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阳光中的谜;画:彭玉麟,图片来自网络

   一片伤心画不成 十万梅花伴此生


他,为了她一生画了十万幅梅花,终成一代画坛高人。

他,一个男人不到三十岁就鳏居,在她死后,终身未娶,拒绝纳妾,守身四十年,只以梅花为妻,以月影为伴。

他,六次辞去慈禧加封的高官,只为退隐梅林,与逝去的恋人梅小姑相守田园。是当时权倾朝野的"辞官达人"。

他,官至两江总督,加封太子少保,在湘军中是重要将领,指挥了数次与太平天国的战争,创办湘军水师,长江水师,他还是清朝抗法战争中唯一一个打过胜仗的将军。一生作诗三百首,收录在《彭刚直诗集》中。

  这个人,别称雪帅(看看别称就知道他是个帅哥了),他,就是彭玉麟。

曾国藩治湘军时,有人向他推荐了一个隐世高人彭玉麟。

曾国藩来到一片梅林之中......彭玉麟的家简素雅致。一番交谈之后,曾国藩大为折服。更令曾国藩奇怪的是,英俊洒脱的彭玉麟的家里没有女人,桌上、地下、墙上到处挂满了梅花的画作,老梅、嫩梅、红梅、白梅,绿梅,他只画梅花,曾国藩觉得其中有异,就私下询问别人个中原因。

  原来,彭玉麟十岁时,在外婆家住了几年。外婆收养了一个弃女,叫梅小姑。从名份上讲,梅小姑是彭玉麟的小姨,可是少小无猜的孩子也没有想到什么,两个孩子一起长大,耳鬓斯磨,多少灯前话,多少月下影,梅小姑为彭玉麟磨墨端茶。在朝夕相处中,两个人建立了深厚的情谊,私下定了终身。这件事,时间久了,外婆也看出来了,于是外婆就暗中请人为他们合八字,一合八字却是大凶。于是外婆就坚决反对他们在一起,外婆的理由是他们辈份不合。

  正在此时,已长到十八岁的彭玉麟忽然被家人召回,回到家中,发现家人已为他定下一门婚姻。彭玉麟当然坚决反对,表示要娶梅小姑,这怎么可能呢,彭母表示了坚决的反对,这个在当时可是非常大逆不道的一件事。

彭玉麟的舅舅见情况不好,就迅速地也为梅小姑找了婆家,把梅小姑也嫁出去了。

  彭玉麟的婚姻并不开心,碍于孝道,就隐忍着,万没想到梅小姑在嫁出去四年不到,因为过度伤心,抑郁而终了。几年后,彭玉麟的妻子也因病去世了。彭玉麟在梅小姑的墓前,万念俱灰,身心俱裂,哭吟:一生知己是梅花。他发下誓言,终身不娶,要耗尽其一生为梅小姑画下十万幅梅花。

  到了彭玉麟七十岁时,他终于画成了十万幅梅花,每画成一幅,必盖以章:"伤心人别有怀抱"、"一生知己是梅花"。而尽其一生的思恋,化作无数心血呕成的朵朵梅花,散散漫漫地开在一生的岁月里。他二十多岁丧妻,为了梅小姑这一段情,终其一生未娶,一生再未入心过任何一个女子。

  曾国藩五十岁时纳过一个妾,曾国藩患牛皮癣,他说纳妾是为给他挠痒痒,这真不是一个搞笑的笑话,曾国藩也确实是顽疾痼疾,一生难以去除。军中事务多、压力大则病更甚,又没有夫人随军照顾,这在当时风俗人情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而且曾也说,等以后不打仗了,任由小妾再嫁他人。

  但这件事,在彭玉麟看来,却有违信义,彭玉麟曾经为此闯营,要把这个妾给杀了,这件事是好笑呢?还是好气呢?还是好玩呢?由此也可以见彭玉麟心性的一斑。他的性格浸染着儒家的思想,没有在晚清的大染缸里被污,一生不慕名,才名追着他走,他从未去追过才名,被誉为咸丰、同治以来最完美之人。

  彭玉麟晚年在湖口建立梅花坞,与梅为伴,他的梅花被称为"兵家梅花",有气节,有骨气,有风格,如泣如诉,感心动神,其枝老枯硬瘦如铁,其花漫冷飘逸如风中飞雪,朵朵寒梅,写尽了他心中的无尽悔恨,诉尽了平生的泣血相思。他的梅与郑板桥的竹并称为清朝"竹梅"两大家,为后世所景仰。

  他的梅花不仅有其形,更有其神,如获新生,如禀新旨,如赋新思,笔下有爱,心中有情,倩影俱在神似之中。十万梅花稿成,彭玉麟也油尽灯枯,望着一生心爱的梅花,离开了这个有情、有憾的世界。在哪里,我真希望有着梅花深处的梅小姑,笑意吟吟地等着他,在哪里,再也没有世俗道德的阻碍,有情人,终于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