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里木湖,已经没有了以前的模样,丰盈孕育着衰败,衰败也孕育着新的丰盈,人生如此,自然也如此。新疆的高山大湖,我钟爱赛里木湖,当湖畔的风吹进衣裳,那种兴奋的感觉犹如漂泊归乡的旅人,清凉湿爽的空气,干净通透的景致,大风起,湖面起波澜,风停,湖面却变成镜子,湖畔的科尔古琴山倒映,山间白雪皑皑。

今年兴致勃勃来看我的大湖,再疲惫的夜路,再漫长的旅途,阻挡不住想念,大湖变了,没有了风,没有了云,没有了绿草如茵,没有了山花遍野,荒草疯长,人工雕作的亭台楼阁怪异的耸立在东岸。没有了云,赛里木湖就没有了灵魂,没有了山花,待嫁的姑娘就丢失了嫁衣。

零下四度的夜晚,我在帐篷里发抖,十年的中空棉睡袋,陪着我睡遍大山大湖,舍不得扔掉,拉开帐篷拉链,偷偷看一眼夜空繁星,看着帐篷上,烟头烫的洞,07年的巴尔鲁克山,户外的记忆,历历在目。清晨六点,挂霜的外帐叠起来直接冻麻了双手,这是初夏嘛?

万里无云的赛里木湖,没有灵魂,没有嫁衣的大湖,我走了,待你休养生息,待你长发及腰,我再来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