。



 生而为人,没有谁不孤单。或许,只有在寂寞中学会与自己相处,才能够完全地成为自己,只有在孤独中学会与生活讲和,才能够真正地寻觅到幸福,只有在遍尝苦涩之后,才能够知晓甜蜜的滋味。


手有墨香,清茶相伴。


  总爱在寂静的夜里,为自己沏一杯碧绿的茶,在清澈的茶汤里,放进十几粒采自石练山中的野菊米,让溢满清香的茶,融进菊的芬芳。看一片片绿叶在沸水中舒展,看细小的菊米如黄玉滚动其间,万千思绪,便随着氤氲的水气,泊进袅袅的茶香里。



  茶,似乎是男人的专利,可如我这样的女子,也爱茶。尤其是雨丝飘坠的夜晚,一杯清茶在握,便觉得分外的暖。透过掌心的温度,品味着茶与菊的清香,那一份醇香的味道,多像是他乡遇故知,在恰好的时间,有恰好的温度。


这,让我很容易想到了一个词:依赖,当习惯成为了自然,依赖便存在其中。人生,若能多一份如此依赖,少一些无情伤害,一如这捧在掌心里的茶,这窗外潇潇的雨,始终长伴,不离不弃,该有多好。


  雨夜听雨,听雨的旋律轻舞飞扬,在茶与菊的沉思里,在袅袅升腾的水气里,一些事慢慢忆,一些人渐渐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