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老的丝绸之路上,除了被黄沙掩埋消失的楼兰古国,还有一个曾经十分辉煌、彊域面积达我国现在面积十分之一、与辽、宋对峙三足鼎立近二百年、却最终消失于铁血征战无影无踪的神秘国度——西夏。


西夏史,至今是我国历史和考古研究中未能破解的一段历史。在西夏曾经的都城银川市,存有西夏皇家园陵;在宁夏大学,有我国最权威的西夏学研究所;在国内多地,都有西夏博物馆。但是,古今史书中没有独立的西夏史,有关西夏的考古发现少之又少,在西夏国黑水城发现的多达八千多件文物,也早已被外国人掠夺,保存在俄罗斯圣彼得堡的东方文献研究所内。所以,有关西夏的历史研究,一直因为其扑所迷离神秘莫测而引起人们极大的兴趣。

  西夏国,是由一个尚武善战、极具神秘色彩的党项族建立的国度。这个从青藏高原迁徙走来,与大唐朝兼融并蓄和睦相处,与宋辽两国拼死征战,在宁夏平原、河套平原、陝西北部和河西走廊定居建国的民族,最终却像风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李元昊,这个在祖父两代人基业上创立西夏国的建国之君,如今在宁夏地区是家喻户晓的历史人物。但是,自元代以后八百多年,西夏历史却烟飞灰灭,无人知晓。竖立于银川西郊贺兰山东麓巳达千年的九座西夏王陵,人们竟然不知道它是何物。直到1972年6月,兰州军区某部在施工挖掘时,发现了墓葬文物,才知道这是帝王陵墓。西夏王陵的发现轰动了考古界,成为当年我国一项重大考古发现。

  1972年发掘西夏王陵时出土的西夏文字,当时竟无一人能识。尽管,早在1804年,清朝金石学家张澍就在一块石碑上发现了西夏文(石碑名为“凉州碑”,现存武威市西夏博物馆,为国家一级文物),但他的发现仍被历史尘封一百多年。直到1909年,俄罗斯人科兹洛夫根据张澍的记载数次潜入我国西北和内蒙,在当年西夏国重镇黑水城(现内蒙额济纳旗境内)一个佛塔内发现并掠走几乎全部的西夏文物。俄国人的这一发现,轰动世界,被称为十八世纪最重大的考古发现之一,并由此开启了西夏文的破译和西夏学的研究。而我国史界却浑然不知,迟迟未开展西夏学的研究。

  一个起于唐僖宗丁亥年,至宋仁宗戌寅年李元昊称帝,再至宋理宗三年灭亡,通计三百四十七年,凡二十一传,内有九人称帝,这么一个朝代,它的历史,它的臣民,连同它的文化,为什么会在历史的长河中消失的无声无息呢?

历史,还得从成吉思汗说起。

公元十二世纪初,成吉思汗率领的蒙古铁骑,征服了从漠北高原到黑海沿岸的大片土地。他拥有的版图,相当于四倍的亚历山大帝国、两倍的罗马帝国,他是人类战争史上,征服足迹最远的人之一。

然而,公元1227年,一代天骄的生命,却在征服西夏的路途上,在西夏的六盘山深处,走到了尽头。

公元1226年冬,西征胜利归来的成吉思汗,亲率数十万大军挥师南下,要一举征服西夏,完成他的进军中原之梦。毕竟在过去二十年间,蒙古人曾五次征战西夏而无有建树。这一次,蒙古铁骑一定要跨过黄河,踏平六盘山,彻底歼灭西夏。

然而,这一次征战,蒙古人仍然遭到了西夏前所未有的顽强抵抗。十二月,成吉思汗率大军一面将西夏都城中兴府团团围困,一面剪断外援进攻灵州。灵州守军与蒙古军队激战于结了冰的黄河上,西夏将士英勇抵抗,死伤无数,最后城破,无一人投降,军民全部被杀。

灵州失守,中兴府成了一座孤城,被蒙古军围困长达半年,援尽粮绝,西夏末主李睍一筹莫展,恰逢这时又发生强烈地震,笃信佛教的李睍承认天不佑西夏,只得向成吉思汗乞求宽限,一个月后投降。

接下来的征战,蒙古军所到之处,均遭到西夏军民全力抵抗,就连七岁的孩子,被俘时也不求一生,只求一死。“拘俘询虏事,肉尽一无声”。

这一次征战,蒙古军在取得胜利的同时,自身也遭受到西夏的重创。

成吉思汗本人,也在六盘山中箭不治身亡。

带着不甘和仇恨,临死前,成吉思汗留下遗言,他让蒙古军在他死后密不发丧,等西夏君臣出城受降时,全部斩杀,一个不留。

杀了西夏末主和文武百官后,蒙古大军进入了中兴府,对西夏贵族和党项族居民进行了灭绝性杀戮。随后,又将贺兰山离宫烧杀抢掠一空。最令后人惊叹的是,蒙古军还将贺兰山下的西夏王陵付之一炬,甚至连那些石碑陵建,全部搗毁成碎片。历史上历次改朝换代,都遵循毁朝不毁陵的约束,这是孔子儒家文化的蒂固,蒙古人却置之不顾,可见其对西夏人战杀其英明大汗的仇恨有多深。

一代战神成吉思汗,前后六次出兵,用了二十二年时间,付出极其沉重代价之后,才将西夏灭亡。

成吉思汗死后五十年,意大利人马可波罗探访了传说中的“唐古特”(蒙古人对西夏的称呼)旧地。这时西夏属地已归蒙古人所建元朝的版图,统治他们的,是成吉思汗的孙子忽必烈。马可波罗所到之处,看到的仍然是战争过后的千里焦土,耕地荒芜,人烟稀少,一片荒废的景象,没有人能告诉他,唐古特人都去了哪里。

“国亡史作”,历史上,后朝无论如何都要为前朝立史。但是,翻遍二十四史,唯独没有西夏史。忽必烈建立了元帝国以后,给宋、辽、金都编写了正史,唯独没有为西夏修史。这是元朝人发泄的世纪大恨,他们要把西夏从历史上抹去。

  这是一个被遗忘的传奇,这是一个绚烂而悲壮的中国故事。在史学家们的努力下,华夏历史不可或缺的一章,如今逐渐摊开在我们面前。

党项民族是一个游牧民族,从青藏高原迁徙来到黄土高原,得到了大唐帝国的包容和庇护,唐太宗赐李姓给拓跋氏。所以,西夏深受唐文化影响,笃信佛教,开放、豪善,女性地位很高,从元昊建立西夏王朝,到成吉思汗灭西夏,一百九十年,有一半时间是女性掌权,并在其历史中上演着一出出类似唐朝后宫的精彩故事。


现在,就让我们走进这些悲壮的中国故事。



  公元1038年,党项人元昊称帝,建立大白高国,宋朝称其为西夏。在此之前,元昊一直向宋辽称臣。称帝,意味着元昊要与宋辽皇帝平起平坐,这可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元昊称帝,首先要获得宋辽的认可。而要做到这一点,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战争。

西夏建国,宋仁宗大为震惊。公元1040年,经过两年的精心准备,宋帝国决心要与新生的西夏一决胜负,大批宋军集结宋夏边境,准备进攻西夏。元昊率领十万大军抵御宋军。他釆用围城打援的战术,先佯攻宋朝的延州(今延安),延州知州范雍惊恐不已,一面紧闭城门,一面命延庆刘平派兵增援。元昊在三川囗以逸待劳,将刘平增援的五万人马团团围住,一举歼灭其一万多人。三川囗之战,初次展现了元昊天才的军事指挥才能。

三川囗战役的失利,让宋朝再也不敢轻视西夏。

公元1041年,宋仁宗重新调集五十多万军队,指派夏竦、韩琦和范仲淹奔赴西北前线,寻找西夏主力决战。这一次,元昊又一次故伎重演,先是派小股兵力佯攻范仲淹驻守的延州,诱使宋军调集重兵布防延州,而自己却率领十万兵力直扑韩琦防守的渭州。韩琦似乎心里早有准备,一面领兵正面迎击元昊,一面派大将任福率一万八千人赶赴羊牧隆要塞,迂迴包抄到西夏军后方,企图给元昊来个前后夹击。任福是大宋名将,这次却犯了致命的错误,由于轻敌,他忘了韩琦的嘱咐,在向羊牧隆要塞进发途中,遇到几股西夏军队,一经接触,西夏军即溃败而逃,任福便乘胜追击,追到一个叫“好水川”的地方,这里距他的目的地羊牧隆要塞已经不远。好水川地形两山夾一沟,任福一看便大惊失色,西夏军若在此埋伏,则凶多吉少。任福正要退兵,士卒抱来十几只泥巴箱子,说是逃亡的西夏军丟在路上的,不知里面何物。任福命士兵把箱打开,几十只鸽子腾空而起。远处的元昊骑兵和步兵看见鸽子,知道宋军已进入埋伏,策马杀奔而来。这是一场十万对一万八千兵力的不对称战斗,任福父子和他的所有将士,都陈尸于好水川这个地方。

好水川古战场,地处今天宁夏隆德县南部,已开发为经典军事战例展示基地。据说这里农民耕地,经常会耕出累累的白骨。

公元1042年,宋夏之间的第三次大战——定川砦之战,也以宋朝被歼七千多人的结果而结束。

经过三次大战,宋朝已无力歼灭西夏,便与西夏签定和约,默认了西夏称帝。


一直接受西夏称臣的辽国,也不能容忍元昊称帝。公元1044年,辽兴宗以嫁给元昊的辽国兴平公主病死为由,亲率十七万大军,兵分三路入境,欲一举灭夏。双方在贺兰山北麓遭遇,夏军大败,于是元昊主动后撤,诱敌深入,然后利用辽军后勤供给不继人困马乏之机,在河曲一带突然反击,辽军大败,辽兴宗也差点被捉。河曲之战,创辽立国以来损失之最,辽遂放弃灭夏,与之议和。

至此,西夏经过先后战胜宋、辽两大强邻,真正建立了三国鼎立的格局。


雄才大略、文治武功的西夏开国皇帝李元昊,主政十七年,称帝十一年,在宋辽两大强国的夹缝中创立了百年基业。可是,和唐明皇一样,他没能走出后宫丽影的噩梦,他没有死在战场上,却死在了后宫帐帷阴谋之下。元昊死后,西夏马上进入了太后掌控皇权时期。



  李元昊的结局,甚至西夏国的历史走向,都与这位极力效妨武则天的没藏太后密不可分。

没藏氏,气质高雅,美艳无比,曾嫁给了野利皇后的哥哥旺荣。后旺荣被元昊所杀,元昊喜其美貌,便将其接入宫中。生性仁慈的野利皇后,也不能容忍元昊将自己的嫂子接纳为妻,便将没藏氏逐出皇宫逼其到兴庆府戒坛寺为尼。和当年的武媚娘一样,没藏氏在寺观里为元昊生下了儿子谅祚。

没藏氏深知,虽然她深得元昊宠爱,且为他生下儿子,但她们母子的地位仍然岌岌可危,因为野利皇后的儿子宁令哥已经立为太子,她们的地位乃至生命,随时可能化为乌有,她在静静地等待时机。

机会终于让她等来了。公元1047年,元昊在太子宁令哥的成婚大典上,看见儿媳没移氏美藐动人,便将其占为已有,纳为贵妃。野利皇后对此多有怨言,元昊便废了野利皇后,立没移氏为新皇后。太子宁令哥对父亲心生怨恨,却也无可奈何。

没藏氏和她哥哥,当朝国相没藏讹宠抓住这个机遇,乘机挑唆太子刺杀皇上。此计可谓一箭双雕,如果宁令哥剌杀成功,国相便可以弑君之罪捕杀太子;若刺杀不成,则元昊也必定会杀掉太子,无论结果如何,太子必定不保,必死无疑。

公元1048年元霄,太子宁令哥终于怒怨爆发,冲入父皇内宫,挥戈向元昊刺去。元昊急忙躲闪,自己高纵的鼻子却被削去,血流如注,又痛又气,第二天便气绝身亡。

元昊死后,国相没藏讹庞以弑君之罪处死了太子宁令哥,策划自己妹妹年仅一岁的儿子谅祚登上帝位,是为毅宗,从此开始了西夏历史上首次太后擅权。



  在宁夏回族自治区首府银川市,矗立着一座雄伟的佛塔——承天寺塔,塔身11层,塔高64.5米,今人称西塔。公元1049年,年幼的皇帝刚刚继位,没藏太后下令,在都城以西承建一座寺院,以保佑她们母子长治久安。公元1055年,历时六年,寺塔建成,并树立建寺石碑一座,因碑文中有“承天顾命”一句,所以此寺称为“承天寺”。

可是,没藏太后未能久安,不久,便在一场情杀中死去。



  没藏太后之后,西夏国又迎来了第二位太后执政,这就是西夏史上非常有名的“征战太后”——梁太后。

公元1060年,在舅舅兼国相没藏讹庞家,年仅13岁的少年皇帝谅祚,遇见了舅舅的儿媳梁氏,两人一见钟情。历史证明,这是一次改写西夏命运的美丽邂逅。

情窦初开的少年皇帝,完全没有料到,其后与梁氏的幽会充滿了杀机。知道了他们的隐情后,没藏父子密谋弑君自立,可是这惊天机密却被梁氏所知,在危机关头,她没有选择站在家族的立场,而是选择向谅祚告密。

年仅15岁的谅祚,迅疾出手将没藏家族一网打尽。这个年纪,比康熙制服鳌拜时的年令,还小一岁。在危机关头,作为元昊的儿子,谅祚展现了非凡的智慧与胆略。

谅祚正式掌握西夏大权,汉族人梁氏被封为皇后。

七年之后,谅祚旧伤复发,英年早逝。梁太后七岁的儿子秉常即位,是为惠宗,系西夏第三代皇帝。秉常年幼,由其母梁太后摄政,开启了西夏历史上一段非常壮丽的历史。



  秉常继位以后,子幼母壮,梁太后和她的家族统揽了西夏大权。早在谅祚时期,西夏大力推行儒家文化,梁太后掌权后,作为汉人的她,却代表党项贵族的利益,废除儒家文化,恢复党项习俗。她没有想到,第一个出来反对她的,竟是自己的儿子——渴望独立治国的秉常。秉常宣布废除传统的党项习俗,推广汉人礼仪。梁太后不能容忍皇帝挑战自己的权威,便下令囚禁了年幼的皇帝。

梁太后摄政初期,曾不断骚扰侵犯宋朝边界。梁太后囚禁皇帝的宫廷变故,给了宋神宗极好的借囗,公元1081年,宋神宗以解救西夏皇帝的名义,在上千里战线上兵分五路发动了宋夏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战争,史称“五路伐夏”。

西夏,又一次面临一场生死攸关的考验。

  战争开始,宋军依靠军力和国力的优势,连连获胜。西夏边境重镇相继失守,宋朝的五路大军,从不同的方向,直逼西夏都城兴庆府。与此同时,囚禁皇帝的行为也引发了皇室势力的极大不滿。梁太后处于前所未有的危机中。

在国家面临灾难的时候,年轻的太后出奇地冷静。她亲自带领军队,亲临前线,树立了绝对的军事权威。宋军开始在延州附近构筑一座叫永乐城的军事要塞,作为进攻西夏的桥头堡。梁太后意识到,永乐城一日不破,西夏的咽喉将被宋军牢牢扼住。极具军事天才的梁太后发现永乐城缺乏水源,如果切断水源,永乐城将很难坚守,便亲率大军直扑永乐城。

苦守二十天后,永乐城终于城破兵败。永乐城一战,宋军被歼十万多人,这是宋朝建国以来从未有过的失败,西夏大获全胜。一个女人拯救了整个国家。这场战争对宋神宗的打击是致命的,他企图征灭西夏的信心完全破灭,三年后,宋神宗去世,宋朝再也没有对西夏发动战争的能力。


军事斗争的胜利树立了梁太后的权威。为了缓和国内政治矛盾,梁太后让皇帝秉常复位,但条件是将自己的姪女嫁给秉常做皇后,这便产生了西夏历史上的第三位太后——小梁太后。

  三年后,秉常驾崩,皇位由小梁太后的儿子乾顺继承,国政大权完全落在小梁太后手中。

小梁太后比起大梁太后更为好战,在她执政西夏的十三年中,先后发动了针对北宋的十几场战争。她的强势也惹怒了辽国,最终,辽国特工在酒中下毒,结束了小梁太后的生命。


有史学家把西夏自没藏太后以来长期的太后执政,定义为外戚母党统治的黑暗时期,这是一种正统皇权史观,不足为是。实际上,西夏在长期的太后执政时期,经济社会得到了发展,国力得到了增强。西夏的女人,不仅胆识过人,而且能征善战。走向战场的大小梁太后,都曾是激励将士奋勇战斗的精神象征。西夏的女人象男人一样创造了历史,也是中原王朝后宫专权的女人们不可比拟的。



  在内蒙额济纳旗居延海湖畔,曾经有一座西夏北方最繁华的城市——黑水城,城里城外,有大大小小几十座佛塔。西夏灭亡后,黑水城也毁灭得无影无踪。

公元1909年,俄罗斯人科兹洛夫潜入额旗,用重金收买了当地头人,得到了向导,终于在荒漠中发现了黑水城遗址,便大肆挖掘,毁坏了许多佛塔之后,他打开了一座12米高的佛塔,俄国人狂喜致极,塔内堆滿了大量西夏文献和佛经,足可以装滿一座图书館。更让他惊奇的是,在这些文献的中央,立着一具完整的人的骨骼。

俄国人把这些文献,连同那具骨骼,全部盗运回国。

俄国的人类学家对那具人骨进行了分析,认定那是一个60岁左右的女性,属于西藏蒙古人种。


西夏学家分析了这些资料后认定,这便是西夏历史上的最后一位执政太后——罗太后。



  公元1167年,仁孝皇帝在位29年时,罗皇后入主后宫。

仁孝皇帝是西夏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其在位53年,西夏的经济文化都发展到鼎胜时期。罗皇后精通汉文化,又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在她的大力推动下,西夏境内上下崇佛、寺庙林立、僧人众多、信徒广布,西夏完全笼罩在了佛的光环之下,成为一个佛的国度。

西夏皇室女性推崇宏扬佛教,在各个朝代中均为一帜。现今西夏留给我们最多的历史印记,就是佛的文物。今天,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境内,依然留存着众多的佛塔,如拜寺口双塔、兴庆区承天寺塔、海宝塔、青铜峽峽口一百零八塔,都在以其恢宏的气势,讲述着西夏人对佛的敬仰与寄托。在甘肃省武威市西夏博物館中,国家一级文物《凉州碑》,则记述了公元1093年大梁太后重修凉州感通塔的盛况。在甘肃省张掖市,还存有一座小梁太后修建的大型寺庙大佛寺,以及令人敬畏不止的大型卧佛。

罗太后对佛教的最显著功绩,是她组织翻译的《大藏经》。汉文《大藏经》,共有六千余卷,翻译经历了大约一千年。罗太后组织翻译了西夏文的全部《大藏经》,共计3579卷,耗时只有五十多年。这个女人对佛教的虔诚,实在令人惊叹。

公元1206年,罗皇后联手她的侄子李安全发动宫廷政变,推翻了自己儿子夏仁宗的皇位。她想效仿武则天,作西夏的女皇,可是,没有成功。罗太后低估了李安全的野心。李安全利用罗皇后的权力,窃取了西夏的皇位。

从此,罗皇后便从历史上消失了。史学家们四处寻觅而毫无踪影。直到俄国人打开黑水城的佛塔,人们才知道,罗皇后是去了黑水城与佛祖一起度过余生。

二十世纪初,在殷虚甲骨文、敦煌文献之后,黑水城的西夏文献成了中国震惊世界的第三大考古发现。西夏文明在中华文明中所占的比重和地位,已经没有人怀疑。

在中国历史上,太后和皇后临朝主政者有三十多人,最著名的有汉代的吕后、唐代的武则天、辽国的萧太后和清代的慈禧太后。但象西夏,一个朝代拥有如此众多的太后执政,一个朝代的历史,有一半时间是由女性在书写,还是绝无仅有。

西夏的历史,距今并不算太遥远。西夏的文明,如今在中华大地随处可见。可是,西夏的民族,一个曾经风驰电掣的民族,一个人囗曾经达到三百万的党项族,却在几百年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在五十六个民族的大家庭中,没有她的位置,这未免令人惆怅,也令人不解。

西夏历史,是一个存有太多未解之迷的历史,我们期待着历史学家的发现。


(2018年3月初稿,2018年5月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