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可卿,《红楼梦》中的金陵十二钗之一。小名可卿,宁国府重孙贾蓉的原配夫人,贾府通称蓉大奶奶。《红楼梦》有众多美女都是花容月貌,其中最美的究竟是谁?对此问题也许大多数人都会踌躇再三,难以决断。是绛珠仙子黛玉,还是"艳冠群芳"的宝钗,是"香梦沉酣"的湘云,或是"气质美如兰"的妙玉?我以为都不是,美貌第一的那一位非秦可卿莫属,原因我将在下文中阐述。可卿在第五回第一次亮相,到第十三回便匆匆离世,是排在金陵十二钗正册的最后一位女子,但人们却对她印象深刻,断不可能忽略她。她在书中仿若昙花一现,为何依然跻身十二钗之一?她的出身,她的死亡到底都隐藏着什么秘密?这许许多多的谜团,仿若雾里看花,令人疑惑和费解,因此也引发了无数红学研究者们的极大兴趣。


我们先来看看她的出身。秦可卿是个弃婴,是营缮郎秦业从养生堂抱养了她,给她起了个小名唤可儿。秦业五旬之上生了秦钟,就是秦可卿无血缘关系的弟弟。秦可卿长成个大美人,嫁给贾珍之子贾蓉为妻 ,脂砚斋评她"贫女得居富室" 。仔细探究一下,就会发现这桩婚事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谜团,贾家高门大户,那时的婚姻更是讲究门当户对,堂堂贾府怎会和一个宦囊羞涩的营缮郎结为亲家?还有书中特别交代她的小名贾府从无人知道,这是否意味着她出身的秘密被秦业隐瞒得很好,贾府始终相信她是秦业的亲生女儿?秦可卿嫁入贾府后,获得了合族上下的喜爱和赞美。尤氏看重她,贾珍"格外"喜欢她,说这个媳妇从来都比儿子强的;贾蓉和她的夫妻关系透过她自己的叙述,似乎也挺和睦,贾母也怜惜她,一向眼高于顶的凤姐与她感情尤深,时常去找她说话,俨然是一对"铁闺蜜"。而最让人意想不到并击节赞赏的是可卿死后托梦给凤姐,说"常言‘月满则亏 水满则溢’;又道是‘登高必跌重’",又说,"否极泰来,荣辱自古周而复始,岂人力能可保常的",并嘱咐凤姐,"将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将家塾亦置于此","便败落下来,子孙回家读书务农,也有个退步,祭祀又可永继",此等见识和高瞻远瞩,便是脂粉堆里的英雄凤姐都远远不如,红楼梦中唯可卿一人而已,不能不让人惊叹但同时又疑惑重重!出身贫寒的秦可卿从何得来这番过人的见识?种种这些,足可说明,秦可卿聪明可人,见识高远,为人处事得体大方,八面玲珑,一点也不小家子气。一个从养生堂抱养的女儿,能被家境清寒的秦业教养得如此出色,怎不让人匪夷所思?无怪乎刘心武老师探轶推断出,秦可卿其实是康熙废太子允𧘌的女儿,因如此出身她方能有这样的聪慧、气度及远见卓识。但这也仅仅是推断而已,并无实质上的依据。




 

再看看她的第一次亮相。第五回中,宝玉随贾母等过宁府赏梅花,欲睡中觉,秦可卿主动出面安排此事,书中此处形容她长得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这个说法细想想也挺奇怪,重孙中只有贾蓉一人娶了妻,贾兰尚小,其余如贾蔷,贾芹等都属旁支,并无第二个重孙媳妇,何来"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的说法?接着秦可卿带着宝玉来到她自己的卧房睡中觉,在此作者对她的卧房有一段惊人的描写,"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幅对联,其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 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 这些描述诚如脂砚斋所评,乃是调侃,但作者的用意还是很明显的,那便是欲渲染秦可卿的风流妩媚,风情万千,以及贾家对她的看重,须知这些随便摆放在她卧房里的东西可件件都是无价的古董宝贝啊!而宝玉一见便喜欢上了,正是在这儿他随着仙界的秦可卿梦游了太虚幻境,见到了警幻仙姑,引出了《红楼梦》中最重要的金陵十二钗又副册,副册及正册,每册都有隐含预示众多女孩子的命运的判词,宝玉也随着警幻仙姑看了仙姑们演绎的十二支更详细阐释她们各自命运走向的红楼梦曲子。也正是在这间卧室,宝玉在梦中被警幻仙姑密授云雨,之后便和仙界的秦可卿有了风流儙倦之事,宝玉还在梦中叫出了可卿的小名,而秦可卿在外听到因纳闷道,"我的小名这里从没人知道的,他如何知道在梦里叫出来?",这里是否暗示宝玉第一次云雨的对象或是秦可卿,而非袭人,虽说作者用了春秋笔法,但这推论也似乎是合乎情理的。特别是当宝玉在听闻秦可卿之死讯后,只觉心中似戳了一刀的不忍,哇的一声,直奔出一口鲜血来,如此强烈过激的反应也绝非对等闲人等应该有的,是否也可说从旁佐证了他们的不一般关系?


也正是在这儿自然引出了秦可卿的仙界来历,她本来自仙界的清净女儿之境,乃太虚幻境之主警幻仙子的妹妹,乳名兼美,表字可卿,"其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兼俱钗黛之美,故我以为秦可卿毫无疑问是红楼梦中美貌第一的女子。 而这美丽也可说成了后来贾府大厦倾覆的罪魁祸首。

《红楼梦》中的最大谜团应该是可卿之死,她第五回首次亮相,到第七回她带弟弟秦种见宝玉,还是健康如常,但在这回的结尾发生了焦大醉骂的事,说贾府这些畜牲,"每日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显然这"爬灰"指的就是贾珍和可卿的乱伦,而"养小叔子"应该是指凤姐和贾蓉的私情。其实任凭秦可卿再聪明伶俐,在诺大的一个个乌眼鸡似的贾家想要生存得好,也还是要处心积虑,小心翼翼,故尤氏说秦可卿历来心事重、思虑多,而焦大的醉话被秦可卿听在耳里,便落下了心病,羞愧,耻辱,担忧,恐惧,害怕,种种情绪都让她不堪重负,于是身体出现不适。这些当然是我的揣测,书中并未明确交代,只是到了第十回她突然就病得很而重,而再高明的大夫也治不了心病,到第十三回,秦可卿便病重不治,匆匆命赴黄泉。这是现今《红楼梦》一般通行的版本的写法。但有关秦可卿之死,不同版本却有截然不同的描述。而红楼梦的版本问题,历来都是红学研究的重点工程。现在通行的《红楼梦》版本里面只出现过天香楼字样,但天香楼上发生的故事完全被隐去了。甲戌本第十三回篇末脂砚斋的评语:"天香楼秦可卿淫丧,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岂是安富尊荣享人能想得者?其言其意则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遗簪’、‘更衣’诸文"。可见,现在通行的《红楼梦》在十三回是改动很大,原来的回目是"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与现在所看到的"秦可卿死封龙禁尉"回目有本质的区别。而秦可卿死后,她的两个丫鬟的反应也不同寻常,瑞珠触柱而亡,宝珠则甘心为义女,为秦氏守丧。显见得这里面有不为人知的秘密,若非如此,何至于一个丫鬟自尽,另一个也发誓远离贾府?我们基本可以肯定秦可卿绝非病死,而是她和贾珍的密事被人窥破,她羞愧难当,悬梁上吊自尽而亡。


而秦可卿的丧仪又有许多耐人寻味的地方。一个花钱买来的区区五品龙禁尉的夫人,其丧葬场面之隆重奢华,规格之高,令人瞋目结舌!作者在此固然欲渲染贾家鼎盛时期之兴,方好对比将来贾家败落时期之衰,但依然太过违备常理,如她用的板材,叫作樯木,价值逾千金,原系忠义亲王要的,连贾政都说,此物恐非常人可享者,无奈贾珍不听,执意要用。到发引那日,各路公侯郡王都来送殡,一时浩浩荡荡,压地银山一般。而贾珍自己的父亲贾敬去世,丧礼规格都远不如秦可卿的。如此公然有违祖制先规的做法,只能解释为贾珍对秦可卿之死有负罪感而不顾一切、竭尽所有去办她的丧事,此做法或许已为将来的倾覆埋下了祸根。而在整个丧礼过程中,贾珍的夫人尤氏的态度也值得深究,她自始至终以身体不适为由,置身事外,淡漠处之,似乎也表明她察觉到了她丈夫贾珍和儿媳妇秦可卿的不正当关系,因此心中不快,对秦可卿的丧仪不闻不问,作为宁府的当家主母,不出面主事,迫使贾珍无奈只有请凤姐过府协理。


秦可卿判词,"后面又画着高楼大厦,有一美人悬梁自缢。其判云: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这里的画显然明指秦可卿是悬梁自尽的,而这"不肖"大都认为是指荣府的宝玉不读书上进求功名,承担家族责任。但"造衅开端实在宁",无疑是指宁府的祸事才是导致贾家败落的开端,到底是何事?红楼梦曲有关秦可卿的《好事终》,有进一步的阐释:"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禀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 这里的"敬"是指贾敬,一味追求修道成仙,任由儿子贾珍掌家,胡作非为。而贾珍觊觎秦可卿的花容月貌,风情万种,成了败家的"根本",极有可能事情败露或被人告发,最终导致家事消亡。我以为作者此处写法应为反讽,明着听起来是批评秦可卿的美貌风流,实则是严厉批评贾敬、贾珍等的做法。正如史书记载的如褒姒、妲己、杨玉环及陈圆圆等多数倾国倾城的美貌女子一样,"红颜祸水"便是导致江山倾覆的最好借口!


秦可卿,红楼梦中的又一个薄命佳人,死于贾家最鼎盛时期,一个寓意着兴与衰、荣与辱的象征性人物,因过分美丽而死,一个美丽成殇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