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朗山位于四川的小金,汶川,宝兴三县交界处,海拔5040米。我喜欢巴朗山,不仅因为它近,驱车三小时就是一处极好的冼肺清心之地,还因为这里奇峰嶙峋,千崖万壑,以及夏季时那铺满野花的草甸。


行在山中,风起时,云雾缭绕在绵绵的雪山,那些雄浑突兀的大山瞬间被紫气仙霞笼罩,变得神秘袅娜……

这样的景色正迎合了我这女汉子的审美

更有那些,时常弥漫在山谷里空灵飘渺惹人心醉的鸟鸣,突然间冒出来的分不清会让你惊喜还是惊吓到的那些突突的小生灵……对这样的地方我毫无抵抗力。

历经多次巴朗山之行,只是略有所获,却按耐不住我那颗想要分享的心,请允许我得瑟一下,晒晒这些我挚爱的小精灵...

绿尾虹雉,鸟中花魁!爱鸟爱雉尤爱虹雉,是我永远不二的选择,而绿尾是三大虹雉中最美的那种,没有之一,也是让无数鸟人去往巴朗山最重要的目标。

在我心里它就是山间那道最夺目的虹彩,是落入尘世间那颗最炫美的生灵。

雪鹑,一种不算濒危,颜值不高却气质极佳的高山雉类,在海拔四千多近五千米雪线上的高山草甸,灌丛或裸岩地带才能看见它的踪影,且羽色与环境很是相溶,俨然身穿一件天生的隐形衣,如果它在流石滩或岩石上不动,我是根本不容易发现它的,所以拍到它很有挑战后的快乐感。

拍鸟以来十分羡慕那些拍到雪鹑的人,能有一张它的影像一直是我的心心念念。这次缘分到了,雪鹑啊雪鹑,终于在雪山之巅偶遇你

一路随行,你行走如风轻盈飘逸,我却是累成了狗狗斯文扫地,只剩下喘气儿的力气......

红喉雉鹑,虽然享受国家一级保护,却最是不靠脸儿靠气场取胜的宝贝,遇见的概率相对巴朗山其它的鸟是极低的一种。

藏雪鸡,原来,我来与不来,它都在那里,我见,或者不见,它就在那里,望着春风等着我,以后再也不用费劲巴拉的去西藏爬雄色寺了。

蓝大翅鸲,飞舞在巴朗山上最高贵典雅的蓝精灵,因为丝绒般的蓝色体羽人们喜欢叫它"蓝丝绒"。

黑胸歌鸲,巴朗山上最悦耳的歌声源自于它

巴郎山的天永远像迷一样琢磨不定,那些云雪雨雾如万花筒般幻化出魔彩的巴郎仙景。它的美远远不是我的镜头里所能窥看和诠释的,更有许多的生灵是我未曾谋面......我只想说,巴郎山是一个让我魂牵梦绕去了还想再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