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03

笔有多少次起收

心就有多少次波澜

几丝长毫灵动纸案之间

落、池、浮、染,墨韵留于砚


不同往日

斑驳退却后能否再次重现


其实所谓等待

就是寻找使命


一根无名的青草

一个市井的小民

一粒看似一样的尘沙

存在既是合理


不管努力与否

思考过后总会有一丝忧伤


把自己置身于忙碌当中

那是麻木的踏实


青春消逝

真的无所谓了真实

那只不过是还在陶醉惬意而短暂的日子


只求笔尘停在纸上

墨可以染透心房

有了思想就有了方向

何必理会那些暗淡而无光的渴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