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腔


张春芳


冬日的村庄,颤巍巍怕冷。

屋檐小心捋掉白霜的阴冷。

穿上夹袄的小山,

拼命追赶放牛的娃娃。

爷爷蹲在墙根,吧嗒着烟斗

眯着眼细数跳舞的太阳。


喜欢秦腔的孩童,

偷偷拔掉爷爷的花胡子,

和泥沾在嘴上,登台亮相。

跑了牛犊,赶来鸡鸭,


反倒惊醒了熟睡的喜鹊,

载歌载舞,不唱秦腔,学做凤凰。


命运


你的脚,

从黄土高原贫瘠的土疙瘩里,

慢慢走来,踩进,

大地的每根血管。

生根发芽,直到长出血红的绿荫。
你的脸,
明朗如阳光下的的白莲,悄悄地,
被太阳烧焦成炭,落入泥土。
直到哭干了身体里的最后一滴汗。
你的手,
像五指山的高度,
可以撬开大地的峡谷。
是你,磨平了地球的厚度,
直到地球也磨平了你的棱角,
压缩了你的高度。
你却说,这就是我的命运。





希望


我就像

一颗孤独的种子,

撒在春天的土地。

开出一朵花,

结出殷实的果,

享受自然的甜蜜。

我喜欢

抚摸动物的脚掌,

聆听百灵的歌唱,

赞美人类的强大,

把房子建在

广袤无垠的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