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5日大姐突患脑动脉血管瘤破裂出血,在衡阳市附一医院治疗并做了开颅手术,终究没有成功,术后的第十二天我亲爱的大姐永远离开了我们,离开了这个世界,那种撕心裂肺的心痛,那种无奈,那种哀伤积聚在心头,挥之不去,难以言表,今天是大姐离开我们的第三十一天,还等四天就是大姐满五七的祭奠日(三十五天),在这段时间里我总想写点什么,可每次敲打字都叫停了,打开美篇又关闭了,心头总是乱的,亲爱的大姐,你在天堂还好吗?祝愿大姐在另一个世界里开心快乐!没有烦恼,没有病痛。

大姐在我们姐弟五个排名老大,她出生在解放前,在那十分艰苦的岁月里,我们家穷得叮当响,用一穷二白来形容太适合了,全家住在爷爷留下的一间茅屋,没有一锄田地,没有一毫山,后来二姐和大哥出生。家庭虽是增添了欢乐,也给生活带来无穷的压力,在那吃不饱穿不暖的年代大姐主动承担家庭的重担,没有进过一天学堂门,成了解放后新一代文盲。大姐十多岁的年纪就靠买苦力维持家庭的生计,照顾好妹妹和弟弟,大姐由一个弱女子变成了一个女汉子,大姐为了照顾好妹妹和弟弟的生活,自己无法吃饱,总是省着让着妹妹弟弟,在我懂事的那时候起,清楚地记得我们兄弟和二姐的成长无时无刻都没有离开过大姐的关怀,大姐的形象在我的心目中特别高大,是一个特别善良和蔼可亲的大姐。是一个特别勤劳和十分节俭的大姐,是一个特别孝顺和知恩图报的大姐。大姐在十七岁的那年就嫁进了我们本村的王家。

在我的记忆里,大姐自从嫁进了王家,成家立业,生儿育女,孝敬公婆,尊敬丈夫成了大姐的天职。姐夫是一个木匠,手艺超群,十里八乡闻名的王木匠。姐夫长年在外走东家串西家的,家里的重担全落在大姐身上,大姐婚后生育子女三人,现个个都已成家立业,大姐自己虽是未上过学堂,但却一再严格要求子女,一再尽全家之力供三个孩子读书,在农村要供三个孩子上中专,大学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可是我大姐靠省吃俭用,常对我们讲,宁愿苦自己,也要供他们读书将来有点出息,大姐你的心愿实现了,你的儿女们个个家庭幸福,人兴财旺,大姐靠日夜劳作,白天出集体工,挣工分,供养孩子读书,早晚还要细心照顾好公婆,我曾记得,大姐的婆婆病倒卧床三年,公公卧床两年全靠大姐一个人照顾,端水,喂药喂饭,擦身子,接尿端屎,大姐的品行在我们当地是远近闻名,十里八乡谁不夸赞王家有这样的好媳妇,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大姐你的一生虽然平凡普通但很伟大,你在父母面前是一位好女儿,你在公婆面前是一位非常孝顺的媳妇,你在丈夫面前是一位贤慧的妻子,你在儿女面前是一位伟大的母亲,你在我们姐弟面前是一位可敬的大姐。大姐,你的胸怀如此宽广,你的母爱何等伟大,你的品质又是如此可贵。

亲爱的大姐,四月五号那天我们已经约好回家为父亲的坟墓立碑,可你不能前来,当把你紧急送往衡阳县人民医院时,考虑到你的病情十分严重,我还在路上用电话联系救护车送你去衡阳市附一医院进行抢救,住进重症监护室,当我赶到医院我喊你大姐,你也叫我一声老弟,并且对我说,你这个病严重要我们放弃治疗,我和你的儿女们当场给你承诺,我们会尽一切全力,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要尽百分百的努力进行抢救,并且告诉你这个病没关系,当天下午你的乖乖女儿也从广州赶到了医院,大姐你好狠心,就是喊我一声老弟之后,就再也没开口说话,连女儿叫你都无力开口,连你最掏心掏肺的话都无法给女儿说说,女儿眼睁睁地看着你躺在重症监护室的床上。当天晚上你的病情恶化,出现了头部积水,第二天紧急调整手术方案。四月六号上午九点做开颅手术,大姐你知道吗,我和你的儿女,媳妇,孙子一起静在外面为你祈祷和等候,手术七个小时,下午4点你出了手术室。我们坚信手术是成功的,术后的第三天你的头部再次出血,ct片子一片模糊,医院再次抢救没有回天余力,这样你昏迷了12天,大姐,我知道你不愿离开我们,不愿离开这个世界,的确我们都很伤心,又十分无奈。你带着很多的不舍离开了这个世界。不由我们自己,不想别离,我们无能为力。但是大姐,血浓于水,骨肉情深,我们今生来世注定生死相依,心,永远在一起,大姐,如果有来生,我还做你的弟弟好吗?愿大姐一路走好!愿大姐在天堂没有病痛,没有烦恼,一切安好!大姐,安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