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是唯一能够确证存在的方式,是唯一能够触及心灵的力量,是唯一能够融入磅礴世界的通途。思想所拥有的温暖情怀,入木三分的凌厉,洞悉迷雾的清醒,以及照应自我的圆融,成为我们愿意成为一个思想者的基本动力。在聆听思想的时候,值得记住的一点是,思想并非一直挑战社会,虽然那是思想的力量,也并非对抗权威,虽然那是思想的某种品质,也并非个人独享的福分,虽然那是思想时或表现出来的特点。对于每一个生命来说,思想具有确认存在的本质,就已经完美无缺了。在这一点上,思想和灵魂没有区别,如果说灵魂是一堆篝火,那么,思想则是闪耀的火花。所以,一个生命的存在都有赖于思想的能量和耀眼的光芒,一旦火花消失,篝火殆尽,生命也就偃旗息鼓了。人类历史一直能够彪炳的生命,无疑首先就是关于思想的记录。我们今天能够回眸历史,常常沉淀在某一页历史之中,就是因为那里的思想依然灼热,温暖,或者沁入心脾。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为什么我们绝大多数人没有思想?绝大多数人有的只是一种想法,或者一种附和他人影响的表现?或者干脆放弃思想的力量?问题的严重性是,一旦忽略思想,就是忽略生命,一旦放弃思想,就是放弃生命。所以,这也就是我最为焦急的地方,在思想这一力量到来之际,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一种勇敢的精神。没有这样的勇敢,就会极其困难地表达思想,追求思想,成为思想。生命的短暂和永恒就取决于思想的力量,它的影响程度和对于人心的洞悉,对于历史进步和生命认识的丰富预见性。没有人会否认生命的永恒,然而却很少人愿意为思想表现出来勇敢的精神。在这里,“勇敢”这一概念和梭罗关于阅读的“勇敢”完全一致。如果你认为一生的阅读是一种轻而易举的事情,那么,你依然没有理解真正的阅读精神,如果你认为思想只是属于罕见的一部分人的专利,他们的特长,或者说,他们天生就是思想者,那么,你在否认所有生命的伟大品质。思想是构成个性化和生命自由意志的内在品质,没有思想,没有这样的品质,谈论个性,自由,存在,以及你对于社会的贡献,他人的关怀就会深陷困境。即使是一个极为普通的街上扫地的人,如果他没有思想,他就会成为一个机器,要不了很久,你从他的任何一个细小的动作里,看不出来任何人类生命的光芒。在追求精神永恒的过程里,拥有思想,首先是自我完整和自我确认的呈现。

  造成越来越多的人丧失思想品质,从而失去生命力量的原因,除非与一个民族和文化是否拥有思想的传统发生直接的关系之外,还有三个非常明显的地方。我们只是就个体生命而言,这三个地方是如此尖锐。这会让我们重新回到思想本身,来认识思想的本质。正如我们不断探索生命的奥秘一样,我们在关于思想品质的讨论里,实际上讨论的就是生命自身。没有这个生命作为存在的巨大事实,思想的讨论就会失去意义。第一个地方是,思想的出现需要空间。在一个拥挤狭隘自私的世界里,要诞生思想的力量变得如此艰辛。思想是自由的小鸟,是旷野的风,是东方山峦起伏的晨曦。而至关重要的是,外部环境的挤压并不是唯一的原因,思想是个体生命的事情,那么,作为个体生命,你是否在内心腾出来一个足够大的空间赋予思想的到来。这一点,太多历史人物已经表达了最令人惊心动魄的形象。比如司马迁,比如曼德拉,比如后来那个在二战期间关押在德国纳粹集中营的医生,他一直在各样的突然而至的死亡之中思考什么才是决定存在的根本要素。他后来影响于世界的思想,就诞生在那间可以看见焚尸炉烟火的牢笼里。要给思想一个伟大的空间,这是任何生命都可以实现的事情。然而,我们没有做到,我们丧失了敬畏思想的道德力量。在内心创造思想的空间,这是世界上最为令人激动的景象,也是最为容易的事情。谁会剥夺你内心的力量,洞悉生命的双眸?谁都不会,除非你自己。我们甚至从来没有思考过,就像那个2000年前的伟大导师,不断指出内在才是天堂的所在的力量一样,我们忽略了思想和生命的这样紧密的关系。除非我们自己拥有思想,否则我们就失去了思想。而没有思想的生命,注定空间狭隘,自私自利,固步自封,没有包容和接纳的美德,更不会让生命变化的力量仿佛朝霞一样莅临美好的存在。

  第二个地方是,思想的出现需要时间。一个忙忙碌碌的人,就失去了对于思想的尊重。如果心亡为忙确实带着古老的文字信息的话,那么,这一信息无疑是先民在造字之时给我们后来人的咒语。越来越忙碌的现代人,唯一忽略的或者说亵渎的就是思想,——我们说过,思想是生命的火花,思想是生命自身的确认。所以,这也就解释了忙碌的现代人到处寻找自我的焦虑,连寻找自我都变得无所适从和焦虑的时候,我们实际上已经再也无力承担思想的力量。这一点我们只要看看各种瑜伽班和灵修的课程,以及眼花缭乱的演讲就可以把握到存在的惊慌失措。不再给思想留下足够的空间和时间,思想本质的自由形式何以表达?没有比认清这一事实更加令人深思了。我们太多人的内心装满了各样和思想完全不相干的东西,那些喧哗嘈杂的声音淹没覆盖了思想的力量,我们忙于应付回应外部世界的声音,却极少聆听内心的呼唤,我们甚至像诗人所说的一样,连我们为什么而痛都不知道。于是,生命因为时间的紧张忙碌,而变得局促不安和惶恐。如果我们认同时间就是生命的话,那么,尊重时间就是尊重生命,尊重生命就是尊重时间。思想是时间自由的结果,不要以为一个早晨就可以产生明晰的思想,更不要以为月色朦胧的星夜,就可以创造思想的魅力。这一自由的力量,来自于我们长期对于思想的敬畏。没有辽阔的草地,就很难训练出来奔驰的骏马。思想需要旷野般的空间,需要星空一样无垠的时间。

  第三个地方,就是我们一开始谈到的属于我们每个个体生命的觉醒。如果没有意识到思想和生命的同一性质,那么,它所带来的危险是:我们成为他人思想的附和者。没有比丧失自我思想力量的危险更加严重了。这会带来盲从,带来忽略思想力量之后对于真正思想的蔑视。这一点不单单是表现在社会思想上,即使是一篇诗歌的练习,一段关于风花雪月的散文,一张摄影作品,也会表现出来。没有个体生命的思想作为底蕴,任何文字的练习都会失去意义。而那些故作思想之状的人,却会以思想的代言人来混乱我们关于思想的认识。这也是让我个人在阅读文字作品的时候,尤为失望的地方。没有属于个体生命的思想之光,再美的语言都仅仅是一具皮囊,而且是那样的令人感到滑稽和无聊。我会从没有思想的文字里,看到对于生命的浪费。如何拥有生命的思想力量,和我们在寒夜点燃炉火,让内心变得越来越温暖,是一样的富有诗意和宗教般的情操。



(图文原创,毛歌微信号:maoge1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