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21

蜘蛛兰 源于希腊语,花瓣酷似蜘蛛的长腿,而花朵中间的部分酷似是蜘蛛的身体。

那一朵朵婀娜多姿的花儿,在微风中摇曳着;是在舞蹈?还是在舒展那纤细柔美的身躯,渴望得到智者的欣赏,获得心灵的慰藉?

  凝视眼前这楚楚动人的花儿,透着沁人肺腑的香,不敢触摸,是舍不得;说心里话,看惯了姹紫嫣红,对于这无名的兰草,却有种莫名的好奇和欣赏。躬身细瞧,这是我平生第一次这样,认认真真地观赏一朵花。

这种兰,从底部长出六片,如韭菜叶那么宽的白色长长花瓣,花瓣下部约三分之一处,似用一条白色丝绸做成的一朵白色喇叭花,如玉一样有着润泽和厚重,显然是来支撑那长长花瓣不易被折断的。

  可别小看这一朵朵不知名的兰草,它的结构、器官不仅齐全精致,而且处处细致入微,真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它展现给人们的高雅之美绝不逊色于国色天香。

花的世界里,五彩缤纷,千姿百态。而每一种花的色 、形状、形态、花期、风韵迥异,都有其独特之处,与众不同,谁也替代不了谁。我渐渐悟出“一花一世界”的浅显寓意......


茉莉飘香

茉莉花与桂花、兰花被誉为香花,茉莉花居三花之首。

其花蕾没有香味,只要开出一瓣那香味就出来了。四周就弥漫着茉莉花的缕缕幽香,正是“一卉能熏一室香,炎天犹觉玉肌凉”。

清晨,在那一条条细细的藤蔓和密密晶莹发亮的翠绿叶子间,点缀着一朵朵洁白、淡雅的小花,散发着袭人的香味,置身其间,岂能不心醉?!

古筝《茉莉芬芳》唱词中写到“环佩青衣,盈盈素靥,临风无限清幽。……纵离别,未肯衔愁。浸沉水,多情化作,杯底暗香流。……听古韵,一曲相酬。歌声远,余香绕枕,吹梦下扬州。”


收集的茉莉花

文殊兰 一般指亚洲文殊兰,别称十八学士、翠堤花等,实际为石蒜科文殊兰属植物。

文殊兰花期6-8月,傍晚时发出芳香。花被裂片白色,线形,雄蕊淡红色,花药线形,顶端渐尖,子房纺锤形。多分布于中国华南地区,常生于海滨地区或河边沙地。

文殊兰原产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等。

在云南省的西双版纳栽培得尤其多,因为该地区的傣族全民信仰南传上座部佛教,几乎每个村寨里都有佛教寺院,文殊兰被佛教寺院定为“五树六花”。

文殊兰

九里香也名千里香,产云南、四川、海南等地,枝叶秀丽,聚伞型花序,花瓣5片,花色雪白。其花香气浓郁,九里飘香,故而得名。

开花的季节,路边、墙根、花草中的九里香绽放出的浓香,此刻,会想到:“碧水清风山峦高,梨花院落藏云涛。园中飘香何处寻,九里醉人自逍遥。”的诗句,我也真有些逍遥自在的醉意了。

在文人墨客的笔下,少有九里香的诗文,而我却偏爱她的纯洁、真面示人、馨香浓郁。

蒜香藤又称张氏紫薇、紫铃藤,属于紫葳科多年生藤本植物,因其花和叶子都有股大蒜味而得此名。

鲜艳美丽的花

秋冬季开花,常绿攀缘,复叶对生、花大、淡紫色。开花时那一条条藤蔓上,仿佛垂挂着团团绣球,极为漂亮。


藤类具有攀援功能,在没有任何依附条件下,向它们向往的高处爬去,这是自然界生与死较量中产生的奇迹。

爬上高高的椰子树

爬上窗外防盗网

缅桂花 酷似白玉兰,却有别于白玉兰,其花比白玉兰花小,但香味却比白玉兰浓,故有《缅桂花开十里香》这首歌。

原产印度尼西亚爪哇,现广植于东南亚,中国福建、广东、广西、云南等省。


盛开的缅桂花,形似小莲花,花有八瓣,隔一瓣是双层,也就是说有4瓣是双层,色淡黄,未开的花蕾亦淡黄色,约4-5cm×1-1.5cm,头微尖,圆型,初是绿色,待开花时逐变黄色,且有香味。

树身粗壮,高出二层楼,分支较疏,树叶长而绿。淡黄色的白兰花就镶嵌在碧绿浓密的树叶中,似一幅绝妙的画卷。

巴西铁树 浓香四溢

巴西铁树属龙舌兰科龙血树植物,因其花有浓香又名香龙血树,树干粗壮挺拔,叶片碧绿油光呈剑型,叶簇生于茎顶,弯曲呈弓形,上部稍下弯,株态优美,有热带情调。



花呈球形颇像盛开的蒲公英,白天为深棕色,临近黄昏变白色,且释放出浓郁的香味。


白天为深棕色。

有一株正好在我的窗前,整晚屋子里都弥漫着香气,我常常会深深吸口气,妄想将其香味储存。待到次日太阳出来时,花又变为棕色,香气也慢慢散去,花期20天左右。


临近黄昏变白色,且释放出浓郁的香味。


临近黄昏变白色,且释放出浓郁的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