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每天乘着公交车来往于上下班的路上,喜欢坐在车内临窗靠后的位置,喜欢打开车窗,让风吹进来。车内的嘈杂或寂静都与我无关,眼睛追随着窗外的一路风景,看时而浓妆,时而淡抹的天空云卷云舒,看花开花落,叶绿叶黄装扮着四季的模样,看形形色色的人行走在路上,快和慢都有着各自的理由……思绪也随着风儿飞舞,飞到了云端,停留在了树梢,飘过了窗棂,落在了心底,于是乎便开出了许多五颜六色的花……

  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大考已尘埃落定,如先前所料,并没有画上美丽的句号。因为期间繁忙的工作,没有太多的精力和体力来备考,虽然结局早已料定,但仍受到一丝挫伤,人前淡定从容,人后常常无奈的叹息,有泪落下。每天都在努力整理自己的情绪,已渐渐放下了包袱,把曾经向往的美好的东西看开,看淡,释然,付之一笑。


人生一路走来,有坎坷,有风雨。无论是在工作还是生活,都曾遭遇过响亮的耳光,有些很重!很痛!以至于整个人都跌落到了谷底,那段时间周围的人都似乎再也找不到以前那个爽朗外向的女子了,曾在QQ空间里胡乱敲下这样一段话:"左右前后都没有我的退路,我要怎样活下去?心就像钟摆,无休无止,生生地扯痛着。不想,不听,不看,任凭生活敲打着我。"幸好!还有亲人,有朋友,有漫长的时间来疗伤,让我从深渊中缓缓地走了出来。虽然时常还会想起,想起还会痛,但终究是远去了,远去了……

  几年前曾经拒绝了职场中大多数人为之羡慕的的升职机会,同事们都不理解,朋友们都说我傻,大概只有我自己知道不适合,因为我骨子里的单纯,认真,执拗会让自己走得很累,很难,可能会一败涂地,不如适时放弃,认认真真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静静地,一直到退出职场舞台。


岁月悠长,工作还要一直继续,生活中还有很多事需要我去做,所以现在的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保持一个健康的身体,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养一些草儿,适当做一些运动,偶尔去看一场电影,休息时听着音乐愉悦地做着家务,花着心思做一顿丰盛的晚餐,拨通电话,和远在杭城工作的儿子畅谈生活和事业,和家中那位一起约上三五好友去旅行,聚会时,会畅饮一杯红酒,会嗨唱一曲情歌。时常买回一些心仪的书,睡前读几页,酣然入梦。

  最近迷上了汪曾祺先生的书,汪老先生的文笔轻松幽默,读了常让人忍俊不禁,甚是喜欢。大师喜爱美食,也会做美食,并且还做得很好,这在他的文学作品里体现得淋漓尽致,这也是我喜欢他作品的另一个理由,因为对于吃,我也是特别的热衷,既会吃也会做,曾戏言:"可能到了八十岁,我也许仍会在吃的路上孜孜不倦,乐此不彼"。汪老先生在他的那一本《慢煮生活》里写道:"我希望我的作品能有益于世道人心,我希望使人的感情得到滋润,让人觉得生活是美好的,人是美好的,是诗意的。你很辛苦,很累了,那么坐下来歇一会儿,喝一杯不凉不烫的清茶,读一点我的作品。"

    

爱过恨过,皆成经过,好事坏事,终成往事。


生活是美好的,是诗意的,不求大富大贵,不求名利地位,只想在余生好好爱自己,好好爱家人,多陪陪年迈的父母。给生活涂一抹亮丽的色彩,插一束芬芳的玫瑰,煮一锅温暖快乐的时光。


 往事别回头,余生不将就。


 中年,我穿过荆棘,拨开云雾,越过了山丘。中年,我从晨曦中走来,采一把带露的野雏菊,淌过小溪,拐过转角,轻轻地推开了那扇门,遇见了最好的自己。

编后语:《越过山丘》是我偏爱的一首音乐作品,它是由高晓松作词作曲,歌曲讲述的是人到中年,回望过去时光的感叹和忧愁,表达出一种对青春年华的追忆,以及对未来岁月的探寻和希望。今天毫不犹豫地把它作为此文的背景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