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来学校时,早晨去校园里遛达,就看到许多无人喂养的流浪猫。又总是见到有位日本男人蹲在图书馆旁边的草地上,用自带的猫粮喂它们。我心里也曾闪过一个念头:是不是也该为流浪猫们做点什么?可转念一想,这是人家日本的流浪猫,你一个新来乍到的中国人瞎起什么劲?不过很快听说,留学生中亦是有爱心喂猫传统的。前些日子,有只母猫生产了数只猫咪宝宝,无处安身,缺乏食物。据说,住在我楼上的、爱心满满的中国女留学生拿出自己的行李箱给猫咪安家,还每天送好吃的,赢得众口交誉。因而,我就有些为自己先前的想法感到惭愧。

我渐渐发现,公寓周围流浪猫也不少。每当我坐在桌前吃饭时,隔着阳台拉门的玻璃,便会有猫咪坐在那里,定定地看着我,幽怨的眼神里充满着期待与责备。可是,当我与它们分享过几次饭食后,发现它们对食物其实是很挑剔的。鱼虾当然是它们的最爱,只要扔过去,它们即刻就会扑过来,迅速叼走。猪排、鸡骨在其次,而对于米饭、蔬菜什么的,它们几乎是闻一闻就掉头走开。真把我弄糊涂了,你们到底是饿,还是不饿?你们到底属于"穷猫",还是"富猫"?看来,流浪猫们挑剔食物的毛病,也都是被那些留学生小姑娘们给惯出来的。

那天我午饭吃的荞麦面条,买了三只烤鸡翅,在面条里加了些素菜,煮成一碗。原本想午饭吃两个鸡翅,留一个给晚饭。谁知,我看到猫咪在外面看呢,仿佛我是在"偷吃"它的食物。于是,我歉意地把刚吃完的两根骨头棒子丢给了它们……可是,此时阳台上却有三只猫咪。除了那两只黑猫之外,还有一只灰猫。两根骨棒扔进去时,灰猫就那么安静地蹲在一边,并不争抢。而那两只黑猫猛地扑来,一猫一根,拖着就跑。我暗自猜想灰猫一定是它们的母亲。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父母能够忍着饥饿,把食物让给自己的孩子。想到这里,我的心不禁"突"地动了一下,便不再犹豫,把那块没吃过的烤鸡翅扔给了灰猫。它看了我 一眼,端坐在阳台边优雅地啃了起来……

午后,我正在室内冥思苦想,却听见阳台上噪声一片。往外一看,两只黑猫正打得难解难分。它们紧抱在一起,来回翻滚,落下一团团的猫毛。我只知道有"一地鸡毛"的说法,却不知道也能看到"一地猫毛"的场景。而此刻,那只灰猫却不知了去向。看来我午间的猜测是对的,两只黑猫只有趁妈妈不在时才敢如此放肆地打斗。这不就跟孩子们一样,趁父母不在赶紧打一架消遣?我想做和事佬劝解它们,却又不知是对它们说日语好,还是说汉语好?

今天我买了些鲜虾剥虾仁,打算晚间做春卷。虾壳剥了一盒子,心想这回够猫咪们饱餐一顿了。可当我把虾壳放到阳台上时,猫咪们只是闻了闻,朝我叫了几声。仿佛是在说:你什么时候见我们鹿儿岛的猫咪吃过虾壳?而另一只猫咪则跑过来,一脚踢翻了盒子,幽深的眼睛瞪着我,也似乎在说:一点虾肉都不剩,你也太小气了,都快赶上日本人了!真是无语。你们还是给我个微信号,我给转点钱。想吃啥你们自己买,也省得我纠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