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年前,鲁迅先生在《药》一文中,写到杀了革命党,无知愚民争抢人血馒头治病的故事,痛斥无知与愚昧。谁知大半个世纪过去了,抢人血馒头的人依然那样多,那样疯狂。而且抢馒头的人从愚民换成了所谓的文化人。


就在母亲节前,郑州一个花季女孩子,一位空姐在打的过程中被残忍地杀害了。她只有21岁,正值妙龄。她被杀死在赴朋友婚宴的路上。而春天刚刚过去。这本是一件令人悲痛,令人伤心难过的事。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不仅让人愤怒,还有悲哀。为什么呢?


事情发生后,媒体辅天盖地的报道没有反思,缺少悲悯不说,一些自媒体(也包括电视报纸网络媒体)盘丝刨底,疯狂打起了争抢流量之战。其中获得下作排行榜第一名的属自媒体公众号“二更食堂“。


他们发布头条推文《托你们的福,那个杀害空姐的司机,正躺在家里数钱》。用词之猥琐、格调之低俗、行文之恶毒,瞬间从“毒鸡汤”等传统争议爆文中“脱颖而出”,成为所有读者追打海扁的无节操烂文之“集大成者”。虽然道了谦,CEO李某被免了职,甚至这个公众号永久性关停,但留给人们的伤害却是长久的。留给我们的思考也是深刻的。

这让我们不由得想起前不久某楼盘的狗血广告:春风十里醉,不如树下学生妹。卖房子扯上学生妹,当时我真想爆个粗口,朝那房产商吐上一口:操你妹!


无论是当时的广告还是今天的空姐被杀的炒作,但凡有一点良知的人都明白是不可以做的。就象那个屠杀空姐的家伙明白不应该杀人一样,但他们都做了。这些人与杀人者有什么质的区别吗?他们都是心中有恶念或贪婪而没有被良知道德或法律所阻止。


更让人难受的是前二者文盲是绝对想(写)不出来的,这样的广告词,这样式的推文,这样的方案只有所谓的文化人才弄得出来的。我想问:这些文化人的底线到哪里去了?古人说,盗亦有道。怎么文化人连盗都不如了呢?


回想起来,应该是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疯狂的地摊文学开始的吧?写书的不如卖书的,卖书的不如盗版的,盗版的不如搞地摊的。后来有了QQ,有了博客,有了微信,有了自媒体,我们不难发现,网络小说的兴起,一直行走在情色与暴力的边缘。甚至动画片也开始涉黄。如今很多微信群里推广,也是充满色情的标题,打开一看,挂的是狗头,里面是羊肉。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并不错的文学作品要披了色情的外衣?很显然装低俗是为了让人看。这是一种文化人的整体的堕落。说穿了,为了点击率,为了利益。在湖南某台有一档所谓亲情节目,里面除了偷情就是弃子;除了通奸就是私奔,除了不孝就是不教,没有一点正能量,整个节目里没有一个好人。市民们在那里面学会了作奸犯科,学会了抛夫弃子,学会了有钱就换配偶,但节目收视率不错。


读书人到底怎么啦?为什么那些艺人乐此不倦参加那些无聊透顶令人作呕的真人秀?还带着几岁的孩子一齐上?无非是为了银子。据说某电视台开出了几千万元的天价来请这些卖脸(包括孩子的脸)的所谓名星收割广告。


电视台的娱乐至死至今在继续。炒作无下线。他们以为是自家的洗手间,不是公众视野下的媒体。


无论是树下学生妹,还是空姐遇难的炒作,这些或许只是他们的一个文案而已。无非是为了露个脸。就像明星炒作私生活一样。当一个时代,在遇到任何事情时,第一个想到的是利益,脸面,效益这样的东西,而忽略了道义公理悲悯时,这个社会是悲哀的。


还有令人作呕的明星代言,比如游戏,比如那些保健品。本来对这位演员印象还不错,可天天一打开电脑就看到小丑般在骚首弄肢,厌恶之情油然而生。甚至,他们所演的戏和节目也没兴趣看了。比如陈某春,比如宋某宝,看到他们代言的游戏真的很恶心,我不知道天天喜欢上网的孩子们是不是还把他们当成偶像?他们的家长会作何感想?


前段时间冯小刚就开过炮,骂一些所谓的明星不务正业,参加电视台的秀场,其实,电视台花重金只是买你的名气,你所丢掉的是你的份,你的价。你好像赚了些钱,但你的份丢了。其实电视台看重的是你的名气,至于你是只猴子还是只狗熊或者是所谓的人,这个都不重要。他们要的是收视率和广告费。有的电视台就是烧钱。烧企业的,当然也有纳税人的,不管带给观众的是什么。


打开网络弃拆着关于下半身的隐喻或故事,我常常想,难道国人的生活情趣已到了这份上了吗?读书人,艺人应该是完全不同的。现在的读书人因为艺人钱多,便生理上过不去,向他们看齐,向他们学习。无论是写文还是编剧,让别人看完不是愉悦,思考,或流畅,而是憋屈,恐惧,痛苦,难受,兴奋,主要是感官得到刺激。这是文化和艺术的倒退和悲哀。


内心的空虚,无止的欲望,不是权力金钱所能填补的。当然,人肉馒头更治不了这个顽症。唯有静下心来,重读经典,让中国传统文化和道德给这个唯利是图的时代来一场刮骨疗毒。


15日记于长沙湘江畔,17日午间改于伍家岭

作者简介:

江湖笑小生,原名符佳保,后更为符嘉宝,笔名修山狂人,符号等。中国作协湖南分会会员。生于乡间,长于乡野。喜欢牧牛,更喜欢写文章,以前以为写文章的人风光,轻松。后来知道,这一想法是很幼稚的,但依然不改初心,我行我素。人到中年,住在别人的城市里,卖文为业。著有《爱情三部曲》(中篇)《英雄有泪》(中篇)《别把自己当回事》(长篇)等及其他文字若干。做记者小半生,实在不堪一提,都为稻粮谋,辜负了时光与梦想。现为千卷文化传媒编辑部主任,首席编辑。如此而已。如果喜欢我的文字,请分享。感谢。若喜欢请加微信fjb80266721