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悠扬中,你从遥远走来...那是西 部,西部 !

……题引🐫🐫



高 远


一路悠扬中,你从遥远走来...那是西部,西部 !


看 !我站祖国最高处。这里云缆雪峰,我吻天宇,心似惊涛云海,苍莽空野,眼界落差八千米呀 !

听 ! 西部的风声,抖动着四季。一个人的孤独与风同在。


站您面前,西部高远深邃宁静,但望暮色苍莽中的河西,风沙与西部人,一直守望着大漠边塞 !



浪 漫


秋风之前,燕子与苍鹰说了。燕子走了,苍鹰与胡杨,选定了西部,就是五千年 !


漠风如此,河西能承载下这冷酷,或许是前辈与今生的约定,留下莫高壁画,麦积山石刻,心流的酸水化作酒泉,天水,哭平了心胸,染黄了东流水…

孩子呀 ! 屯田的浪漫,从天空万里漂来,就说一声,孩子成了爷爷,跋涉的脚印在沙暴,收获的幸福在绿洲…

一路向西在露霜挂满面庞,是最深最浓的秋色。父亲的爷爷们,不停走在苍茫中,从未在回头中惭悔,或让谁拯救 !

自从你走后,牵念心肠在妈妈面前,褪去调皮任性,成了最孝心的孩子。

拆开无数家书,那是父亲的嘱托,还有妻子另外的一封家书,随思念寄出…


苍 莽

千里河西呀,我若红柳丝条,沙枣淡黄,己是我暮色苍翠中的酥油灯台,照亮了荒原,幸福了高原…

这里有江南,有东北,有湖南,更有山西老槐树呀! 多少个暮光之中,思念成了月牙,梦往成了风沙昏黄…

或许,年年天问今夜月缺没圆,或许这青黄雨点急落,洒向西部的陕甘宁,新疆,西藏,飘向亘古的西域…

西部啊,我在归去来往光阴中,用笔记写西部灵魂,用墨泼画雪峰连绵,雪域戈壁,沙漠绿洲,古堡断墙...手拍骆驼牦牛藏羚羊...

原来啊,苍凉大地上,每一位西部人就是那苍鹰飞翔,志存高远,不间竭向前 !

西部,就是祖国最宽厚的胸膛。至今,我深知,昆仑天山像高昂的头,像胡杨枯死,身躯依然仰望着不倒 !

西部——河西苍莽,这是大自然胸怀。于是,我不止百次惊艳 :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你苍莽胸中的高远宁静深邃包容,让我一直醉美,从此有答案了...🐫🐫


/谢谢临赏/点赞互勉/


原作/高 源

定稿/2018、6、11、

图片/网络(致谢原作者) 部分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