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业余美术爱好者,律师是我的本职工作。我自幼喜爱绘画,但却从没有接受过一天的专业指导,全凭兴趣自学自练。后来繁忙的律师工作使我一度忽略了诗和远方,让心爱的画笔搁置了很多很多年。前不久,我偶然看到网络上有绘画高手用圆珠笔作画,我十分欣赏这种新画法的写实与唯美,没想到圆珠笔也能画出精美绝伦的艺术作品,而且画材极其简单,只需要几元钱的普通圆珠笔,也不要求你一气呵成,随时可以挤出时间画几笔,感觉这种画法非常适合自己。我终于一时技痒,一发难收,从此深深的迷恋上了圆珠笔绘画。

《布达拉宫》(四开原创)
作者寄语:因为被布达拉宫的那种圣洁,厚重,庄严的气度吸引,所以第一幅西藏题材画从西藏的标志最熟悉的布达拉宫画起。虽然还没有去过西藏,但是通过画画也能感受到西藏那种跨越地域,超越语言障碍的感动之美,单纯、静寂、忧郁、神秘交织,感悟到自然界瑰丽的奇异传承,那里的确是内心深处的一方净土,作画的过程感觉就是在向心中圣地虔诚的膜拜……

经过一年多时间自己摸索练习,我也尝试着画出了一些圆珠笔画作品,作品虽然不多,但是也得到了不少朋友们的欣赏和认可,大家的支持和鼓励也是我坚持把圆珠笔画一直画下去的动力。


《藏娃》(一)
《藏娃》(二)
作者寄语:画藏娃画的上了瘾,连续完成了两幅圆珠笔原创人物画,画西藏孩子让我越画越着迷,喜欢画西藏孩子,可能是因为欣赏他们脸上被世界屋脊的强紫外线晒出的高原红,欣赏他们粗糙的脸上,闪烁着一双特别明亮特别清澈的眼睛,那眼神是求知的,是感恩的,是通灵的,透射出虔诚信仰的光芒……扎西德勒

不少人认为圆珠笔画只不过是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小画种,属“小儿科”玩意,难登大雅之堂,甚至有些人还误认为圆珠笔画就是卡通画或者是类似国画单线勾勒的白描画及速写画。其实这都是人们在对圆珠笔画艺术认识上存在的误区。圆珠笔问世时间不长,圆珠笔画也是新兴的画种,但是近几年发展很快,吸引包括我在内越来越多绘画爱好者的追捧。

《蓝色妖姬》
《仿国画山水》
《大吉图》(圆珠笔+彩铅)

圆珠笔画可以画到超级细腻,层次丰富,较其他画种更宜细节刻画,表现力强,甚至能绘画出厚重的油画效果。在我看来,圆珠笔画最能考验作画人的绘画功力。

《勇者无惧》
《捍卫者》
《向阳花》(圆珠笔+彩铅)

在我眼里,圆珠笔画是所有画种中具最高艺术造诣的绘画形式之一。因为圆珠笔画是不可修改的,它要求作画者一笔到位,并且要时时刻刻提防圆珠笔漏油的状况,要边画边不停擦拭笔头。因此,圆珠笔画对绘者的精准度要求甚高,需要精准掌握用笔的力度,这其实也是最花费心力的艺术表达形式。因圆珠笔画的明暗层次性,用圆珠笔绘画时对力的把握控制至关重要。

《仕女图》
《花卉》(一)
《花卉》(二)
《百财图》
《硕果累累》(圆珠笔+彩铅)

圆珠笔画画面精细,因为它是由一根根细线条编织而成的,对画面的明暗、细腻等效果要求与其它画法一样,却没有那么多技法可循。圆珠笔因其简单方便的特点,越来越多的绘画爱好者喜爱并尝试。

《鹦鹉》
《猛虎下山》
《吉祥孔雀》
《马到成功》

但是创作一幅优秀的圆珠笔作品是一件十分辛苦的事儿,需要你长时间进行细致艰苦地劳作,对绘画者手、眼及身体的压力很大,除了专业的技艺,更需要超人的耐心。我完成一幅圆珠笔画经常画到腰酸背痛手抽筋的地步,但仍旧痴心不改,越画越痴迷。

《一‘‘鹿’’有你》(圆珠笔+水彩)
《翠鸟》
《和谐社会》
《百元大钞》
《香生别院晚风微》
《青花瓷》

在我看来,今后的圆珠笔画不应该只是一种练习作业式的绘画,它应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如今人们的美术创作一直不能有重大的突破,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不能很好地发现身边随手可得事物,圆珠笔画就是一例。未来的艺术教育一定要以民间作基础,圆珠笔简便常见,画材简单,经济实惠,不拘一格,圆珠笔画的推广对美术知识在群众中普及具有重大意义。人们在浮躁的社会里尘劳奔波,精神在电子信息里飞梭,早已失去“脚踏实地”的安全感,小小的圆珠笔可以让人们重拾信手涂鸦的乐趣,能让你寻回儿时的绘画梦想,所以我拿起了圆珠笔并决心一直画下去。我希望美术爱好者都不妨尝试一下。

《百岁红军王定国》
作者寄语:我有幸去家里拜访了百岁红军老妈妈王定国老人,得到了老人家的亲切接见,百岁红军的精神气度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记得去年春节晚会上全国人民都在给您庆贺105岁生日,今年在您106岁大寿之际,献上一副手绘肖像画为您庆贺,祝老人家健康长寿!
我和王定国老人在一起
《百岁红军王定国》(局部)
《向往》

圆珠笔画是如此任性的画作,一只普通的圆珠笔通过你的细心画作,就演变成一幅幅生动有趣的画面。任性的圆珠笔画必定会受到更多人的关注,并且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收藏圆珠笔画。小小圆珠笔,能画大世界,我相信圆珠笔画今后一定会风靡流行,一定会广泛传播,一定会发展传承……

《布达拉宫之夜》
作者寄语:断断续续每天晚上抽点闲暇时间画了小半个月,最终在孤独与希望中完成目前用时最长尺寸最大的一幅圆珠笔画作。
时隔一年,这是第二次画布达拉宫,上次的作品在京津冀律师美展上能参展获奖也让我更热衷于创作西藏题材的作品。
西藏布达拉宫不仅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宫殿,也是世界上最巍峨悠久最神秘的宫殿布达拉宫,汇集了西藏文化之精华,凝聚了雪域大地之磅礴气势,穿透了层叠千年的岁月,敲开了远古天堂大门,传递了藏传佛教千年的秘密,让朝圣者心有灵犀,风餐露宿,踏着八千里路云和月,一路叩拜到圣地。西藏特别是布达拉宫一直是我最想去的地方,是我一辈子的念想,是我心目中的人间天堂。
去过的朋友给我发回很多布达拉宫的照片,我尤其被布达拉宫的夜景震撼住了。夜色下的布达拉宫是那样的深邃、美丽,更散发出无法言喻的神秘魅力,让人心驰神往。高原之上,星空之下,华灯光照,亦梦如亦幻,夜空是透明的,纯净的,素雅的,在这样海拔这样清凉而神秘的夜里,布达拉宫清晰着所有的轮廓,如此惊艳的布达拉宫夜景,让我忍不住有一种非画不可的冲动。
作画的过程,感觉自己也身临其境,感受着不同寻常的布达拉宫之夜,让自己的一颗繁复尘心顿时安静下来,慢慢地浸润在雪域高原这纯净的夜色之中……

作者:吴雅彤,1974年生于河北省石家庄市,满族,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法学专业,1994年考取律师资格,1996年开始律师执业,多次荣获河北省优秀律师荣誉称号,现为河北卓联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金融证券资本市场部主任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