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果与你的生活经历有相似之处,实属巧合,因误读而产生的一切问题,作者概不负法律责任。――讷言

第二十四章 一推六二五的教训

 
思想僵化,是个大问题,政治家说,中国发展缓慢的症结就是思想僵化,不是100多年世界列强的掠夺,人们忽然觉得以前对中国近代史的认识都是错误的。在一个独姓氏的村庄里,自古以来立下的规矩就是男女不能相爱。当然,更不能结婚生子,多少年来,人们一直墨守着这个老规矩。批判思想僵化比“破除迷信,解放思想”更有效。村庄里的一些青年思想搞活了,不再默默接受打光棍儿的结局,他们主动行动起来开始谈恋爱了,有的也暗自越规了,结果就是他们有了孩子,他们的孩子都没有什么异常,一个个都精灵智乖(当地方言,聪明可爱的意思)。
一个跟着一个学,青年们陆续坠入爱河。
河清娶了海晏,他们的爱情是纯真的,海晏没有贪图河清任何物质条件,河清有兄弟六个,他排行第二,下面还有四个弟弟需要房子找媳妇。有哪个父母不盼望每个儿子都娶上媳妇来?然而,要盖那么多房子是不可能的,于是,他们总是盼望已经结婚的儿子让出房子,给下头的儿子找媳妇。海晏知道自己独占房子无望,就决定要在父母的帮助下,通过自己的努力,营造属于自己的幸福家园。他们自己打石头,推石头,挣钱买砖瓦,受尽了苦辣辛酸。尽管现在已经时兴盖全砖的瓦房了,但对他们来说还只是个奢望,里生外熟的就不错了。无论怎么劳累他们都非常情愿,因为他们曾到医院托熟人检查过,她怀的是个儿子。
秋天来了,天高气爽,一般也定雨水了,人们收刨地瓜还没有结束,河清海晏就老早弄完了,抽空自己打了3000多块土坯,把两个人累得很够呛。不料,土坯也打完了,麻杆子雨又来了,二人非常着急,就急急忙忙去坠坯,并发动公公小叔子也去帮忙,谁知道公公竟然说:“你是自己愿意到俺家来的,俺早就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俺家就是没有屋,盖屋是你们自己的事。我不去!”
父亲这么说了,儿子们干了一天的活,又都累得不愿意动弹。海晏只好流着眼泪与河清去坠坯,雨这么急,那里坠得过来?3000多块土坯都泡了汤。
海晏与河清打坯下了这么多的力,发动坠坯又受了公公的刺激,现在3000多块土坯全部倒塌了。父母兄嫂不允许她跟河清谈恋爱,哥哥曾经扬言,如果再进那个家门,就砸断她的狗腿!她顶着压力进了这个家门,现在她竟然受了这样的礼遇?她再也受不了了,一气之下喝了农药死了。
海晏的死给人们留下了无限的思考。

爱情是苦涩的,你可以壮着胆子去尝试;爱情是甜蜜的,你可以去陶醉累累的硕果;爱情是苦涩的,你可以去品味其中的滋味。

爱情是无价的,非常高贵,你可以去体现她的价值;爱情是无价的,有时候分文不值,可以随意丢弃;爱情是无价的,需要你不计成本地去付出;爱情是无价的,有时候需要你付出生命作代价。
海晏死了,河清一家团结起来了,他们一起打土坯,运土坯,房子盖起来了。他们企图河清能再成一房,可是,等了好多年也没有结果。河清经常呆呆地仰望天空自言自语地说:“我曾经有过老婆,也曾经有过儿子,我不是鳏夫!”
海晏死了。人们明白了一个道理 ――面对生活中的艰难,一定要坚强。
海晏死了。人们明白了一个道理――没有物质基础的甜言蜜语是对爱情的欺骗。恋爱热降温了,二弟天天穿着一身好衣服,站在大街上同出摊卖东西的红子的交谈也结束了。经人介绍,红子与别人定亲了,她找的对象虽然也是同村,却是正式工人。他的梦就像肥皂泡一样,一下破裂了,在父亲的建议下,他跟着二叔学徒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