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海明威的代表作是《老人与海》,海明威三个字又往往让人联想到“海上生明月”,非常巧的是他居住在基韦斯特Key West的邻居们就称他为“老海”,所以海明威注定与大海分不开,那么拜访他也就一定要去大海上。



  从迈阿密乘车出发,一路车窗外两边都是大海,水天一色,仿佛车在大海中行驶,真是一趟独特的体验,别有一番情趣。

约4个小时左右,在途经一连串的岛屿和四十多座桥后到达基韦斯特Key West。

  基韦斯特Key West是1828年建市,在佛罗里达群岛西南端的小珊瑚岛上,是美国最南端的城市,经济以旅游业和渔业为主,有雪茄烟制造、鱼品和食品加工工业,是多条豪华游轮航线的出发点,是著名的旅游度假胜地。

  沿着杜瓦尔大街走到基韦斯特的最南端,会看到一个彩绘的、像个大陀螺似的美国“最南点”,此处距古巴仅有90海里。

  岛上气候四季温润,幽静美丽,处处盛开着的鲜花与绿色植物错落有致地环绕着这座风情小城。

  进入基韦斯特,暖暖的海风、淡淡的花香随着热闹休闲的气氛扑面而来,城内各类纪念品商店、餐厅酒店、咖啡馆、酒吧和雪茄烟店,让人眼花缭乱。

  因为靠近加勒比海,当地餐厅里的食物基本上都是西班牙口味,调料丰富多样,非常可口好吃!

  每年7月21日老海生日那天,岛上都会举行许多纪念活动,其中一项就是模仿海明威的比赛,街上到处都有留着大白胡子的“海明威”。

海明威于1931年来到他认为“梦中世界”的基韦斯特,直到1961年去世前经常在此居住,这里的生活对他的一生产生了巨大影响,以至于后来写出了不朽的名篇《老人与海》。

  来到岛上时值中秋,气候尤如初夏一般,到处鲜花绿树,海明威的故居就掩映在这片茂密的热带植物中。故居的主建筑是一栋两层小楼,四周是庭院,庭院里还有一个游泳池。

  海明威Hemingway,1899年生于芝加哥,年轻时当过记者,参加过两次世界大战,曾被授予银制勇敢勋章。他负过重伤,直到去世身上还留下一些无法取出的弹片。

生前著有《太阳照常升起》、《永别了,武器》、《丧钟为谁而鸣》、《老人与海》等小说。他的小说别具一格,独领风骚,获得美国普利策奖和诺贝尔文学奖。1961年在家中用自己的猎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故居墙上挂着六张海明威从小到老不同时期的照片。

青年时期的老海是位英俊潇洒的硬汉,才华横溢、帅气十足!

  他的生命多姿多彩:在非洲草原猎大型野兽,在墨西哥湾里捕大蓝枪鱼(这种鱼就是《老人与海》的主人翁桑地亚哥老人捕过的马林鱼),在阿尔卑斯山滑雪,在西班牙看斗牛,在巴黎左岸喝咖啡,在哈瓦那酒馆喝朗姆酒、抽雪茄... ...

  海明威一生中的感情错综复杂,有过四段婚姻,故居墙上有四位妻子的照片,哈德莉、波林、马萨和玛丽,前三位与他先后离异,玛丽陪他走完了他的生命旅程。

我想,这几张照片是博物馆的人布展时给挂上去的。

  故居里的家具是老海在巴黎居住期间买的,在他买了基韦斯特的这座房子后就把家具又运到了这里。

  摆放在墨西哥式柜子上面的就是那只著名的雕塑猫,是毕加索送给老海的礼物。

  现在看到的是复制品,原件在地下室被发现时已被小偷打破,且无法修复。

  老海喜欢猫,连房间的窗纱都是猫的图案。

  花园郁郁葱葱,一条甬路直通老海写作时专用的二层小楼。

  这座小楼被称为马车库,大概只是一座用来储存东西的房子,老海把他的写作间建在二楼,《丧钟为谁而鸣》等著作就是在这里写的。

  写作间依然保持着老海当年使用时的原样。陈旧的皇家牌打字机、所搜集的纪念品等都在原地。

  老海非常爱猫,曾在这里饲养了许多猫,其中有六指猫。他说:“猫具有真正的忠诚,人类会因为某些原因隐藏起自己的真实情感,猫却不会。” 即便后来他不在这里,但这个传统还是被保留了下来,并且受到兽医的定期照料。现在这些猫的后代仍在这里繁衍,其中也有六指猫的后代。

  院子里还有猫住的小屋。

  庭院里的游泳池,是基韦斯特岛上修建的第一座民居泳池,在当时是件很奢侈的事,当老海听到总费用两万美金时惊得目瞪口呆,掏出一个便士递给妻子,大笑地说: “你索性把我最后一个便士拿去算了”。

  现在“最后一个便士” 还嵌在泳池边的地上。

  故居对面是一个高高的灯塔,塔上的灯光不仅指引着海上的船只,还帮助老海这位经常喝醉的大作家找到自己的家。

  一个人可以被摧毁,但是不能被打败!一把桨,鱼叉和缆绳,甚至一支哈瓦那雪茄,都可视做生命和激情... ...


Xiang Qichun 拍摄/撰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