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1


这不是豪华别墅,也不是诸葛草堂,它是南中国的海上田园,生长着鲍鱼鲈鱼黄翅鱼石斑鱼的神话。座座渔排如水上莲花盛开于海上世界,水连接着水天连接天,天海之间,轻盈的船儿在水道上运载鱼饵大米油料等生活物资。

从前,古雷靠养殖鲍鱼扇贝走俏世界闻名天下,一幢幢三层小洋楼如春笋生长于半岛土地上。

那疾驰的竹排,承载着祖祖辈辈的光荣与梦想。渔家女把渔歌唱悠悠,尽情地渲泄咸涩的韵律。

一路芬芳的浪花,狂吻塑料匣中的鲍鱼,润湿渔家勤劳致富的美梦。闲瑕时光,渔排上汉子互相邀约,打牌喝酒,吟唱赋诗,把海上生活弹奏成柔软的音符。

我也是走南闯北的讨海汉子,常把船儿拴在下垵村的渔排边,看日出日没潮涨潮落,听鸥鹭齐鸣浪花歌吟,心如一片静水,,阅读远海狂涛寄托心中的愿望。

记得那一年,渔排上有位独臂侠,因失去左手,丧失劳动力,在渔排上收购海鲜为生,我们常把野生黄瓜鱼贩卖给这位仁兄,让他可以自食其力养育全家老少。

但不知古雷拆迁后,这位仁兄还在否?




散文诗2


一角海域



古雷渔排扎营在南中国一角海域,母港臂弯曾经护佑无数征南闯北的船只。

许多渔家的致富梦,流淌在深蓝深蓝的大海。万顷碧波,架起方方正正的木板,一口又一口网箱紧挨着,互联一个养殖世界,也搭建了小巧玲珑宛如小庙的渔排房。

这是一片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海上田园,这是一片如梦似幻腥味起伏的原始渔乡,咸涩海风,吹奏着永恒不灭的涛韵与梦想,渔家女,烘干了紫菜,晒起海带,鱼干,红虾,编织鱼儿爱闯的网眼。


诗意的生活浓似酒,流淌于古雷金滩上。


后记:很多年不写散文诗,但散文诗前辈,《福建乡土》主编登豪老师和漳浦林老师多次鼓励,希望借散文诗形式表现大海气魄,而我才疏学浅实在惭愧,最近这些日子,偶得二篇,借用新媒体跟大家分享古雷大海许多美好好的记忆,尽管村庄消失,但大海波涛依然在涌动,在起伏…



林伟煌,曾出版《静水深流》,入选百年福建《闽派诗歌散文诗卷》,系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