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08

花与茶,自古有着不解之缘。


  人们自古与茶为友,以花为伴,后来宋人觉得与其对花饮茶,不如以花入茶,从此一汪清水里,既有了茶之恬静,亦有了花之优雅。花与茶,每次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为了让茶具有花香,古人想尽了各种办法。

 明代罗廪在《茶解》中说:"茶园不宜杂以恶木,唯桂、梅、辛夷、玉兰、玫瑰、苍松、翠竹之类与之间植。"在茶树周围种上各种香味浓郁的花树,是想让茶树通过地下的根脉吸收花香,以此增加茶的香气。


  赵朴初有诗写到:七碗受至味,一壶得真趣。空持百千偈,不如吃茶去。


  茶,是一种习惯,不闻,不问,不争论,只要有片刻的宁静,给我思考。


  有茶的日子,有一种惬意,蕴隐于茶水中; 有一种共鸣,产生于沉浮间;有一种静雅,相向于清香上;有一种懂得,感知于冷暖时。若心入茶,茶不负人。


  如此,一杯茶,润泽了一份心境,成就了自己渴求已久的一种活法。

  《浮生六记》中写道:"夏月荷花初开时,晚含而晓放,芸用小纱囊撮条叶少许,置花心,明早取出,烹天泉水泡之,香韵尤绝。"既见芸娘的细腻心思,又可见莲花茶的巧妙之道。


  人一生的修炼,就在于品味孤独,享受寂寞。其实,这是对的。就像落花,谢了春红,一切的美丽到最后都显得那般匆匆。


 心素如简,适得安恬,折一枝淡淡的馨香,在清幽的窗前绽放,诗也是酒,茶也入画。


  有月亮有微风的夜,就坐在那清幽的庭院,扳着指头数着天上的星星,一颗,两颗,三颗悠悠地,闻着荷香,咀着茶。


  一场雨,一份心境,一段铭心,在轮回的边缘浅唱轻吟。


  红莲白藕青荷叶,雨里鸡鸣画晚霞。早晚炊烟起,静夜听池蛙。一杯酒,半壶茶。渔杆独钓斜阳里,闲来无事剔灯纱。

  寻一方庭院,心静只因心在禅间,雨水哗哗落下,读一本闲书,观叶绽的曼妙,听花开的声音。


  时间从来不回答,生命从来不喧哗。一杯茶,一辈茶,茶从来不说话,宁静至此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