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2

作者:🦋小雅依然🦋

最疼我的姐走了,去了遥远的天国,走的时候特安详特自如——题记


家里兄弟姐妹五个,我是老幺姐是大头顶,跟所有的家庭一样,身为大头顶的姐姐在弟弟妹妹心里就是扮演着两种角色,既是姐姐又是妈妈。
自打我有记忆的时候起,姐就是最让我依赖的人,那时妈妈上班,没有时间照顾我们,是姐每天抱着我,每当我哭闹不休时,姐没有显出一点点的不耐烦,相反却像小大人似的轻轻抚摸我,嘴里不停的哼唱着传自母亲的歌谣,听着听着我就真真的分不清是妈妈还是姐姐了。

稍大后,姐初中毕了业,正赶上上山下乡的年代,姐走那天我哭着喊着不放姐走,姐蹲下身搂着我哭着哄着,我索性在地上打起了滚,说啥也不让披着大红花姐走,姐一急之下拽掉身上的大红花,抱起我就往家的方向跑。一边跑一边心疼的安慰我,小妹,不哭了哈!姐哪儿都不去,就搁家里待着,爱咋咋地吧!


私自放弃名额就意味着是黑户,城里乡下都没有户口,更别提什么粮食关系了。由于我的任性让姐成了典型的黑户,以至于都二十大几了还在家里围着锅台转。

直到经人介绍认识了大姐夫之后,才托人托关系落上了户口,勉强在街道的五小工厂找了份工作。

姐结婚的那天,我更是闹剧百出,说啥也不让姐上花车,腿一岔堵着家里的房门,任谁都不让进出。

气的妈用手直杵我的头:你说你个不知好歹的东西,你不让你姐嫁人能行吗?
你姐是你妈呀!你说总这样黏着她,你这不是害她呢嘛!你赶紧给我闪开,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个混账玩意……
妈...别打!
小妹还小,不懂事!
她还小?都快上中学了还小啊!都是你给惯的!

后来姐好说歹说,总算把我说通了,并答应我带着我一起去她们家,这样才顺顺利利的上了姐夫的花车。


毕竟环境变了,一贯腻着姐姐的我,多少也明白了一些人情世故,姐回门的时候我蔫蔫的回家住了,可每到晚上我的心都空落落的,枕着姐的枕头,闻着它散发出的带有姐姐体味,哭着哭着就睡着了,梦里无数次梦见姐姐搂着我,听着发自姐嘴里那熟悉的歌谣……

姐姐婚后第二年就有了大外甥,一家人都特别的高兴,我是既高兴又失落,不为别个,就怕因为这个小家伙的诞生,致使一直疼爱我的姐姐不再会像原来那么疼我。心里这个不是滋味啊!


我的这点小心事没有逃过姐的眼睛,吃晚饭的时候,姐喂完孩子,直接就挨到我的身边,给我夹了一块瘦肉,边吃饭边询问我课业上的问题,被她风轻云淡的一顿分析,我的心顿时美丽了起来。哈哈...原来我在姐的心里还是那么重要的嘛!一想到先前的小心眼,我的脸上不自觉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就是啊!姐虽然有了孩子,可在她心里是绝对不会忘了我的呢,想想刚才还在吃大外甥的飞醋的我,真心不对劲儿,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待姐的孩子,让姐看看她最疼的小妹妹也是疼她的呢。

记得那时候,姐姐在家带孩子不能出去工作,家里所有的开销都指姐夫一个人的工资维持,相对就不是很富裕,但姐却对我的小要求从来可没吝啬过。


记得有一次,姐抱着外甥领我去逛街,走到文具摊位时,我看上了一个粉色的书包,眼睛不错眼珠的一直盯着那书包看,姐看着我喜欢的样子,掏出兜里的钱,囧囧的又瞄了一眼那书包上的价签,最后实在舍不得让我难过,一狠心去柜台交了钱。于是我就背上了心爱的书包,回家时一颠一颠的心里那个美啊……

经年流转时光飞逝,直到毕业参加工作,姐对我跟外甥的待遇是一样的。


我有宝宝的时候,姐已经是退休后好几年了,大外甥大学毕业一直在外地打拼,没有成家。所以姐就自然担负起给我带孩子的重任,宝宝对姐的感情那也是逐渐升级,真有点像我小时候恋姐姐的样子,我每次下班去姐家接她,她都磨磨蹭蹭的好半天都不舍离开,临走还不忘去姐的脸上亲一口,然后跟姐说句悄悄话,姐总是一劲的点头,嘴里嗯嗯的答应着,这样的情景上演了足有五六年的光景。

去年夏天的时候,外甥终于在大连安稳了下来,也跟心仪的女孩喜结连理,姐终于如负释重的长出一口气。


生活在按部就班的继续着,我的宝宝也上了小学了,姐终于腾出时间来每天陪着年迈的妈妈,两人聊聊天散散步,每次家庭聚会,兄弟姐妹们坐到一起就是追忆一下过去的往事,大家每每提到我的霸道往事,都会惹得哄堂大笑,小字辈们冲我吐着舌头伸出大拇哥。这时我就会蹭到姐姐身边抱着她的胳膊一顿娇嗔……

可老天真的就偏偏喜欢与人作对,偏偏让姐得了癌症,天啊!当得到这个检查结果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晕的,脑袋里一片空白,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八十多岁的妈妈身体还好好的呀!姐怎么可能就癌了呀!


就像小说《像妈妈一样温暖的姐姐》里描述的一样,有时候我真想叫你一声姐妈,是你用你那特有的母爱温暖着弟弟妹妹的童年,是你用你那柔弱的肩膀分担了父母的负担。

记得有人曾经说过一句话:别离是人类共通的无奈。

曾经以为,离别是离开不爱的人,有一天,长大了,才发现,有一种离别,是离开你爱的人,有一种离别,是擦着眼泪,不敢回首。

有一种亲情是比母女还深的感情,有一种悲伤是我想你喊你一声妈妈,却只能喊你姐...如果真的能有来生,如果来生我们还能相聚,那么我情愿做你的女儿,名正言顺的喊你一声"妈妈"……

作者 : 小雅 , 典型的七零后,自由笔者。端的了锅铲,拿得了笔杆,不为书而书,只为抒而书……

作者:依然 ,愿用一只素笔书写不一样的人生,用文字抒发不一样的情怀。让繁杂的烟火在笔下变得恬淡静宜……

郑重声明:此文是本人原创文字,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刊发公众平台,严禁盗用,请尊重作者,维护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