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黄的照片 灿烂的人生

  我的父亲生于1926年10月,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母亲生于1929年4月,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战争结束后结婚,转业到地方从事医疗卫生工作。父亲和母亲相濡以沫,抚儿育女,平凡幸福。1997年9月父亲逝世,三个月后母亲逝世。

  父亲母亲的照片,大多是战争年代留下的,十分珍贵。这一张张发黄的照片,真实地记录了父亲母亲的灿烂人生轨迹。女儿整理了出来,以缅怀深深爱着的父亲母亲。


  母亲是山东省蓬莱市刘家沟镇大郑家村人,姊妹五个,排行四。这是1942年舅舅结婚时的照片。照片里有母亲的爷爷、父亲母亲以及二姐、小妹和哥嫂。(左一母亲,时13岁)

  母亲(3岁)和她的大姐。

  父亲是山东省乳山市育黎镇北勇家人,姊妹六个,排行四。儿时家庭贫穷,没有留下照片。


  从父亲母亲的档案了解到,抗日战争时期,父亲1944年7月参加革命,先后在胶东军区莱阳、青岛武工队,后方医院从事医疗工作。参加战斗五十余次,负伤一次,立四等功二次。

  母亲1945年在本村担任青妇队长,1946年10月参军,在胶东军区北海分区卫生所从事医疗工作,立三等功一次,四等功六次。

  全国解放后,父亲母亲于1950年先后调防东北军区第20陆军医院。

  1944年一一1948年,身着军装的父亲。

  1947年,身着军装的母亲。

  胶东军区医疗队合影。(父亲右站立者)

  1949年12月,南海军分区卫生处第三届卫生会议合影,照于即墨。(父亲后排右一)

  1951年2月,父亲(左)与战友。

  1950年母亲调东北军区第20陆军医院二所,任护士班长,与战友合影。(右二母亲)

  母亲(前排右一)与战友。

  母亲(左二)与战友。

  母亲(中间)与战友。

1951年4月,父亲母亲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分配在一个部队。父亲担任医疗队副队长,立三等功一次。母亲担任护士班长,立四等功一次。

  父亲讲,医疗队除了在战场上抢救伤员,还要经常护送伤员回国治疗。当时志愿军没有制空权,敌人飞机来袭,运送伤员的列车只能躲进隧道。敌人飞机超低空向隧道洞口发射火箭弹、扫射,许多伤员和护送人员牺牲。

  这是父亲1951年9月护送伤员回国时留影纪念。

  母亲在朝鲜战场劳累过度,曾得过一场重病,部队安排回国治疗。这是回国后留影纪念。

  父亲在朝鲜战场。

  这是给伤员做完手术后父亲(中间)与战友。

  父亲(前排右一)与战友。

  我曾问过母亲,父亲有勋章为什么不戴。母亲讲,你父亲说战士们在战场上出生入死,能活下来很不容易了。有多少人没有能看到胜利,家里也永远见不到自己的亲人。荣誉给你了,放在心里就行了。

  父亲母亲生前爱惜老照片,对奖章证书不是很经心,有的已经遗失了。这是现能找到的母亲的勋章。我姐弟两个,母亲的勋章给我保管,父亲的勋章由弟弟保管。

  母亲(后)与战友。

  入朝后,战士们都会写家信报平安。母亲这张照片后面写道:"妈、哥、嫂,看这朝鲜景色和我那愉快的微笑。"照片可能是母亲入朝后给姥姥的信里夹带的,那这也就是母亲入朝作战的第一张照片。在那样严酷的战争环境,一个年轻的女战士能有这样平静乐观的心态,母亲是多么了不起。

  母亲在朝鲜战场。

  母亲(右)与战友。

  母亲讲,照片里那个战友,年龄最小,长得又矮。有一次晚上,战友们上夜校,母亲和她因有病留在防空洞。当时医疗队驻地防空洞抵御不了炸弹,为减少伤亡,敌机轰炸时要到外面疏散隐蔽。母亲朦胧中听见飞机的轰鸣声,拉起那个战友就向外跑。两人刚跑出来,防空洞就被炸塌了。母亲和她掉进了炸弹坑,炸弹坑很深,怎么也爬不上来。深秋的夜晚,跑时没来得及穿外衣,快要冻僵了。战友们还以为她俩埋在山洞里牺牲了。后来被父亲发现,用好几块布条系在一起把她俩拖了上来。她俩的脚被山上的板栗扎得血肉模糊也没感觉到。不幸的是,照片那位战友在另一次敌机空袭中牺牲了。

  母亲(后排)与战友。母亲讲,照片里那两位战友后来都牺牲了。扎长辫子的那位人长得漂亮,能歌善舞,谁都喜欢。每次说起来,母亲总是轻声叹息。

  母亲与战友。

母亲(前排左一)与战友。

  母亲(左四)与朝鲜妇女。

  母亲(左一)与朝鲜妇女。

  母亲与朝鲜女孩。女孩是孤儿,父母亲死于敌机轰炸。母亲讲,当时朝鲜父母亲双亡的孤儿很多。

  父亲母亲在战火中建立起了爱情。这是两人确定夫妻关系后在朝鲜拍下的合影照。

  1953年7月27日上午10时,朝、中、美三国在板门店签订了《朝鲜停战协定》。


  朝鲜战争结束后,1953年11月父亲母亲回国。1954年11月一起转业哈尔滨市第一结核防治院。父亲担任门诊部党支部书记,母亲担任防治院护士长。转业地方后,父亲母亲结了婚。这是父亲母亲结婚时的照片。

  这是母亲转业地方后的照片。

  这是父亲母亲转业后,我奶奶和父亲的三哥来我家时与父亲母亲的照片。

这是我母亲转业后和舅舅,舅妈,姪女的照片。

  1957年,我一周岁时与父亲母亲和奶奶的照片。

  4岁的我和弟弟与妈妈、姥姥的照片。

  1958年9月,只有高小文化的父亲自学考入沈阳医学院,1962年毕业。在校学习期间,父亲还被评为三好学生。这是医学院学生的合影。(父亲后排左六)

  大学读书时的父亲。

  父亲在哈尔滨第一结核防治院工作期间,六次被评为全市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这是父亲当时的光荣榜照片。

  母亲(右)在哈尔滨市第一结核防治院工作期间与同事的合影。

  母亲(左二)与哈尔滨市第一结核防治院同事的合影。

  1966年五一劳动节,在哈尔滨照的全家福。

  1966年6月,父亲响应毛主席“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号召,我们家搬到黑龙江五常县,父亲任县第二人民医院主持工作副院长。1970年8月我们家回到家乡乳山县,父亲先后任公社医院、县人民医院院长。1990年11月离休。母亲一直跟随父亲在医院工作,1982年离休。

这张照片是1966年哈尔滨市第一结核防治院院领导和科室主任欢送父亲母亲到五常县工作的留念。照片中两个小孩是我和弟弟,中间是父亲母亲。

  

  1980年夏,父亲母亲照于乳山县人民医院宿舍门前。

  1996年春,父亲母亲照于乳山市人民医院。

  1996年国庆节。父亲母亲和儿子、儿媳,女儿、女婿,以及孙子、外孙合影全家福。

  2011年,济南建起中国人民解放军山东老战士纪念广场纪念墙,以缅怀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浴血奋战、做出贡献的老战士。这是父亲母亲名字镌刻纪念墙的刻名证书。

  这一张张老照片,讲述着父亲母亲平凡而传奇的故事。两位老人啊,你们是这样的人 : 你们是在战争年代驰骋疆场、赴汤蹈火的战士,是在和平时期服从祖国需要无怨无悔、救死扶伤的医生,是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相爱、结为伉俪的恋人,是相濡以沫、恩爱一生、白头到老的老伴……儿女们每当看到这些照片,常常潸然泪下,思绪万千。

父亲母亲一生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没有建立丰功伟业,但是为国家的富强、人民的幸福奉献出了毕生。父亲母亲的人生是辉煌灿烂的,他们的奉献是不可磨灭的。

父亲母亲生前言传身教儿女,要做正直的人,做有用的人,热爱生活,热爱国家。有这样的父亲母亲,我感到光荣和自豪。父亲母亲的形象、父亲母亲的教诲,儿女永远铭记在心!

女儿

2016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