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珠海市西部的美丽乡村——接霞庄。

  甫进庄园,就是一方莲池。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难道朱熹先生当年并未“观书”,而是游历这接霞庄后有感而作!

  这莲池,铺着田田小叶,开着如意小花,蕴含着道理,并略具几分佛性。

  走进接霞庄,第一个感觉是恬静。

  第二个感觉是温馨。

  第三个感党是闲雅。

  一拐弯,就到了御霞苑。这御霞苑是我们老赵家一位兄弟开的农庄。

  这农庄,得山水清气,近亲水榕荫,有乡间小街,宜于散步闲游。

  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或三五成群,或出双入对……

大家都心平气和,缓缓地向这里集结。

  “御霞苑”牌匾,用料普通,字体普通,门楼联语普通,就连农庄内部陈设和园林景观也是普普通通,但透露出的气象格局,却是皇家气派,随意而不普通。

  走进御霞苑,多少有点“上林苑后花园”的感觉:简约淡雅而能归于自然。这点,正是大宋文化的气象!

  老赵家兄弟宁静地守候,贵客总会如期而至,如愿而至!

  一把剪子,剪开的并不是“叫化鸡”,而是一种生活体验。

  老赵家的绝活泥焗鸡,用锡纸包裹着的,并不是一只鸡,而是一番心意和满满的祝愿。

  南风古灶,木柴生火,烤焙的,不是鸡也不是泥团,而是一种薪火传承,是对燧人氏的顶礼膜拜。

  御霞苑外,水榕蔽岸。河水,映照着榕须,这棕色的旋律,飘荡于亲水栈台和宁静的村道上。

  御霞苑外老榕树下的莲池,倒映着云天,色彩炫目的莲花,让远道而来的归客驻足、凝神,乃至神往。古人说,桂花高洁,莲性清净。这田田莲叶,朵朵莲花,牵住了赤子的心;这轻轻涟漪,徐徐清风,以及周围的绿树,连接着云天与村庄,寄托了大自然对众生无微毕至的关爱!

(赵一翰,2018年5月13日,于珠海斗门南镇接霞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