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裸露着夜的迷离,当旋舞的夏风,开始催睡了小窗旁的那盆凤尾竹。我,闲散在自己的音乐空间里,看,音符点燃的夜灯流火的行迹。


因为要寻找一首心仪的曲子,我不厌其烦地在音乐库里搜索着,一首首地过滤。看着自己的音乐歌单里,收藏的曲子已经达到了1000多首,我不禁叹口气,马上就要达到上限了吧?人心总是贪婪的,然而,能认真地为每首曲子写着乐评,再看着它们安然满足地呆在自己的小城里,却有种柳絮飘飞里,一地茸草如荫的窃喜。

黑夜是阳光的忧郁症吗?而我却喜欢夜色,夜色中的冥想是无法剥夺的,夜深人静时,我喜欢把那些或妖艳或清秀的,“涂脂抹粉”的几行小诗,外加几句自言自语,和上一首小曲倒腾来倒腾去。似乎,看着每首曲子后我用心写下的几句小散诗,或简短的几句梦呓,再伴着如梦的旋律,已经成为了每个夜里我独享的一种乐趣。


总是会沉迷在音乐的旋律中,打开自己的博客页面,什么也不做,只是闭着眼,被播放器里的音乐循环着。

眼前于是有冉冉升起的日月星辰,飞花飘逸,和藏满浪花的嫩蕊之海,继而被一盏灯光燃亮了脸颊。

此刻,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世界吧,是独自的呢喃吧。任音乐的香氛在室内环绕,与我深情相对。


于是,在鼓点敲击的音乐声中,思绪会穿越到二战胜利后,时代广场那狂欢的海洋中定格的经典一吻;在水声拍打中悠悠而来的笛声,是吹醒了民国身穿长衫那郁郁不得志的少年郎吧?马斯奈的《沉思曲》,是否会让你的梦里有了夏虫啁啾,云潮汹涌。钢琴版的《过去》,是否也会有人正如同我现在,写着过去。

常常喜欢在音乐声中写字,因为,音乐与我的文字是密不可分的情侣。飞入音乐的天空,我的灵魂会欢欣漫舞,在如此纯净的世界里,它是一切安宁的杰作。


在那篇写给友人文章的音乐背景下,我会泪流满面。在那写给天鹅堡游记的回忆中,我会在幽怨的配乐声里愤怒不堪:“为何非要把那可怜的国王推到湖里去?流放他不也可以的吗?”。对着那些美丽的天鹅的身影,轻缓的乐曲响起时,我美好得想要流泪。

音乐,让我会变成又哭又笑的“傻瓜”。 它会把我逼到自己内心的墙角,一切可能的边缘,无形的,灵性的,敏感的,那些音符对我说着:“写!写不写?!”

写吧,写我那些个怎么也写不完了的游记,写我那些个充满了浪漫幻想的咿咿呀呀,写我那些个够不到天也接不到地的风花雪月。

音乐,真是一个美人。有时候,它是暗夜里的一盏流苏灯,婀娜摇摆,有身外之海般轻盈。有时候,又像是漂浮在天空的云,神秘朦胧,只可远观其风情万种,却终究是无法走近。


也曾为了寻找一首曲苦搜4年,也曾上百遍单曲循环自己钟情的歌,也曾因为爱上一首曲一首歌而听歌写文写诗。音乐,它是养在我心里最美的一朵花,我会用文字给它们穿上最美的嫁衣,然后把它们风光“嫁掉”。


常常会在自己的音乐群里和乐友们一起忘乎所以地论乐品乐,音乐无距离。


不用说……,不用说……,不用说。

我们不说话,也有穿越时空的默契。

一直认为,音乐才是上天恩赐人类的情感符号。既可以感知弯弯瘦月清的恬淡,也有闲庭倚阑角的沉寂,虽有纷纷秋叶厚,纤纤云衣薄的清冷,却也有婉约细雨清风里的沉淀。


当世界安宁下来,窗外无风也无雨。停顿在此刻的歇息,对于一生的时间,是如此片刻,却又远胜这人世浮泛的华丽,只需要如此。


月亮升起来了,时间嘀嗒在我的脉搏上——听任夜的停顿,停顿在这如水的旋律里,停顿在一室低垂的帷幔里,停顿在飞舞的思绪里。


这个夜,我在听。然后,在这样如水的乐声中,我把自己弄丢了,不知所云。

摄影:宏伟

出镜:云亦

文字:云亦


🎼🎼🎼🎼🎼🎼附:我曾与音乐为伴的时光

🎧🎧那一年为了寻找一首曲的执着:

🎧🎧无数个夜晚聆听写下的乐评节选:

🎧🎧2018伊始时曾给自己定下的音乐小目标

🎧🎧曾痴迷在自己每一个微博里聆听的夜晚,时间真快,一晃几年过去了,我依旧在音乐里美好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