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假如你还活着该有多好!


我会强拉你的手,把你揽在怀里,不再惧怕你的坏脾气,把你当作叛逆的孩子,来爱!


你虽满脸的沧桑,身躯已佝偻,再也不能呼风唤雨,但你依然可以对我呼来喝去,你一直认为不争气的孩子。



我依然会像当年一样:拉你的胳膊、抱你的头, 吭哧、吭哧,喘着粗气,试图在开饭前把你从炕上弄起,一次次,一遍遍,不厌其烦。


酷酷的你,终于被我腻得越来越软,越来越软,最后露出一丝笑颜。


爸爸,假如你还活着该有多好!



我会带你去最好的医院,不会再盲目地听从那些大神、大仙的指点。


即使你砸烂所有的东西,再一次把家人搞得流血,我也不会怪你。也不会和别人一样躲着你,把你看做另类,任你独自一人在沼泽地中挣扎、浮沉。


爸爸,假如你还活着该有多好!


我会带你去我工作的地方,让你坐在我的对面,欣赏女儿工作时迷人的样子:专注不输给你!智慧不输给你!霸气不输给你!



爸爸,假如你还活着该有多好!


我会带你去我的婆家,听听婆婆怎样夸我?感受婆家每个人对我浓浓的爱意。


还记不记得你跟妈妈的窃窃私语:"你就知道惯着老姑娘,横针不知竖线的,出嫁不到三天,就会被送回来。"



爸爸,假如你还活着该有多好!


我会带你去见我的挚友,让你见识见识她的沧桑,她的执着,三十年了,无一日不把我的冷暖、苦乐挂在心间,她的磨叨令我烦并快乐着。


爸爸,假如你还活着该有多好!


我会让你住在我家里,我家虽不算大,但足以容得下我的爸爸。



我会让你每日里亲见我有序的生活,我的厨房、我的卫生间都清清爽爽。看看我的壁橱,看看我的衣服,数数我有几个的熨斗,几个挂烫机?


还记得你说:"衣服可以有补丁,但不可以有污点,有过多的褶皱。"


还记得妈妈总是用一只三角型的烙铁,垫一块湿步熨烫衣服,滋啦滋啦的声音,此起彼伏,蒸汽升腾缭绕,那么美妙!



爸爸,你要活着该有多好!我不再想着逃离,因为我知道逃得开的身影,断不了的血脉。


我对我孩子的"残忍"一如你当年对我的"残暴"。孩子大学毕业了,我就毅然决然地断绝了她所有的供应。她生病自己去医院,我不管不问。单位拖延工资,搞得她吃饭一元一元的计算,她住宿哀求房东让她一天天付费用。甚至鞋子挤脚,也等自己发工资解决。


我知道她也是满满的怨气,一如当年我对您的不解一样,尽管她每次和我说话都充满笑意,发工资也不断给我买礼物。



因为爸爸,我现在终于理解了你的苦心,人生无常说不准哪天我也会像你一样突然间离去,我不能给孩子如山般的依靠,不管是在物质上还是精神上,她需要把自己练就成一座坚韧的高山。是吧,爸爸?


爸爸,你要活着该有多好!


请求你给女儿一次向你敞开心扉的机会,我要跟你说:"在我心里你是个最好的爸爸,世上最帅的男人!你永远是女儿的骄傲和炫耀!""爸爸,我爱你!""感谢老爸给我生命,感谢老爸为了养育我不辞辛劳,感谢老爸让我知道我要做一个有用的人,即使是不能像太阳一样光芒万丈,也要像萤火虫一样给人一丝微光。"



真的好想你啊,爸爸!天堂到底什么样子啊?令你可以完全不顾及你宝贝女儿的感受,急急而去!


爸爸,我最后有个很奢、很奢的奢望想跟你说:"如果有一天我也去了你那里,求你抱一抱我,好吗?因为我真的好想知道被爸爸抱到底是什么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