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0日傍晚,我下班后跟妻子去到离工地不远处的康业生活超市买菜,由于初来乍到,路况不是很熟悉,朋友将我送到超市门口后叮嘱我如何如何的返回工地, 然后驱车回去了。
等购置好所需的东西出来时天色己黑,加之当时风起云漫,一场降雨即将来临,我跟妻子拎着大包小件的东西急匆匆往回赶。石嘴山的天气,说下就下,狂风夹着雨点,让人睁不开眼睛,心想挡个出租拉到工地门口,可是由于此处偏僻,加之天黑下雨,等了好久也没有打到车。
正在焦急的等待之时,对面驶过来一辆黑色越野车掉头后在我面前停了下来,一位看上去四十出头的戴着近视眼镜的中年男子从车窗探出头来说到:″去哪儿上车我捎你一程″由于雨大我没多想就跟妻子一头钻进了车里,上车后才说明我要去前面那个工地,师傅说:我不是专门拉客载人的,这会雨大我送你一程,我忙怀着感激之情说到:″太谢谢你了师傅,不远,前面工地门口就到″
师傅边开车边说:“我以前也遇到过这种情况,半道上遇到下雨,愣是打不到车,哎……出门在外,谁没个难处和不便的时候。”
当时我心里很是感动,要不是遇上这位好心的师傅,我跟妻子一定会被雨淋透衣服的,我慌忙注视着要下车的位置,雨大风急,加之这里道路两旁绿化茂密,一时竞无法辨别出我要下车的路口。我说师傅今晚耽误你时间大了,这儿反正离工地不远,你停下来我自己慢慢就找回了,师傅说:″哪怎么行呢?我拉你是为了给你方便,这会下雨,把你再放到半道上能行吗?再说,我这会也没别的事,饭已吃过,就回家睡觉嘛,那还早,没事,你别急慢慢找″
根据我所撑握的,路程并不是很远,最多也就是三两千米的样子,师傅在驱车绕了好几个回合后,我终于看到了工地门口的哪个1路跟9路的红星美凯龙公交车站牌。
下车后,我忙问多少钱师傅?师傅说:"不要钱,我说了是捎你的,”我忙从包里掏出购物仅剩下的十元钱递给师傅说:"师傅你别嫌少了,一点心意,今晚确实耽误你时间大了,”他说:"你把钱拿回去,我说了我不是拉你挣钱的,请你理解我的意思,好了就这样了!"说话间他已关上了车窗。
望着车子在风雨中缓缓地驶去,感激、歉疚、敬重一股脑儿上湧了我的心头……那一刻,我记下了他的车牌号是——宁BNK520。
NK520,5月20日——情人节,我的脑海里马上闪现出这样一个念头,难道,他就是我今夜的情人吗?不,应该是我此生最尊重的友人,特别的车牌号,特别的日子再加上这种特别相遇,这难道是一种巧合吗?……
遗憾的是匆忙中我连这位好心的师傅的姓名都没有记住,望这位师傅如能看到这篇拙作后希望你能留个电话,让我最起码应该知道你的贵姓啊!
这位宁BNK520的车主,你将是我此生在情人节里最难忘的一次美好邂逅!

涛声依旧——原名靳富生,男,73年生,甘肃庄浪县人,长期在银打工。业余时喜好文字,曾有零散作品发表于地方报刊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