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照片的记忆,有着磨破的硬底徒步鞋,扎烂的汽车轮胎,吃掉的上百袋方便面和几百个馕,在野外车里、帐篷里渡过的无数寒冷艰辛的夜晚。山河还在,人却老去。从奥林巴斯E520到佳能5D2,再到5D4,相机包从三公斤演变到现在装了很多附件的十几公斤。

在寒风中等待,在烈日下等待,在雪花里等待,在大雨中等待,风光就是等待着天气和地貌最完美的结合,大漠孤烟直还是不直,长河落日圆还是不圆,你见过了吗?明月出天山我在山脚痴痴的看,苍茫云海间我在山巅痴痴的等。我来自旷野,也经常消失在旷野。

关于拍摄,自我迭代更新缓慢,进步更是看不到起色,坚持未必就是为了胜利,只是苍茫红尘嚣嚣里,漫步走时,有心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