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可以去个危险的地方,拍点纪实片儿了,对于那种战地记者的工作万般憧憬 ……(所有照片均由单反相机和手机偷拍、抓拍)

耶路撒冷 “世界若有十分美,九分在 耶路撒冷 ,世界若有十分哀愁,九分在 耶路撒冷 ”,这是一座美丽与哀愁、纷争与鲜活同在的“悲情”圣城。

  以色列不论男女满十八岁都要去服兵役,因为以色列的边境是用铁丝网围起来的,只要百姓认为有需要就可以到政府部门免费领取枪支,而不是像美国那样要到商店里去购买枪支弹药,所以家家都有枪,以色列的士兵们也可以把枪支弹药带回家里。

荷枪实弹的以色列人。

戈兰高地。

荷枪实弹的以色列人。

以色列市民腰间佩戴手枪。

满是弹孔的城门。

拍摄者在满是弹孔的城门口留影。

以色列士兵在哭墙前向上帝祷告。

以色列市民上街抗议示威游行。

从巴勒斯坦的伯利恒返回以色列 需要经过隔离墙及安全检查。高8米、目前长约700公里的安全隔离墙是为了将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地区与以色列彻底隔离开来,阻止巴勒斯坦激进组织成员进入到以色列境内实施恐怖袭击。

隔离墙靠近伯利恒的这面被画满了漫画,巴勒斯坦人以此来表示他们对隔离墙的不满。

从巴勒斯坦的伯利恒返回以色列 需要经过隔离墙及安全检查。

在巴勒斯坦境内一家警察局门前发现了一幅巴勒斯坦民族解放阵线主席阿拉法特和巴勒斯坦民族权利机构主席阿巴斯的合影照片。

拍摄者同以色列军警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