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父亲的生日是同一天,从小妈妈都会记得给我过生日,而弟弟妹妹却从未享受过这样的惦记,也许是我沾了父亲的光吧,每次过生日的时候,记得那时候家里不太富裕,买不起蛋糕,妈妈就给我和爸爸打个荷包蛋,做一碗长面,有时候还给我们包饺子吃,每每都是开心地撇着嘴美滋滋地给他们耍鬼脸。后来爸爸走了,妈妈依然这样从未间断,这也是寄托对父亲的思念吧!妈妈走后,我的爱人也从未忘记,想着花样给我过生日,他希望我健健康康的,快快乐乐的,让我感动得涓涓泪流。

  今年的生日(2018年5月26日)让我一生难忘,爱人和朋友们给了我一个惊喜的大礼包——中卫沙坡头两日游。知道我有多兴奋多悸动?一次异域风情让心早已荡漾……

一路自驾望着高速两边广阔的沙漠,天色灰白,像是罩了一层面纱,天与地浑染天边形成一条线,忽近忽远,车辆少之又少,一片片的地膜在日光的反射下闪烁着泛起光烁,尤如夕阳下的大海碧波粼粼。沙漠让人空阔孤寂,也许是沙生的鲜活让我心里些许有些安慰,望着无边的沙漠想象着沙漠地带的气候和样子,不会是所说的大漠孤烟吧?可是就在我远远望见收费站,两个大字——“宁夏”,被一只形如雄鹰展翅的标志收费站牌高高地托起,如雄鹰击长空。此刻,让我对这个城市有了一种向往探索的神秘情怀,一阵欣喜大喊:“宁夏到了,宁夏到了……”我想正是因为探索我才会对它有所期待有所追问吧。

  踏进中卫市,让我的眼睛一亮,这是大漠孤烟吗?宽敞平坦的路面,干净地似乎没有灰尘,两边全是绿荫荫的树木,我也说不上是什么树,高高地伫立在道路两旁,像是守卫边陲的将士,威武雄壮。经过黄河桥我们看到了黄河,宽广而平静地生生不息地涓涓流淌,像是一位母亲孕育着这座城市。市内有许多人工湖,湿地、公园、黄河风情线、小桥流水,长廊、别墅楼阁,匠心打造绿化环境,让它美似江南。这座城市的楼盘建筑不高大约十层左右,外观很有特点,窗外都安装着平面形似隐形的防护网格,枣红色的,远远望去尤如工匠在墙面精心雕琢的中华纹格,很有古典雅致的韵味。美食街、娱乐街、商务街、购物街整齐而美观,建筑都独有民族特色,都以枣红色为主色调,温润而古韵清雅,不由得让人停留下来多看它一眼,似乎每一间一牌都是一个故事,每个故事都披着一层神秘的面纱,让人揣摩。其实,最让我倾心而慰藉的是这里的人情,从问路、住宿、吃饭、交谈上我发觉这里的人有多可爱,在他们身上有一股很浓的亲和力,时时散发着朴素,彰显着黄河母亲的宽大胸怀,诚实、憨厚、实在、热情,就像腾格里沙海般广阔宽厚仁慈。中卫的饮食主要以牛、羊肉为主,有特色的蒿子面,对于当地人来说是绝味,也许是我不太喜爱油腻的缘故并不太喜欢这个味道。其它菜肴估计西北都差不多吧。特产主要以中宁枸杞盛名,产业链有枸杞酒、枸杞蜜、枸杞茶等。

  第二天一早我们进军沙坡头旅游景区,在这里让我真正领略欣赏了一下腾格里沙漠的广阔,真正意义的大漠孤烟,塞上江南。

  夏日的骄阳在这里格外的炙热,似乎穿透你的身体,可想而知紫外线有多强,游客们个个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两只活生生的大眼晴,生怕被人认出来似的。沙硕很柔软,踩下去就像压在海绵上有弹性,躺在沙硕上软软的热热的,不像人们所说的烫,而是很温和的暖,慢慢地散发着热量缓缓地穿越你的身体,从头到脚一阵温热,轻松而舒适地享受阳光的沐浴。翻身府下身子,缓缓伸出手揽起一把沙硕,细细的绵绵的带着温热,一点也感觉不到硌手,松开手指,沙粒滑落指尖,如此干净不留土尘。

骑上骆驼悠哉悠哉地漫游着沙漠,时不时抚摸着骆驼的骆峰去亲近它,和它说着话,它似乎能听懂似的,很温顺地驼着你漫步沙海,时不时两只耳朵耸一耸,然后回过头瞅一瞅,似乎想看看它所驮着的这位可亲的美人吧!和领头的主人聊了好久,和他聊天就像进入了一部知识百科全书,他向我讲解着骆驼的生命价值,习性以及茫茫沙漠的始终,他说,“骆驼的生命只有三十年,但在沙漠里奉献青春到十六、七岁也就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到十六、七岁便放生到通湖草原或是便卖。骆驼的方向感特别突出,在沙漠里不论走到哪里,它都会记得每一条回家的路。骆驼的胆子很小,性情温顺,所以千万不能惊吓到它,要温情地待它,就像待自己的孩子一般。”说到这里让我更是倾心于骆驼的伟大,又为它们而感到悲伤,放生只是一个托词,盘中之餐才是最终的结果,十六、七岁的生命辉煌默默地在沙漠里不留一丝痕迹,如此伟大如此宽厚,骑在它的背上,让我感受着一位母亲背着她的孩子艰辛地漫走人生路,不知不觉触动心弦心生感慨,远远望去茫茫沙海,唯有驼队的驼铃声和日光折射后拉得长长的影子,置身于沙海孤寂而渺小。瞬间一阵风拂过,拂起我的网纱,远远望去沙粒如流水般滑浮,如此轻盈,无声无息,走过的迹象瞬间无痕,如此平静,滑浮形成无数条浅浅的沟壑,如一条条小溪涓涓细流,在茫茫沙海中留下一幅油画般的画面,静美怡情。

沙坡头,百米沙坡,倾斜60度,天气炙热,我们来到了滑沙入口,听讲解员说,“人从沙坡向下滑时,沙坡内便发出一种‘嗡——嗡——’的轰鸣声,犹如金钟长鸣,悠扬宏亮,故得‘沙坡鸣钟’之誉,是中国四大响沙之一”。站在沙顶望着一个个游人蹲坐在滑沙板上“嗖”地快速地滑下,我的眼都直了,心里故有些胆怯了,当轮到我时,我的心“砰砰”直跳,但我还是想挑战一下自己,战战兢兢地踏上了滑沙板,听清讲解后,便在工作人员的推送下滑入了正轨,瞬间滑下的那一刻,我好后悔,可是又能如何,继续吧,我心里默默地安慰自己,拉住手刹慢慢地向前滑行,一个个游客快速地从我身边滑过,而我却像蜗牛一样蠕动着,即使是这样陡大的坡度还是让我害怕,我咬紧牙关,绷紧全身的神经迎着风向下滑行,快到终点的那一刻欣喜地忘我松了手刹“嗖”地一下滑了下去,天呀,快晕过去了,爱人将我扶起,我定了定神,睁开双眼抬起头仰望,沙坡如飞瀑,人如潮水泻流而下,也许是我过于紧张并未听到所谓的“嗡——嗡——’的轰鸣声。正所谓“百米沙坡削如立,碛下鸣钟世传奇,游人俯滑相嬉戏,婆娑舞姿弄清漪。”正是说的这一景观的写照吧。

  沙坡头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城区西部腾格里沙漠的东南缘。东起二道沙沟南护林房,西至头道墩,北接腾格里沙漠,南临黄河,长约38公里,宽约5公里,海拔在1300~1500米,总面积4599.3公顷。我们来到黄河西区,在羊皮筏子入口,一条神奇而庄严的河流,又如海般宽广,它尤如一条玉带从东向西在沙漠里穿过,黄河周围全是绿荫荫的大树,风一吹枝枝叶叶不停地摇曳着,似乎在欢迎远方的客人。也就是这条黄河孕育着这座城市,这里的人,让腾格里沙漠从此有了生机有了鲜活,塞上江南也由此而得名。坐上羊皮筏子悠哉悠哉地漂浮在黄河母亲的胸怀,置身于沙海的中央,赏析着周围的怡景,倾听着艄公划桨的“哗啦哗啦”声,清脆而婉约,忽然河面上扬起一阵悠扬的情歌,细细品味,情歌高亢、激昂,时而声音嘹亮,时而委婉细腻,这才回过神来,这是回族民众喜闻乐见的宁夏花儿。一首首为你娓娓道来一段段动人故事,让人听得如痴如醉,如同一幅动人的画面置身于其中。大约下午一点多,太阳还在半空中,没机会拍到夕阳,美景依然毫不逊色,难怪王维在此写下: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一次大漠之旅,让我深深感受到中华民族的伟岸,地大物博的雄厚,博大精深渗透着中华民族之魂。

2018.5.29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