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19

杏花遇见微雨,那是春天,

月光遇见白露,那是秋天。

稚儿遇见弹珠,那是童年,

牛郎遇见织女,那是爱情。

而我遇见你,是最美的四季,

是我一生缱绻不尽的情怀。


我不知道你年轻时的模样,

眼中只有你慈祥的面容。

在我二十岁那年,你说,

我的眼晴是天上最亮的星,

我的脸庞是十五圆圆的月,

你还说,我和你年轻时候一样好看。


可我知道不是,

因为他们告诉我,年轻时的你⋯⋯

是织布机上翻飞的梭子,

是农垦劳累时嘹亮的山歌,

还是那个撑着油纸伞,走在田埂上的旑妮女子。

而我,只是你的孩子。

我知道,在你眼里,

我是偷煮你的玉米种子后,被你一边训斥一边抱起的小子,

我是每年农忙季节时,被你一边忙着庄稼一边叮嘱读书的学子,

还是那个挥着翅膀每天飞入你眼里、心里的小天使。


在我孩提时候,你不管有多忙多累,

每天睡前,总要听我读书,看我的功课。

直到有一天,

你让我为你读刚入伍的哥哥从部队寄来的信……

我才知道,你并不识字,而你仍听得满脸泪光。

是的,你不识字,

李白杜甫苏轼你都不认识,

唐诗宋词元曲你更不知道。

可你却告诉我,

你梦里那只翩翩起舞的蝴蝶 是我,

花园里开得最美的那朵玫瑰 像我,

菜地里种下最好的蔬菜瓜果 只为我。


是的,你不识字,

图书报纸杂志离你很远,

微博微信QQ与你无缘,

甚至打个电话,都得找人帮忙。

所有远方的期待,

都来自你那从不离身的手机响起⋯⋯


而那天早晨,

在我与伙伴们谈笑风生品阅生活的时候,

忽然接到你的电话 ,询问我昨天母亲节过得开不开心……

那一瞬间,我眼前的世界渐渐模糊复又清晣,

我不知道,因为我的粗心大意,

昨夜的你,何时才能安然睡去……


而今,我已不惑,你已迟暮,

我们在一起,却犹如当年小乔初见。

你颤悠悠的,仍为我洗衣做饭洒扫,

我仍含笑地坐在小椅子上 静静看你,

开心地问你最近有没有读报 俏皮逗你,

把屋后那片摇曳的的萱草花 再次整理,

然后把你放了两次盐的饭菜 一一吃完。


是的,你没上过学,你并不识字,

你也不只是个妈妈,

你更像个深情的歌者、隽永的诗者。

是你带着我,

把柴米油盐酱醋茶,

过成了 琴棋书画诗酒花。


你带我来这个世界,

我陪你走过脚下的路,

步履匆匆,白驹过隙,

但我们不忧 亦不惧。

虽然,你只是我朴实的妈妈,

而我,也只是你平凡的孩子。


于是我们约定,随它时光荏苒,

那些孟婆的汤,我们说好不喝。

我们依然期待,在最美的年华里,

还能遇见最美的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