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0


常言道:"长兄为父,老嫂比母",兄长肩上撑起的担子,堪比父爱如山。

一一题记



 

[01]


二哥出生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七八岁经历了"粮食关",由于天生的机灵和长辈们的悉心呵护,从那个不堪回首的饥荒年代中挺过来了,但是没少挨饿。

 

他小学没毕业,不是因为贪耍学习差,而是当时家族的成分问题,乡政府不允许继续读书。

 

小时候常听长辈们说,我的祖祖辈辈们都是木匠世家,爷爷年轻的时候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在村里修建了桐油加工作坊,经济条件从此就那么稍好一点。

 

在划分成分的时候,由于村里经济条件最好的人搬到县城里去了,以及当时的政策是每个村必须有两个地主名额,所以当时的政府硬是把我的爷爷奶奶划分为地主。

 

从此以后,爷爷奶奶没少挨过批斗,叔叔、大哥和二哥等等都深受牵连,除了很多苦活要干之外,读书、找工和参军都是没有资格的。

 

二哥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是从小酷爱读书,年轻时阅读了很多书籍,阅历知识相当丰富。

 

他从小就机智勇敢,性格比较倔强,越是被欺压的时候越是爆发潜力,二十多岁刚出头就有修电站等艰苦的工作经历,从那时起就萌发了创业的梦想,因此二哥也是非常有智慧的人。

 

[02]


1982年夏天,在我即将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每天晚上,二哥总是把我叫到房间里,然后一字一句手把手地教我识字、写字和读书,而我也非常好奇认真,吸收能力也较强,几天功夫就认识了很多汉字。

 

那个时候的农村是没有学前教育的,所以二哥无疑成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位启蒙老师。

 

当时的老家,一般情况下,年轻人结婚没多久都会被分家的,尽管那时每家每户都是一穷二白,想分家也没有什么实质的东西可分,估计是一切得靠自己奋斗吧!

 

其实,二哥年轻的时候很想参军的,可惜没有资格,后来就干脆把婚先结了,结婚的时候差不多三十岁的样子(当时农村也是不多见的晚婚晚育了)。他也没有例外,结婚不到三年就被分家了,分到的主要就是结婚时亲戚朋友送的棉被、盆碗等生活用品,想要分钱或值钱的东西肯定是没有的。

 

做梦也没想到会那么快分家,因为是父亲提出来的,二哥感到非常意外,也极其无奈,一想到自己要养家糊口了,就不顾身上仅剩的两块钱,一气之下就带着三姐(本来该叫二嫂的,因为没过门前一直叫她三姐,所以就从来没有改口,沿用至今)和不到三岁的大侄儿远奔县城打拼了。



[03]


来到县城的第一个落脚点就是南岳。由于衣兜里只剩下两块钱了,二哥的内心深处是万分焦急的,正当一筹莫展和迷茫的时候,突然想到了县城里在银行系统上班的代辉大叔,顿时出现了一线生机,最后也顺理成章的从银行贷款300元。

 

有了这笔"巨款"后,二哥的心里踏实了许多,在做好安营扎寨的同时,就开始谋求如何生计的问题。

 

对于二哥,未来的人生仍然是个未知数,何去何从是没有任何值得借鉴的经验可循。首先想到的是做点家畜家禽养殖,就从大兴阿拉市场买来七只小猪,买猪就花了158元,然后又花了几十元钱买了几十只鸡鸭。

 

虽然买了猪和鸡鸭,但并不是就一劳永逸了,如何养殖才是真正的问题。初到南岳的时候,没有一分田地,没有粮食喂养,也没有闲钱买饲料喂养,全靠三姐一个人在附近山上打猪菜猪草。

 

光靠几头猪和几十只鸡鸭的养殖是难以维持生计的,更何况养殖的时候会遇到瘟疫事件。一次偶然的机会,二哥看到同村的人在县师那边养鱼,经过多次观摩和学习之后,他就开始谋划水产养殖行业,从此也走向了创业的道路。

 

在南岳居住的时间不到两年,86年二侄儿出生了。为了更好的发展养鱼事业,二哥把全家搬到县师那里,在同村人"八八雀"的砖房一侧用中空的水泥砖搭起了"偏房",卧室2间和厨房1间,一家四口人居住,总面积不超过40平方米(房子边上都是鱼塘,实在没有更大的空间)。

 

[04]


有了稳定的居住环境之后,二哥开始做起了鱼苗买卖生意,刚开始挑着箩筐四处零卖(零卖的时间不到10天),虽然卖价好点,但是大热天很辛苦,关键是不成了什么气候,最后决定实施鱼苗推广,让客户自己到卖鱼苗的地方购买。

 

自从鱼苗买卖中获得了真正意义的"第一桶金"之后,二哥看到了养鱼的发展机遇和前景,为了扩大水产养殖规模,他从别人那里直接承包了几个大鱼塘,除了日常的鱼苗买卖,还做起了成鱼养殖和买卖生意。

 

正在生意繁忙的时候,88年三侄儿出生了,既是高兴的事情,又无疑给二哥的生活和事业增添了几份艰辛。

 

二哥的鱼苗买卖主要是在年初的几个月里,所以他经常四处走动,一般都是从湖南芷江和永州等地方购买鱼苗和二三两到一斤左右的小鱼,最远的地方去过广西柳州和南宁。

 

跑一趟最近的芷江需要一天,去永州至少要三天,如果去柳州或南宁至少需要五天到一个礼拜时间,所以家里的事情全靠三姐一个人操劳。老大上小学了,老二才三四岁,老三还在哺育期,三个侄儿从出生到长大的过程中,没有任何老人家帮过忙,三姐除了日常的家务事,有空的时候还要帮二哥打理养鱼或买卖的事情,可想而知,三姐的肩上的胆子有多重。



[05]


有了几年的水产养殖和买卖经验,也有了一定的经济实力,从92年开始,二哥在水泥厂毛溪找到更加适合发展流水养殖的地方,开始大动干戈地做起了新的养殖和发展事业。

 

从85年到95年整整十年之后,二哥开始在桐梓坳买地修建真正属于自己的房子,三层半房子,建筑面积400多平方米,总造价差不多十四万。

 

经过92-93年的前期铺垫,94年流水养鱼收益不错,正当发展稳健和快要收成的时候,就是在95年夏天,铜仁遭遇了几十年一遇的特大洪灾,二哥的流水养鱼基地也遭到了毁灭性的重创,损失了一万多斤大鲤鱼,直接经济损失近十万元。

 

二哥总算勉强地把房子修好,但是没有更多的经济余力了,为了重振旗鼓和东山再起,二哥又跑到代辉大叔的银行贷款三万元。在遭受灾难之后,二哥始终没有退缩,为了更好的发展,96年停业整顿了一年,97-99年还是在毛溪那边承包了几十亩鱼塘,又有了新的发展。

 

由于当时鱼价不好,养鱼饲料涨价很厉害,从99年到2002年期间不得不停止了养殖事业。养鱼行业行情一直在不断变化,为了更好的发展,二哥始终保持着头脑清醒,2002-2005年期间最后在谢桥那边租了几亩鱼塘重操旧业。

 

[06]


2004年,二侄儿已经18岁了,为了更好的做起鱼苗生意,二哥决定让他学习驾车,差不多年底的时候购买了第一辆皮卡汽车。

 

有了皮卡车之后,做鱼苗生意就方便多了,根据买卖的需要,随时可以跑到芷江那边采购鱼苗,及时送鱼苗给客户,生意当然越做越红火。

 

2008年初,灾难再次降临。一天晚上,从芷江回来的路上,没有买到鱼苗,估计是二侄儿疲劳驾驶,不幸在路上遭遇车祸。二哥当场就折断了两根肋骨,身体多个部位也遭到不同程度的损伤,几度处于昏迷状态,二侄儿轻伤。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也是不幸中的万幸。当时出车祸的地方不到几公里处也发生了一起车祸,刚好有交警和120救护车辆经过,在车祸后不到10分钟内就被救护车运往芷江医院进行急救,当时的二侄儿涉世不深,如果让他处理紧急事件肯定没有那么及时。

 

二哥的身体遭到沉重的打击,在芷江住院的前五天基本不能吃任何东西,一想到还有两个儿子没有成家立业,在车祸时候以及住院期间,他始终坚持顽强的信念,在重大灾难面前始终没有退缩,始终认为自己不能倒下以及早日康复继续做鱼苗生意。信念战胜了一切,虽然十多天就出院了,却留下了不少后遗症。


[07]


二哥的一生,是曲折的一生,也是传奇的一生。

 

之所以说是传奇的一生,是因为二哥的创业之路是成功的,不但对村里人树立了榜样,而且对我的人生道路折射了许多必不可少的光芒,他的创业过程让我深受鼓舞,他对我的鼓励和支持超出了普通的范畴,如果用再生父母来比喻一点也不夸张。

 

父爱是一种通俗易懂的、伟大的慈爱,似乎也是天经地义的;而长兄如父的情结却是需要用心体验和感悟的,不仅仅指的是与父母生死离别后的相依为命才会形成的。

 

二哥的一生一直是我学习的榜样,他事业有成了,却没有忘记对家人的关照,对双方的家庭照顾得很好,对我的关照更是无微不至,很多为人处世是我做不到的,尤其是亲情方面一直让我敬畏。

 

记得我读初中的时候,一个周末的中午,有人要从货车上卸煤气罐,然后找到二哥,一车煤气罐估计至少两层至少100多瓶,费用是20元。二哥刚好看到我也在家里,就答应了,之后又找来一个我不认识的成年人,我只是负责在车上滚动煤气罐,卸完之后他们两个大人各7元钱,我也分到6元钱(当时我真的很开心,第一次能挣那么多钱,那时成年人的工钱每天才几块钱,这6元钱至少可以够我半个月生活费,那次卸货让我全身疼痛了几天,也为我大学期间的勤工俭学奠定了基础)。

 

还记得第一次中考的时候,就读的川硐镇中学没有设考场,要到县城中学参加考试,幸好有二哥住在郊区,我自然就是住在二哥家里了。当时天气非常炎热,我一到二哥家就发生热感冒了,晚上开始是住在屋里(与侄儿睡在一起,不到40平方米的偏房),太热了风扇吹出来的都是热风,二哥发现我睡不着就担心影响第二天的考试,就让我睡屋外鱼塘边上的凉床。

 

虽然有蚊帐,但是外面完全是敞开的,四处都是杂草和鱼塘,当然蚊子也是超级多。二哥把我的蚊帐扎好了,安心地回屋休息了,而我辗转反侧,仍然难以入睡,当然我的手脚也是四处乱动,估计没多久蚊帐就被打开了,密密麻麻的蚊子四面扑来,我知道有大量蚊子入侵了,就是没有力气驱赶。

 

半夜里,二哥担心我被蚊子咬伤,就打着手电出来检查我睡觉情况如何。只听见二哥蹑手蹑脚地来到我的床前,当他看到成群结对的蚊子时,他的内心肯定是非常心痛,自言自语地怪我不把蚊帐关好,立即把我叫醒去屋里睡觉,半夜屋里也凉快了,而且也有蚊香,而我当时处于迷迷糊糊之中,仍然是有气无力的样子,被二哥的一举一动深深地感动,眼角早已渗出了眼泪(到现在都会感动得流泪,至今没齿难忘,当时深怕他看到,到现在也没有和他提起这件事情)。

 

[08]


读初中时,父母基本上没有能力送我读书了,父亲一直建议我考中等师范学校(中专),毕业之后就可以工作了,而我始终没有让步,坚持要考重点高中,坚持要读大学,只要能考上,就是没有能力去读书,我也今生无怨无悔了。

 

读高中时,二哥只要是在学校附近办事,只要是在饭点的时候,他都会跑到教室外面等我,然后带我到学校外面吃东西,吃点好吃的,为我的生活增加点营养。

 

有一次上课的时候,老师走过来告诉我,说外面走廊里有人在等我。等到我们下课的时候,居然忘记二哥还在外面等我了,后来是走出教室的同学喊我才想起。见到二哥之后,真不知道当时自己有多傻,居然不会主动过问他有没有吃午饭(二哥当时很生气,以为我到重高读书读傻了,最起码的问候都不懂,不敢责怪我,大学毕业之后我才知道)。

 

学校食堂的伙食是一般的,读高二的时候,二哥让我住到他家,因为骑单车路程较远,长时间骑单车也不安全,所以没有住到一个学期。高三的时候,二哥就把我寄居在学校附近李姐那里,住宿免费,就出点伙食费。

 

李姐非常关心我,每天的菜都是不一样,有时候还为我做早餐,没到一两个月,我的体重就增加了不少,我从内心深处非常感激她的关照。大学毕业后,每次回到老家,我都想去感谢她的,可是二哥一直没有她的联系方式,听二哥说我上大学没两年,李姐就回湖南了,之后就失去联系了。李姐,你是一个大好人,滴水之恩虽然我不能回报,但是我真心祝你一生平安幸福!

 

二哥的水产养殖事业几起几落,但是鱼苗生意一直没有停止过,尽管日夜操劳,是多么的辛苦,还有三个儿子要抚养,对我的关照也一直没有间断过。

 

深怕我有后顾之忧,尤其是在我高二的时候,在他经历洪灾之后,二哥多次对我强调,让我尽管用心读书,其它的事情根本不需要担心,只要我能读到那里他就送我到那里。二哥的关心,确实让我吃了定心丸一样,因为我内心非常明白,如果考上了大学,所有的经济负担都是由他一个人承担,这难免对三姐的心里产生一定的影响,毕竟他们的生活十分艰辛,还有三个侄儿一天一天的长大。


[09]


功夫不负有心人,96年我如愿考上了大学。那个时候,国家开始并轨招生,大学生就业也开始实施双向选择,大笔学费开始要缴纳。

 

当时的学费一年是2500元,尽管遭遇了95年洪灾,二哥还是东挪西凑了3500元给到我手里。我非常激动,也开始有点于心不忍,因为我上大学的原因,无形中给二哥家里增添了很大的负担,我估计那3500元里面也有他的银行贷款。

 

为了减轻二哥家里的负担,我从大一开始勤工俭学,整个暑假都会留在学校打工,先后从事过家教、在本系实验室打扫卫生以及跑到别的院校贩卖竹笛等勤工俭学活动,除了每年的学费不能解决之外,平常的生活费都是依靠自己挣钱解决,有时候寒假回家会用自己的挣钱给父母买些衣物之类的东西。

 

从初中到大学十年期间,我从来没有一次主动地向二哥要过一分钱,每次都是二哥主动地问我是否需要钱花,而每一次的需要我都是打折了的,如果需要500元,我总是说300元就够了,我总是深怕多为二哥增加一分负担,所以二哥对我这一点一直也是非常感动的。

 

记得大四上学期的时候,二哥有一次跑到南宁和柳州买鱼,结果没有买到,就绕道来到桂林看我,当时我非常吃惊,也十分感动,他是来到我就读的任何学校看我的唯一亲人。本来之前他就寄给我些生活费的,估计他知道我毕业找工作需要花很多钱的,临走的时候硬是塞给我1500元。

 

二哥的1500元钱确实帮了我的大忙。大四寒假前,我给二哥打电话说了要去西南几个省会城市找工作,从贵阳到重庆再到成都,这一路上确实花了不少钱,如果没有二哥的1500元钱,当时也没有银行卡,我真不知道当时找工作的过程中会遇到什么样的情景。

 

大四下学期回到学校没多久,现在的单位打电话给我说可以签订就业合同了,我十分开心,立即把找到单位的消息回馈到二哥那里,二哥得知我找到工作之后,开始有点不敢相信,因为他一直认为,我们家里没任何关系,估计毕业之后很难找到工作的,但是再三确定之后,悬在在他心底多年的石头终于尘埃落定了,二哥当然比我更加欣慰。

 

[10]


俗话说长兄为父,而我认为,长兄不止为父,有时候堪比父爱如山。


二哥对我的关爱,岂止是滴水之恩,也是知遇之恩,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位启蒙老师,也是我人生中不可或缺的良师益友,尽管是父爱如山不需要任何回报,但是我的涌泉相报是永远报答不完的。

 

从读大学起至今,每次回到二哥的身边,我们都会秉烛畅谈,经常沟通交流到凌晨两三点,总感觉有说不完的话,尽管我们年龄相差23岁,他却是我的思想方面说得最多走得最近的亲人。开始都是以家常为主,后来也谈到国家大事,尤其是在刚参加工作的那段时间,每一次的交流都让我学到很多做人处事的道理,他不但是我求学道路的基石,更是我人生进步的精神灯塔。

 

现在,我的双亲都远去了,对父母的牵挂难舍的情感只能埋藏在心底了,然而,对二哥多年的"父爱如山"般的情怀自然成了我内心的主旋律,尽管难以报答,但是在我有生之年,我将用余生报答二哥对我的恩情。

 

衷心祝福二哥及家人身体健康、平安幸福!衷心祝福二哥父亲节快乐!

 

谨以此文献给天下父亲,祝愿天下父亲节日快乐!



云之峰2018.6.10于珠海



作者声明:本文系云之峰原创作品,若转载请注明原出处。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作者简介

云之峰:天空不留我痕迹,但我已飞过!表里不一,粗旷文雅。闲暇之余,文墨抒写情感。热衷公益,传播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