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组织:夏清,李朝恩

美篇制作及文字:夏清

摄影:唐汤姆

录像:孙晓洋


2018年5月25日,墨尔本已是晚秋时节。近两三周不断的阴雨,这天倒是歇了。夕阳温情地斜在天边,闲闲坐在下班的火车上,看着窗外风中飘舞的缤纷落叶,心忍不住喜悦 - 今晚是彩虹“漫谈诗歌”讲座的日子,老天可真是惠顾呀!


回家匆匆吃了饭,赶紧接了主讲人曹季南博士赶往会场。曹先生对于CPCA不是一个陌生人,他曾经给我们俱乐部作过一次有关他自己开发的数学软件的讲座。虽然他本人是研究材料的科研人员,对于文学却有独到深刻的见解。曾经洋洋洒洒写就几千学术论文,专为论述一个空格号,让人叹为观止。


到了Ashwood会议厅,才将投影设备设置好,来参加讲座的人们已陆续前来。除了彩虹组成员,还有不少彩虹组外的CPCA会员,甚至还有些非俱乐部的朋友们也闻讯赶来。宽敞明亮的会议室里,人们三两成堆,新老朋友欢声交谈,热闹盈屋。

7点45分,彩虹组长夏清为曹先生作了简单的介绍后,“漫谈诗歌”讲座正式开启。曹先生首先讲述中国诗歌形式的发展历程。从记录人们的劳动及歌舞的《诗经》中的四言诗,到战国时期的楚国诗人屈原以及深受他影响的宋玉等人创造的棗楚辞,中国古典诗歌的主要形式五言诗最初出现在以舒发情感为主的汉乐府民歌,之后在汉末建安时期由“三曹””(曹操、曹丕、曹植)及“七子”(孔融、陈琳、王粲、徐干、阮籍、应旸、刘桢) 发扬光大,形成“建安风骨”的独特风格。南北朝时期国诗歌进一步发展,创作出了七言四句的七绝体。不久,南齐永明年出现了“声律说”,中国诗歌的创作开始要求音调和谐,从此开启了中国诗歌的格律化进程。到了唐代,中国诗歌进入了黄金时代,盛唐时期的中国诗歌已达到了艺术的顶峰。


格律诗讲究圧韵、对仗,以及平仄对应。曹先生演讲中,指出不少唐朝著名诗人的诗,并没有达到有关平仄的格律要求,这里有李白的《静夜思》,孟浩然的《春晓》,王维的《鹿柴》等。

当观众们还沉浸在中国古典诗歌的理想国时,曹先生话锋陡转,讲起西方的十四行诗(Sonnet)以及日本的俳句Haiku的韵律来了,虽然有着各自的发展历程,东西方诗歌的韵律却有不少相似之处。这也难怪,艺术的源头是相通的。


时间过得飞快,讲座即将结束时,曹先生向观众们分享了创作优秀诗歌的三大要素:好的诗歌一定要1)留给读者充分的想象空间:2)要有个性化,有创意;3)有丰富的文化元素。


曹先生的讲座条理清晰,内容翔实。他的古典诗歌的文学修养相当丰厚,这使得他佐证时,许多诗句信手捻来,出口成章。他对中外诗歌的融会贯通,以及独特、有创意的的艺术视角,给与会者不时带来惊喜。

曹先生的讲座无疑是有趣的,底下观众的专注眼神就是证明。曹先生的讲座更是成功的,无论是他的高屋建瓴式的阐述方式,还是他对中外诗歌的异曲通解,都给人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这里有诗歌为证,


作者:胡维平


七步成诗万古稀

空格巨论也堪奇

红楼一梦千家解

曹氏门中贤圣齐

上半场结束后,大家一起分享了一些自制的精美茶点,再来一杯果香浓郁的gluhwein,或是一碗酽茶,大家的兴致更是高涨。因为这次来了不少CPCA俱乐部之外的诗歌爱好者,下半场每人自我介绍后,特邀嘉宾北大中文系毕业的于永傑老师给我们作了一个简短的有关诗歌朗诵的要诀:以情带声,自然声音有层次;以情动人,画面鲜明有对象。为了更好地彰显诗朗诵的魅力,夏清与孙晓文勇作小白鼠,朗诵了各自创作的诗歌《过客》以及《梦江南》。

于老师朗诵《过客》,作者夏清

孙晓文朗诵《梦江南》

于老师朗诵《梦江南》,作者孙晓文

应观众的强烈要求,于老师又朗诵了一首她自己的一首诗歌《归来•圆梦》。观众听得如痴如醉。这样的诗歌朗诵,教人如何不爱?

这里让我代表CPCA彩虹小组感谢曹季南、于永傑两位老师带给我们一堂迷人、令人难忘的诗歌漫谈之夜!也感谢诗歌爱好者们的热烈支持!

亲爱的诗友们,下次诗会我们再相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