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普通百姓而言,风水是个很神秘的东西,甚至高深莫测。

我在装修这家别墅时,小区一土豪,几乎把建筑户型改了个底朝天,每天两个道袍长须大师,拿着罗盘,来回看,嘴里念念有词。

道骨仙风的,让人肃然起敬……

  没进去看,只是远远瞟了几眼。

照理说人家出了大价钱请来的大师,应该道行不浅,至少我觉得有一点做对了。

补充室内的阳气!

这别墅坐南朝北,方向完全是反的,大门终日不见阳光,而后面客厅、卧室好不容易有点阳光,却被高坡和围墙挡着。

于是拆围墙,扩大窗户和门洞的采光面积。

但入口那是怎么回事?

非要错落有致,来个蜿蜒曲折的小径,通向大门吗?

所谓园林路径设计,就是不让人好好走路,峰回路转,几步一个风景,但—

您家入口有什么风景,也不想好好走路吗?拧着大包小包的,或者搬个什么东西,是不是不方便?

不方便?

几个月里我目睹女主人拄着拐杖,天天进出,看着心疼。

  我哥出过一本书,家居风水的那种,粗略看过大概。浅尝辄止!

大意就是风水其实是视觉心理学的学术,直接影响人的万事。

我对风水的直白看法,缘于几十年在设计中得到的启示,其中也不泛玄虚案例。

  九几年,黄冈白莲铝厂的董事长祁松遇害一案,给我打击很大。

他家装修是我设计的,而他搬家进去到遇害,只有短短三个月。被杀的地方是餐厅台阶处。

我在餐厅的天花设计了几个无比锋利的尖角造型。

这似乎有些牵强附会,但巧合的东西很多,多了,你就不得不承认这些牵强附会。


  在朝阳门内大街的一个小区,也就是十号楼和七号楼的前面一栋,那个没标楼号的房子。

我一个朋友的亲戚,09年在那分的单位内部房。

据说是百安居给装的,装到中途,请我顺道去看看装修质量。看完出门,一路无语。

我朋友问我:房子装修的怎么样?

我答非所问:这房子风水不好!

他说:你胡说八道,人家的新房,你有病吧?

我回道:你问问你家亲戚,这个老房子,这个单元的总计六层楼,是不是病病落落的一堆?

——不出意外,后来他亲戚重新让我过去看与解。

因为我说出了事实!千真万确的。

七煞风携裹着风雨雷电,在巷子里直冲那个单元,你能不病才怪!

他家亲戚现在住客厅,卧室变成了客厅,活得好好的!

阳台上一年四季都是铁树和仙人掌!


  我看风水,是看磁场。

我有个哥们,八八年华中师范大学毕业的,后来在苏州出家,法号"印俊"大师。

在新加坡佛学院读书时,与李娜同学,就是那个唱《青藏高原》的李娜,不是打网球的李娜!

这哥们当初当中学老师的时候,与我对弈围棋,乃成好友。

他是与世人格格不入的怪人。

兜里永远揣着一条手绢,无论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坐下,他都会掏出手绢在凳子椅子上掸半天,才坐下,感觉很娘炮的那种。

更奇怪的做法,任何人不能与他距离太近,零距离接触那就更不可能了……

有一次与他做过半深刻的交谈,他说:

—宇宙带着磁场,地球带着磁场,我们人的身体,也是一个磁场,每个人病了,就是那儿的磁场出了问题,绝对不平衡,导致器官病变。

你受环境磁场的影响,同时你的磁场也会影响人。

我有一种特殊的感知能力,就是能感受到磁场的变化。

你身上有病,在凳子上坐过,一定会留下脏的磁场,

你身上有病,接触到我,我就会难受,所以我能感知你的那种病痛。

……几十年过去了,但他说的大概意思就是如此。


大约2012年的时候,重庆一朋友,深更半夜给我发微信,说准备买房子,户型平面发过来我看看,一看,觉得有些问题,大致是这样的:

  我说不妥,她问怎么不妥,我说直觉而已。

后来订金都没要,直接退了。

拿钥匙的物管悄悄说:您退了是对的,这家屋子刚死过人的。

——后来就一传十 十传百,像我那位老中医的姨夫一样,神医!


  其实所谓风水,就是人与环境的关系,环境会影响你的一切,这个环境是否舒适,关乎在这个环境中生活的每个人。

环境包括:色彩、形状、空间感、春夏秋冬的自然。

非要扯上运势、乾坤,就有点胡说八道了,江西那位王林大师,骗了马云、赵薇一帮子人,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脑子,挣那多钱,连基本的常识都不懂,一个空盆来蛇的小把戏,就被忽悠得顶礼膜拜……

唉!

   其实——

心存善念,处处是好风水。

因为善念是带着正能量的磁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