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文字:Rachel

1837年建市的芝加哥城依大密西根湖而立,这浩瀚无垠的大湖,调节和净化着芝城的空气,使芝加哥成为世界上空气指数最好的城市之一。基于芝加哥是个在美国排第三的名城,哪里都可以找到详细介绍,本人就不在这里絮叨了。我只拣一条游人不常走的路,从Westloop这头往湖边走过去,会有和游记里不一样的风景。只要有心,生活中处处有美。每个拐角,每个凝眸,每个交汇,都有美。

五月中旬春光明媚的早晨,步行到密西根湖边,看日出时磅礴的气势;听湖水亲吻细沙的声音;呼吸飘着花香的空气,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罗斯福大道是一条东西走向的大道,两旁探出墙来的紫丁香,隔着屏都能闻到花香味。沿着飘香的人行道,往东走就是密西根湖。

春天里,万物生长,路边月季/玫瑰的新芽在晨光中舒展。

怎么也灭不掉的蒲公英也疯狂生长,在边缘地带嘲笑着对面的高楼。

罗斯福大道的下方,有几条铁路,这些铁路,条条通往城市中心,是城市的血管脉络,吞吐着进出的人群,流通着城市的血液。众所周知,美国主流人群并不住城里,每天通勤上下班,连通郊区和城市的地铁和小火车担当着能否让人准时上下班的重大责任。

这些跑着小火车的铁路,恐怕还是由上世纪大清子民修筑,老旧的火车在二十一世纪的城市和远郊来回吐着黑烟,给摩登的芝城喷上一段旧时光。

密西根大道和罗斯福大道交界处,有一群无头的雕塑肯定能吸引到你的眼光。第一次见到时,真的很好奇这群无头雕像到底表达的是什么意思。我的第一印象是:这些雕塑是军人,因为军人的天职是听指挥,脑袋最不被需要。艺术的感染力就在于它能给予每个人不同的感受,如果它能让你有所触动,你就和作者产生了共鸣,虽然你也许和作者并没有相似的经历。

这一群无头雕塑,由一个波兰女艺术家捐献,表现的是一个噩梦,一种恐惧~来自她幼时对集会时汹涌群情的印象。

每次从熟悉的城飞过,你和昨日还在这里停留 ~ 鸽子们在晨光中从雕塑们头上飞过。

那几栋高楼对下是闻名遐迩的千禧公园和艺术馆,每个到芝加哥的游人必访之地,从这里看着挺远,其实走十分钟就到了。

跨过湖边大道,就到达一望无际的密西根湖边。往东看去,日出时分,无垠的湖水和远天被朝霞和新阳染成土豪金色,少见的颜色呢。其实只要留意一下,就会发现湖上每时每刻颜色都在变幻,在光的作用下,不同的角度颜色也不一样。

往西北方向看去,芝加哥城依旧沉浸在蔚蓝的晨霭中。

宛若佳人,在水一方。

天水一色,静谧,平和。

从Museum Campus这个角度遥看芝加哥的天际线,让人流连。不管这个城市有多忙碌,在这一个角落活动的人们,仿佛有着全世界的时间,慢跑的慢跑,慢走的慢走,还有像我一样拿着手机到处乱拍的大有人在。

在堤边锻炼的,居然是年轻人居多哦,所以也不见得大都汇的年轻人只去健身房锻炼的说法就是对的。

湖边路红的白的粉的海棠花,齐齐盛放芳华,把芝加哥妆点得分外妖娆。

风过处,白海棠花瓣飘飘撒撒,落了一地。

春天才刚刚开始,许多树还没来得及发芽,而夏天已经迫不及待的挥洒着他的热情,抢占属于春天的舞台。花们一边像没有明日般使劲绽放,一边像到了末日般纷纷坠落。

热情的红海棠开在初春的路边特别受欢迎,经过了一个漫长的白色冬季,这个城市需要温暖的颜色。

一丛花,一张椅子,让人想起"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这样的诗句。经过一季酷寒,春天的到来让人感动。

看左边,是市中心。芝加哥著名的千禧公园,军港码头,大豆云门,芝加哥艺术馆等等,就在那一箭之遥处。

看右边,谢德水族馆,菲尔得博物馆等就在眼前。

夹在湖边路的白海棠和红海棠之间,有几棵极品海棠。

这几棵极品海棠,花香袭人,风情万种,更有一个醉人的名字,叫Brandywine Crabapple/白兰地海棠花。

白兰地海棠花既有樱花的娇艳,又有玫瑰花的浪漫,还有牡丹花的高贵,更有月季花的芳香。

一度怀疑这不是海棠花,为了层层叠叠的花瓣,还有她的香味。被张爱玲的"红楼梦魇"里"一恨鲥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三恨红楼梦未完" 所误导。想来她没我幸运,一生不曾闻得海棠香(具体资料可参考本人另一美篇"相逢不相识")。

如果喜欢一个城需要理由,这个春天,这个角度,这条花茎,足矣!

以下是日出时分,芝加哥的一段金色年华。

谢谢浏览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