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24

我们

就像蒲公英的种子

在风中飘洒

飞落他乡,散落天涯......

一诺 2010年5月

  从前每次离家的时候,爸爸妈妈都摆满一桌子吃的用的,等着我装入行囊。我总是推让着,不肯全部收起。理由是吃不了、拿不了。于是,总是在爸爸妈妈用力的装入之后,又被我一样一样的拿出来,时间,就在收拾包裹中度过最后的一两天。

自从儿子离开我的身边,每次回来,临别我也开始往他的包里塞东西,收拾停当了,儿子又这个不要那个不要的拣了出来。我再一件一件拿起,商量儿子这个带一点吧,你爱吃的;那个少带两个不行吗,路上吃,省得你寂寞......我们的时间也在收拾包裹中度过最后的几个小时。

看着剩下的没有带走的食品,我懂了父母的心。多想让儿女把一切都带走,带走的不是食物和用品,装进去的是深深的牵挂和祝愿......

于是,我发誓,以后爸爸再给我准备什么,我一定全部都带走。

 

一大包野生核桃仁,已经全部摘干净,并且是很细小的状态,很方便食用,这是在我回去之前老爸就给准备好了的;6个旱黄瓜,在故乡这季节还没有当地产的,是爸爸临行前一天去市场买的,爸说多吃这个路上不上火;一包我从小爱吃的蛋糕也是爸爸前一天准备出来的;一壶10斤的家乡粮食酒,清澈的润湿了我的眼睛;4个火红火红的柿子,本来是7个,我说爸我吃不了啊,爸爸用商量的口气说,那你带4个吧,带着吧,行吗?行吧?我狠命的点头说行,转头眼泪却要忍不住。

爱吃家乡远近闻名的干豆腐,老爸就在前一天买足了4斤。给我装了足足一半以上,还细心的卷成卷,说方便我拿出来吃。拒绝是不忍的,尽管我知道自己一路上吃下这些,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我都主动装进了包包里,看着几乎合不上的拉链,爸爸心满意足的坐下,开始说一些让我放心不要惦念的话。

拖着重重的行囊,装满浓浓的亲情,不敢回头的我上路了。

火车上,我细细地咀嚼着每一片干豆腐,怎么就没有在家里吃着香呢?凭空还多了些许酸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